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欧阳凌雪传

作者:不凡时光
人气(9)评论(0)字数(6.0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顾朝1027年,顾朝皇后欧阳老将军唯一的女儿欧阳凌雪因温丞相的二女儿温淑婷陷害导致死亡,后又不明原因重生了,从此凌雪的宫斗生活开始了......最终成为顾朝女王,凌雪的师兄叶玄冥成为凌雪女王唯一的“皇后”......

最新章节

第11章 结章(2021-01-14 15:07:59)

同类热门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红颜已逝愿倾君红颜已逝愿倾君沫涵淅|古言简介:红颜已逝,君已老,愿与君相好。残月已落,雨已更,同心结未成。传说,天地分为六界:仙、妖、魔、凡、鬼、神。她,是仙界圣女。莹月白裙,青丝邈邈。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落地月裙,却一露栀红。嫣然一笑,百花失色。浅浅细唇,不点自红。细柳青黛,不描自乌。挽留珍惜,叶挽惜,便是其之芳名。百般苦难,千万轮回,一步步将他与她的距离拉向天各一方。誓言,随风飘逝在彼岸花的觉醒之中。情缘,也已渐渐淡然,渐渐封存在记忆边缘。人尤在,情未存。只愿与君共白头,怎料天不留。(雪见邀请)
  • 彪悍的生财猫彪悍的生财猫古结|古言本文又名《痞商莫小笙》 大梁西北边有个土财主 能打群架会赚钱 还在黑风寨里当过七年的小土匪 好容易过上了安生日子 就想着每天攥着银票儿喝小酒,走上人生巅峰 谁知道遇到了个京都来的病秧子,直接问她:“怎么样,合作吗?” 谁成想……这一答应,就莫名其妙就卷进了朝廷各大权势的纠葛之中。 还被迫进了皇宫,上了前线? 只想赚钱的莫小笙一次又一次地怀疑人生道: “丫丫儿个呸的!关我屁事啊?”
  • 妃为君纲:商女太嚣张妃为君纲:商女太嚣张蒻水|古言卑微商户之女勾三搭四,嚣张霸道为夫君立规矩。奈何陛下百炼成钢,宠妻成狂,护她,疼她,由她,让她。她说,"出宫要由我,打仗要带我,家里事情,以后我说了算,我说了算,我说了算……"他不假思索,"准";都说首富是个吃货,极为败家。都说首富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无界之绝世爱恋无界之绝世爱恋青宇妖|古言他叫幻天行,一个十分传统的男生,找个女人成家立业注定是他大半生努力的目标。但一场奇幻之旅,改变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爱,超越一切规则和界限,爱是包容,也是忍耐,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永不休止。
  • 花痴萌妻:爷,咱和离吧花痴萌妻:爷,咱和离吧北千离|古言【新书《医妃倾城:无赖王爷欺上身》已发,欢迎入坑】她是沐府众人皆知的睡美人,一朝睁眼,她是二十二世纪财阀集团的大小姐。他是北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美如神祗容颜的临王,万千女子心目中的良人之选。她没心没肺,他清心寡欲,一道圣旨下来,将两人的命运绑在一起。从此,他千遍一律,她便成为他的一千零一,他百无禁忌,她便成为他的一百零一。
  • 流云戏班流云戏班苏九昭|古言今天下四分,东为【夷】,南为【燕】,西为【商】,北为【戎】,是何朝代无从考究,只知现下为承德二十六年。 南国端肃伯府礼部侍郎花大人的幺女,花铭,抛去世家千金不做,甘入戏班为乐师。 奇林:“流云戏班不收女儿徒。” 花铭:“你只贴告文说招乐师,我此来应招乐师并非入班拜师。” 陶云圣:“花铭姑娘,辞别戏班,归于家宅?汝可愿?” 花铭:“既入戏班,何敢悔弃,此生甘为流云户,也不枉今早晨起拜的唐明皇。”
  • 浴火为凰:第一傲世魔后浴火为凰:第一傲世魔后北千|古言她是现代叱咤黑白两道的顶级特工,却不料,一朝穿越,竟成了无父无母的十岁女娃。渣男渣女挑衅?一巴掌把你拍回娘胎重造!某国皇帝想轻薄?她一只手都能把你玩得不知亲娘是谁!传说中的九塔吊炸天无人能通关?不好意思,塔顶的宝石就是她拿走的!天灵山踪迹无人知晓?她逛个树林都能碰到入口!他是魔界唯一的神,传闻中残忍无情,却偏生对这总是拒绝他的小家伙,蚀宠入骨。“小家伙,不管轮回多少次,你,注定是我的。”【不定时连载,可绕坑可入坑,目测全文免费】
  • 冷情小姐乱世情冷情小姐乱世情落月成孤倚|古言理云鬓,着素装,为君洗手做羹汤的儿女情长却是南柯梦一场,命运的轮回是对谁倾诉的衷肠。一场虐恋情殇为谁痴狂,谁为谁白了青丝三千,谁为谁放手爱恨仇怨?一轮轮年回,心一动,情就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终将铸就爱而不得的殇痛。一支梅花白玉簪,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情?彼岸花,亦倾城;往事梦,亦入骨;爱太深,亦成魔。
  • 三国列女传三国列女传血灵显圣|古言草芯儿在油盏里静静的躺,可亮起的光辉,在这厅堂,终是颤微微。年复一年,再过一番歌舞,人走、声息、酒气未散,一片狼籍总归是狼剩下的,谁记得,这又该是谁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