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独宠娱乐女王:首席的心尖宠

作者:酒酒安
人气(189)评论(0)字数(6.8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是a市最冷酷,权威!是人人敬畏的高冷总裁霍靳言!她是三流演员,一次意外重生到了他的隐婚妻子徐尹一身上,她惹不起这个男人,她想,那就躲吧。只是她都已经离婚了,他娘的他还要在她肚子里种下两个蛋!打胎被拒!那就生下来吧。八年后她带着儿子回归,他堵在家门口“老婆,回家吧。”她怒“霍靳言,你要不要脸,是不是男人,我们已经离婚了。”他笑“你带着我的种潜逃了八年还敢提离婚?至于我是不是男人,昨晚你不是摸过了!”

同类热门
  • 我见阎爷多有病我见阎爷多有病咸鱼火锅汤|现言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种传言。 传言,京都阎大佬有病,每晚过了七点便昏迷不醒,药石无医。 传言,阎大佬娶了位守活寡的娇妻,且纵容她夜夜点公关逍遥又自在。 传言,大佬的隐婚娇妻开了家“凌晨”奶茶铺,晚上七点后营业,不问来路,只认钱财。银货两讫,盖不赊账。 传言…… 传言,这些传言都是假的。
  • 缘来是你,腹黑总裁逃命娘缘来是你,腹黑总裁逃命娘小狐狸的QQ|现言一次碰撞,点燃了两个狂躁不安的行星!她狼狈不堪,他步步紧逼,她步步为营。“不知道洛小姐要带着我的孩子去哪!”婚礼上,有人慌慌张张说了一通。他不顾一切,转身就走。再回首,佳人已不在~他化身阎罗,布下天罗地网,等着那个人自投罗网!在相遇,他把她逼到墙角“欧阳太太准备去哪?”
  • 爱弥漫的硝烟爱弥漫的硝烟孤鹤1|现言表面的温柔,内心的邪恶。 两位主角在一场宴会上不期而遇,马甲纷纷掉落,立下一场以真心为赌注的赌约。 在这场以真心为赌注的游戏中,究竟谁胜谁败?
  • 霸道总裁宠妻成瘾霸道总裁宠妻成瘾佳恩|现言遇到强大的情敌,到底是进是退?兄弟反目成仇,究竟是伤是亡?一次看错的爱情,终究是走是留?一切敬请期待《霸道总裁宠妻成瘾》,莫佳恩箸
  • 一颗牙疼一颗牙疼清粥晓菜|现言三十岁的某一天,程子秋遇上了一个像他梦中小姑娘的女孩子。 她娇软可爱,让他不受控制的上瘾。 他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揣在怀里。 给你给你,卡给你,命给你,什么都给你。 只要你愿意让我亲一口。 只要你愿意当我的止疼药。 八卦记者随机采访:程先生,您为什么总是牙疼? 周小姐:酸的。 “......”
  • 总裁专宠:娇妻快入怀总裁专宠:娇妻快入怀诀恋星洛|现言一开始,她爬上他的床只为了拍一张想入非非的照片,哪知他醒后却真的误会了,还让她负责。 负责?迟大总裁,不就是解了两颗纽扣,怎么跟你失了身样的严重啊! 第二次上他的床,竟然是被他主动抱上去的。诶!不对,怎么开始解她纽扣了,看他邪恶的眼神,糟了,这是要失身啊! “唔...抗...抗议....唔...” “宝贝,抗议无效”
  • 盛婚厚爱盛婚厚爱语不休|现言林可榆从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为了救生意失败的哥哥和爸爸,把她自己卖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亲人坐牢,或者嫁给我,选一个。”“从一开始,你就只不过是白桃的替身。”“你所穿的,用的,都是我的;既然恶心,就自己挣钱吧。”因为恰好和他初恋长得相似,而被他用手段禁锢在身边,那个霸道如阎王的男人,向全世界宣告她的所有权,却和爱没有关系。白天,她是他公司最卑微的员工,晚上,她是他身边最无助的妻子。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当做替身的妻子,正当他为自己的心感到困扰的时候,一个自称拥有白桃心脏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拥有心脏,是否就等于是那个人?
  • 命中注定喜欢你的那三年命中注定喜欢你的那三年沈瓷瓷|现言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走到一起,合约情侣,手撕绿茶,到底要我苏夏夏做到怎么样,你顾小司才会认真喜欢我一次?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重生小商妻重生小商妻人间不值得H|现言一段前世今生的缘,故事就此展开,叶吟晚刚刚登上CEO的位置,不过洗个澡休息一下,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爷爷辈的年代?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年代刚刚发展,自己想要发家致富比在后世容易多了,不是原主的便宜丈夫不喜欢她吗?怎么离个婚这么难。 后来啊,“图匕!你就是图匕!”叶吟晚震惊的看着骆陌,骆陌点头,不解自己媳妇怎么这么震惊。 叶吟晚思绪飘忽到前世,那个男人救了自己,却永远沉眠在终南山,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的编号是0327,原来他就是0327,自己就待在他身边报他的救命之恩,只是单纯的报恩。 不对,等等,怎么越往后越不对劲了?骆陌笑笑,“媳妇,我马上要去出差了,万一回不来呢?所以,给我留个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