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嗣子荣华路

作者:九天飞流
人气(142)评论(0)字数(15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顾诚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大郡朝,成为了商贾之家杜氏的三房嗣子杜尘澜。

本以为可以通过科举入仕成为人上人,改变自己身为杜府小可怜的境遇,谁知道他的身世却并不简单……

最新章节

第102章 闻远彬(2020-08-02 22:33:18)

同类热门
  • 王妃不受宠王妃不受宠墨西歌|古言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她意外成了他的王妃。她披着大红嫁衣,被他逼到死角,他扼住她的喉咙,态度是那般恶狠狠:“我娶你,但我绝不会爱你,我会在日后的每一天,狠狠地羞辱你,折磨你。”泪水滚落,景玉儿跌坐在地墨轻扬,我们为什么不能回到从前……PS:不定时更新,么么哒,爱你们。已经著有作品《农家小医女》《特警重生:此妃不好惹》《重生之侯府庶女》
  • 逍遥公主跨千年逍遥公主跨千年妃凉儿|古言现代的化妆师转行做公主,原来公主也可以混的风生水起嘛。墨哥哥:“月儿,我没办法放弃,我只想要你,只有你。”诸葛哥哥:“月儿,我不喜欢看你皱眉,不喜欢看你哭泣,我愿用我所有让你开心,只要你回头看看我就好。”离哥哥:“月儿,和我回国好不好,我的心丢在了你身上,只有把你带回去,我整个人才能完整。”是他,还是他,还是······月儿:“回身看看过往的一切,原来拒绝时那么多的借口,只是不爱,原来一颗不确定的心,只是因为没有遇见你,原来的原来,只是爱上了你!
  • 穿成女配后我改过自新穿成女配后我改过自新凉夜轻染|古言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林浅浅终于遭了报应。高僧指出是运势问题,必须行善以保性命。 于是林浅浅“一心向善”,整天不是在助人为乐,就是在助人为乐的路上。 但是这位双腿残疾的大佬,你这儿的善我已经行过了,能否放本小姐离开? 某残疾大佬:“呵,想得倒挺美。” 林浅浅:“……” 滚开,别挡着我行善。 本书又名《每天都在行善的路上》《被迫成为好人》《总有人挡着我行善》
  • 无情公主之不负天下不负卿无情公主之不负天下不负卿昌平二狗黑|古言代号为千的杀手千珑,是一个不管是多么困难的任务都能从容应对的敬业杀手,却一个不慎被身边的人背叛阴沟里翻了船,一朝穿越为花痴公主,看她如何万花丛中过,勾引美男无数,却又冷酷到底掀起大陆风云!
  • 华昭华昭萧晚欢|古言天下传言,萧国皇帝爱极了一女子。 颜动天下,惊才绝艳,那女子名唤……华清池。 天下皆知:安国公嫡女华氏清池,出身名门,学富五车。 天下又知:萧帝阿瑨,性情暴躁,胸无点墨。 后来,华家嫡女入宫为帝师。合宫皆知,帝师与皇帝是天生的不对盘。 可后来,太后被杀,安国公举兵谋反,他却连驳重臣十八道折子,红妆十里,笙箫百丈,六宫空置,迎她为后。 可是那南方的故国,是何人在一声一声地唤着:“昭儿……昭儿……” 再后来,世人只知,大婚之夜,皇帝重伤,皇后失踪。 只是那楚国,有了一个新后,那女子,叫华昭……
  • 夜下之樱夜下之樱霖茜|古言忘了他?不能。或许不知道正邪殊途,但知道不能爱,却偏要爱,即使结果为烟消云散,也要拼一把,这往尘云烟忆望,早已成为童话中最美的结局。
  • 倾君浅墨:夫郎好傲娇倾君浅墨:夫郎好傲娇千文阁|古言她是隐匿世家继承人毒医,魅惑清冷,看似不食烟火,实际一肚子坏水。“她”是异世女尊天下的凤吟王朝中的绝色王爷,为人胆小,做事愚昧无知,导致被心上人所害。当她成了异世“她”,驭云大陆最先风云突变,看她携他走上强者巅峰。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看一魅惑妻主调戏自家夫郎的扑倒计划。初遇。“小妹妹,长得倒是不错。”“我是男的,而且我十五了!”“……”霸气回府。“你是我的人,不能被别人欺负。”“……”“就算要欺负你,也只能是我。”“……嗯。”“所以放开手去干,死了我管埋。”“……”男女主一对一。
  • 银银滚滚的若若卿银银滚滚的若若卿长安月下凉凉|古言不入宫宅却陷宫宅,她是怎么逆天改命,把一本宅斗剧变成一本努力经营向上的故事?
  • 穿越之绝色召唤师:凤临天下穿越之绝色召唤师:凤临天下赤狐小狐仙|古言从21世纪穿越到一个没有被世界纪录的地方——凌云大陆,空有一副美貌,却是一个废柴?呵呵……看姐如何修炼,如何亮瞎你的钛金和狗眼!没有召唤兽?呵呵呵……看她如何带着一大群兽兽,带着一个外表冷酷,占有欲极大的鬼王,谱写一段盛世传奇!【欢迎加入赤狐粉丝群,群号码:588310971】PS:赤狐套路深,放心来跳坑~来吧,baby,快来到我的怀抱里吧!●▽●
  • 卿意迟迟卿意迟迟晏霜柒|古言风妃颜被逼急了,“那我和你睡一间,我睡软塌上,你睡床上。如何?”玉宸两眼直视风妃颜,“你确定?”风妃颜十分肯定地回答:“确定。”“你随意。”玉宸吩咐门外的雪肆,“传消息到将军府,就说她今晚在竹溪园歇下了。”……凤栖梧摇着扇子,笑得万分邪魅,“美人儿你哪舍得这么做?”……风妃颜:“我看了你的腿又不会娶你,你怕什么?”嵇以穆脸红,“那你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