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素花笺

作者:夭夭洛姬
人气(9)评论(0)字数(0.1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啦啦啦啦某爷的榻,甜虐爱恋

啦啦啦啦啦啦啦

最新章节

第1章 夜游苏里(2020-09-21 07:09:26)

同类热门
  • 相府嫡女逆袭相府嫡女逆袭江家辞儿|古言玉兰大陆最大的杀手组织“宫辞”的主人竟是相府不受宠的嫡小姐白洛云!这位相府小姐五岁时因生母病逝,父亲不喜,被赶进相府最偏僻的院落。 六岁时一朝真相,她母亲并非病逝,而是被父亲与小妾青姨娘联手毒死的!父亲并不喜母亲,与她成亲只是父母之命,母亲虽是大陆第一美人,可并不是父亲喜欢的样子,也连着不喜欢自己,他就想着将母亲害死,找个时机将那青姨娘扶正! 知真相的她,满腔恨意,想报仇,可无奈她无权无势,报不了仇。 报不了仇?她逆袭拜高人,习绝世武功报仇。没帮手?她立宫辞,没权势?她造权势,容貌太招人?她假毁容不招人……总之,她要他们血债血偿! 她本想一生不嫁,可老天又偏偏把那王爷弄到她身边惹她,怎么办?!心动了!
  • 我向往地水山川我向往地水山川一点寒星|古言倾妙妙一见钟情一男子,他临湖而立,光风霁月。于是再次遇到他时,果断追了几条街,然后想方设法接近,也曾有过花田月下,你侬我侬。最后他娶了别人,她也不曾纠缠,远走天涯,江湖不见。 彭梓逸喜欢倾妙妙。可倾妙妙喜欢的不是他,倾妙妙啊,看上了他皇兄,所以他偷偷的使着小心机,让倾妙妙对皇兄彻底失望,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啊……
  • 盛世春华盛世春华伊闹闹|古言暮云朝,暮家三小姐,被至亲的姐姐苦苦相逼陷害致死。再次睁眼,她的身体里装了二十一世纪的暮云朝,一改昔日的善良与不忍。至亲姐妹?她不稀罕!未婚夫?她更是瞧不上眼!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弱肉强食,这才是她的生存法则!
  • 狐仙王妃:我是人类狐仙王妃:我是人类贵娇仔|古言一位普通的宅女,一场意外,被穿到了一位狐妖的身上,这可能是一只最弱的狐妖,就算再弱在人间也是超人般的存在,可是她却被一位奇葩王爷抢亲,本来想安安静静过日子的她却无辜被卷进斗争当中,面对这位没权没势的王爷她只能依靠自己解决那些问题,她要如何面对这尴尬的身份,又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呢。
  • 是谁一往情深是谁一往情深山涂涂涂|古言从小到大没被一个人疼过的凌陌骨来到了一个异世界, …… 爷爷篇: 家仆:“家主,不好了,七小姐把王家的小儿子给打了!” 凌爷爷:“什么?!快,叫上人跟我一起去给陌骨撑腰去,绝不能让她给被欺负咯!” 家仆:…… 哥哥篇: 绿茶女:“凌学长,你妹妹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只不过是想和她做个好姐妹而已,她竟然……,没关系的,凌学长,你妹妹既然不喜欢我那就算了。” 凌哥哥(蹙眉):“我只有小骨一个妹妹,你都要抢她位置了她不喜欢你是应该的,不然就是我这个哥哥的当的太失败了。” 绿茶女:…… …… “陌陌,陌陌,嫁给我呀~嫁给我呀~嫁给我呀~” 凌陌骨把一直赖在身边企图无耻卖萌的人一把推开,面红耳赤,捂着耳朵头也不回地跑掉。 【1v1,虐不虐可能还得看心情】
  • 云起初落云起初落沁心水|古言狗血穿越了,还穿到一个身份低下的烧火丫鬟身上,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异能,没有金手指!怎么愉快地混异世?自古皇权中心多争斗,一心追求舒适自由生活的她偏偏被搅了进来,好吧,她只能努力自保罗。可谁能告诉她,天下间怎么会如此多武林高手?大白菜一样到处可见,害得她最引以为傲的现代武学在这里只有被虐的份。越虐越有劲,危机激发斗志,每一次挫折都是一个磨练,她一步步成长着,终于有一天她也有了强硬的翅膀,不惧风雨,翱翔于天地间。他出生于尊贵帝皇家,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人本不会有任何交集。年少时相遇,几度生死相互扶持,患难真情显,问情深几许?万里江山不及她的笑靥如花。
  • 宿凰宿凰叶宁胭|古言她现世死于枪杀,受同伴陷害。后灵魂穿越异世,又受南越王爷的悔婚嫌弃,她是坚强,狠戾的杀手,怎会被封建的王朝所束缚。在解决完王爷的姻亲之事后,她不再遮掩锋芒,游荡江湖,途中巧遇白苏绝。而后一系列的事,似是都因白苏绝的出现而混乱频发。最后五国仅剩三国,呈三足鼎立之势。后又机缘巧合揭晓了另一大陆的存在,而这一途中,白苏绝······
  • 追妻不易:许你一世情深追妻不易:许你一世情深墨筱玥|古言她是苍雪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参政公主,天资卓越;他是北齐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摄政王,杀伐果断。当公主遇到王,又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凤尘渊,别来无恙。”“我的王妃,玩够了就回来吧。”凤尘渊宠溺一笑。她愿为他青丝绾发,他愿为他袖手天下,茫茫人海只一眼便是永恒。
  • 流年似水浅笑安然流年似水浅笑安然臧佑酉|古言本书是短篇合集,主要讲古代,也许有现代穿插,不喜勿喷。
  • 便是人间无事人便是人间无事人行君意|古言她本是在万千宠爱中长起来的世家女,他是深宫中不受宠的皇子,机缘巧合让他们相遇相知相恋,可内廷深深,天家无情,所幸的是,受尽猜忌与屈辱的二人,终于在最后得以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