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穿越之蝶与恋

作者:幽语心梦
人气(0)评论(0)字数(0.3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第二次写,写的不好见谅哈~

她,是21世纪顶级特工,一次意外让她来到了历史上未记载的国家。

既来之,则安之,以后总有办法可以回去的。然而在这个国家,她认识了不可一世的他。。。他们彼此合作,一起经历生死,一起执行任务,也会因为误会而让彼此心碎。这些经历反而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根深蒂固。

甜文,有虐,欢迎阅读!

最新章节

第5章 穿越(2020-08-02 00:56:26)

同类热门
  • 奴家女小乔奴家女小乔一席春草心|古言原是国家宗保局最高女特务,一朝沦为忘川古国的五大贱姓之一,家族衰败,就算如此,仍旧不卑不亢,借助自己前世的用药技巧,一步一步成为统领各国的“女王”。
  • 卿需怜我我怜卿卿需怜我我怜卿浅吟成兮|古言‘倾我一生一世念’你,还记否?‘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还念否?当一切美好化作一缕孤烟,你,还在否?,是非对错,竟是我伤的体无完肤,你,还怜否?
  • 女主总被反套路女主总被反套路玄冬七七|古言她本就是一个追风的女子,没想到追到了古代,还是个女配,这就不好了吧,且看她如何抱紧女主大腿成为一个能活很多集的炮灰。
  • 穿越之冷酷王快过来本妃劫色劫财穿越之冷酷王快过来本妃劫色劫财楚萧冰|古言不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朝代就是那么的不一样,无耻得不能再无耻的王妃就是她了
  • 未缺未缺素乐师|古言待到未缺夜,离人同枕眠。 究竟是我在谱写自己的人生,还是有谁在创作我的故事? 世事不论从心与否,我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最好的安排,而我只须继续前行。
  • 彼岸花开彼岸彼岸花开彼岸共话桑麻|古言她叫曼珠,蛮族族长独女,族中受人尊敬的德雅。她平生酷爱红装,那血一般鲜红的色彩,好似她的个性:骄傲,张扬。那日清晨,她站在忘川河畔,遇见那个令她永世难忘的男子。她曾后悔过:若是那日没去忘川河畔,没有救下他,是不是不会这样,族人们将在她的守护下,和平安宁地过着日子;而她。仍是那个骄傲张扬,爱着红装的曼珠德雅……可,一切都回不去了,不是么?呵……
  • 错乱迷情之佳丽万千错乱迷情之佳丽万千曦雪月瑶|古言一次穿越,醒来之后是另一般光景。清冷佳人vs爱笑天子谁能获胜?活泼骄人vs腹黑圣上谁能压制?冷艳美人vs多情皇上谁能匹敌?冷艳美人:我,白艳艳,不会屈服在你手上!在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而我的任务就是去巡查,谁对谁错!然后,用武力教训他!即使落入贼手,她也要想尽办法逃脱!清冷佳人:我,郭妖妖,不会再在你手上跌倒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同情之分,我只要,能够顶天立地!不要到头来沦为他人嫁衣!她头一次感到,有张清冷的面孔不是个坏事。活泼骄人:我,王萌萌,不会再让你得寸进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调戏别人,没有人能够调戏我!我警告你,离我远点!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的!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凤唳九天:独宠废材三小姐凤唳九天:独宠废材三小姐柠檬苏打绿|古言一朝穿越,沈灵歌傻眼了。身体残疾,惨遭退婚,还被未婚夫和庶出妹妹联手玩死?不是吧,您这位嫡出大小姐当的也太憋屈了吧!不过这身体,既然由她接手了,咱就走着瞧!恶毒继母,白莲花庶姐,还有陈世美未婚夫?呵呵哒,看姐怎么收拾你们!搅乱这修罗大陆,不在话下!顺便再修个仙,练个级,组建个美男后宫,好不逍遥!
  • 金闺娇娆金闺娇娆涂山氏|古言宋文禹不知道,自己娶进门来的新婚妻子,看起来是沈家千金,实际上是通天阁的大小姐,江湖人称小魔女的梁金。他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他不知道梁金是十二年前救他一命的小女孩,也不知道梁金一手乐器弹得好,可夺魂摄魄,杀人于无形。他什么都不知道,就连自己的心意也不清楚。直到眼睁睁地瞧见她伤心离去,才忽然大彻大悟。他跋山涉水,满身泥泞,就为再将她找回来。可再见她时,她已不再认得他了……“你不知道吗。千面堂堂主一旦戴上面具,便不再是凡夫俗子。这是通天阁的规矩。”站在高处的女子依旧冷艳动人,可那一方面具着实碍眼,让他看不透她的心。“阿金,跟我回家。”头一次,他感到词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举世无双,无耻大小姐举世无双,无耻大小姐扭扭捏捏喃喃|古言她,痞气十足,吊儿郎当,实力却冠绝天下,身份更是高深莫测。谁知,玩了一辈子的鹰,结果却被只虫啄了眼睛。居然奇怪的穿越成了一个废物。不是说天赋很好吗?那为什么没法修炼是个废物。不是说身份尊贵吗?那为什么如今人人都想欺上门来踩一脚?哼!从今往后,欺负她的灰飞烟灭!从今往后,负她之人断子绝根!……自强升级打boss路上,却稀里糊涂的惹了一个神话中的妖孽。从今往后,她只能收拾包袱开始过上了逃亡的日子。某日,路口。妖孽魅惑轻笑:“娘子你逃不掉!”她嗜血挑眉:“逃不了,我就让你下地狱!”他笑得更加魅惑,却突然靠近一把抱起她,无耻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既然娘子这么想要为夫做鬼,为夫也只能照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