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病娇老公在黑化

作者:半妖云墨
人气(129)评论(0)字数(23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真病娇、、厌世、变态男主,有病难医,偏执若狂,占有欲十足)

前世,这个男人却为救她,死在了她的面前……

安锦重生了,重生在嫁给他的当天晚上。

瞬间悲伤辣么大,她记得自己把人打住院了,被这男人囚禁了三年……

安锦重生后,先抱紧大腿,美人从头发丝到足尖、身段都符合他的口味,声音嗲嗲的,带着小奶音,明灭的灯光,他阴郁着脸,不自觉的舔舔唇角,低头看她怕得要哭的样子。

真她娘的好看。

小剧场ps

容华阴险一笑:你若结婚,新郎不是我,我就做你邻居,对你的孩子比亲生的还要好,直到你老公怀疑人生!

安锦:……

容华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乖,你想多了,你敢嫁别的臭男人,我会直接杀了他的。”

那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他叫容华,京城四爷,容貌绝色,气质温润如玉,一身清冷,是京城中人人敬仰的四少,因为一场意外落了个残疾,那双腿废了,人也变了个样,变得生性暴厉,手段残忍,人人恨不得而诛之!却又对他心怀胆怯和敬畏。

却为了一个女人柔了心,禁锢了身。

群:1142973782

同类热门
  • 忆旧颜忆旧颜当时明月醉|现言在我们普通的生活下,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找东西是件很难的事么?那在于你找什么。一个云淡风轻又有非凡能力爱猫女,她会做什么?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我叫李旧颜,你想要找什么?
  • 血木樽血木樽暮裘|现言她,本是天骄之女。仅仅一夜,所有人的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本是血族之王却落入陨间,家族惨死,子叛亲离。这些根本不是事,一朝穿越,看我虐渣渣,打脸白莲花。可是,意外发生了,尼玛谁能告诉这个出现在复仇之路前还特么不要脸的腹黑大尾狼是随。。。﹝绝对爽文,男女主1对1,身心干净,作者有很严重的洁癖。本文绝对爽文,绝对爽文,绝对爽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如果和大叔在一起如果和大叔在一起丁紫牧|现言根据自己喜欢的一个明星大叔写的,为了保护大叔,把大叔的名字隐去了。只是白日梦啦,写的时候脸都红起来了。。。
  • 北梦之城北梦之城清言6824|现言苏言为了寻找伙伴映青,只身搬入陌生城市。自从来到这里,她总会梦见奇幻的梦。而结识的朋友中,又与梦似曾相识。她所不知道的梦究竟来源何方?昔日伙伴又从何寻找?
  • 后来我们相爱了吗后来我们相爱了吗陈有希|现言初识李君烨,是在夏一灵18岁那年,当时的她穷困潦倒,与舅舅和表哥相依为命,在高尔夫做兼职球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李君烨的男人,随着和李君烨接触的深入,夏一灵的内心慢慢坚定下来,但李君烨却突然对夏一灵极其冷漠。 “我们分手吧。” “李君烨,你给我记住了,以后无论你再怎么成功再怎么富贵再怎么辉煌,我夏一灵都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 腹黑boss青梅妹妹不乖哦腹黑boss青梅妹妹不乖哦江俗挽|现言某腹黑男:乖宝儿,别吃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某委屈:哼,还不是你呢,拍个戏ng多少回了,我吃冰淇淋,还不是消肿嘛…… 某委屈怒了:滚!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看我脸红对不对。 某助理暗暗嘀咕:等老板的活干完了,得赶紧找个老婆,不然这心可受不了咯 【甜文+稍虐+霸总+娱乐圈】
  • 白小姐的初恋情人白小姐的初恋情人翠翠哥|现言白露伊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再和方葭有交集,可是大学开学,军训教官居然是他,可恶,变着法子来折磨自己。真以为她还是当年那个傻傻任他欺负的小女孩啊?可是自己好像又不知不觉的陷入他的温柔陷阱,不行啊!!!
  • 美的追求美的追求小河王|现言心理医学生甄梅的追爱故事,高考结束后的一天,被脑科医生狄秋硕当成自杀女救起,小萝莉爱上了帅大叔。
  • 奶妈变舅妈奶妈变舅妈椰子不热|现言失个恋、散个步、出个车祸捡个娃,胡夏夏觉得自己真该去庙上拜一拜了。 萌娃亲叔来找她,让她去当带娃奶妈? 胡夏夏扬言,月薪10万也不去,坚决不会挖坑自己跳。 某叔叔眼尾挑起:那二十万呢 胡夏表示坑已挖好,我自己埋 ---------- 某叔怕黑?想和我一起睡?踢之。 让她假扮女朋友?勉强为之。 某叔前女友找上门? 胡夏:敢抢老娘的人,打之。 胡夏:心疼那个比八四漂白剂过滤的前女友不? 某叔:心疼。。。 胡夏怒火冲天 某叔:心疼你的手,打疼了吗? 胡夏伸出手:嗯,真疼呢,给我吹吹。。 萌娃:我小,吃多了糖牙疼。 众人:吃习惯就好,我们都蛀牙了。
  • 余生与你共晚晨余生与你共晚晨鬼鬼有鬼|现言【甜宠、双洁、小包子】 小包子安安一心要萌萌哒的可爱妹妹。 他把主意打到妈咪身边唯一的男性身上。 直到那个强(méi)势(liǎn)霸(méi)道(pí)的男人出现…… 男人低头看着小N号的自己:“臭小子,听说你怂恿我老婆红杏出墙?” 小包子淡定:“我妈咪说,你坟头的草比我都高了。” 几天后—— 某包子求生欲爆棚:“妈咪,你和爹地原地结婚顺便给我生个妹妹吧!” 某男深情凝视:“夏小姐,余生打扰了。” 从此,只手遮天的男人化身妻奴,一心在家翻、云、覆、雨。 慕太太半夜悄咪咪提行李,揉着小腰欲哭无泪,该死的男人,谁要跟他日日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