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作者:墨斐华倾
人气(2)评论(0)字数(6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公主,这——是禁书吧!”第一次看禁书便被抓了个正着,少年一身白衣,深邃长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如火如荼的脸颊,戏虐又不怀好意。

“公主众目睽睽之下轻薄了在下。所以在下轻薄回来,不唐突吧?”初吻没了,公子只留下极不要脸的一句话行了登徒子之事。

阳光下,公子俊美非凡,恍若天神。她目光痴迷灼热,烫得公子停笔,意味深长的说道:“见识公主的孟浪,这大约是最矜持的表达。”是在嘲讽,谁叫她不久前才偷看他沐浴的,还被当场抓获。

相知相恋,夜宴订婚,美好的就像一场梦境。

九年前,长乐公主美好又无忧的年少时光因撞见一场辛秘,戛然而止。在她怔愣之际,她倾心爱慕的少年将生的机会给了她,她活了下来,可是他却死了,顾家因此惨遭灭门。

九年间,青灯古佛常伴,过的恍惚又清苦。

某一日,听说封地来了位年轻有为的刺史,英气逼人,本以为翩翩君子,可毒舌腹黑的很。长乐没想到会与他牵扯不休,好似冥冥之中,终将遇见。

曾何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每每看她的眼神中复杂难懂的情绪,到底是什么?长乐始终不懂。

当真相猝不及防的摊在她面前,蒙在鼓中何尝不是幸事。

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当真不是易事。

最新章节

第307章 情郎(2020-09-16 16:34:52)

同类热门
  • 苏昙儿的表演日记苏昙儿的表演日记尼古拉斯皮|古言苏昙儿悄悄屏住呼吸,硬是把脸颊憋的绯红,方才装模作样的抬起头。 她暗自咬咬牙,定了定心神,狠狠地掐了把大腿外侧的嫩肉,就着水盈盈的弯眸朝赵轩宇望去。 刚好对上一双波澜不惊的桃花眼。 苏昙儿猝不及防的惊住,朱唇艳红更甚,羞得低下头一动不动。 只是心中连连得意到:“老娘这演技,白瞎了表演给你这小屁孩...” “哎...”赵轩宇兴致缺缺的摇摇头,他自幼就见多了这般矫揉造作,千篇一律的爱慕姿态,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 殊不知不远处的苏昙儿早已将他在心中骂了无数遍。
  • 替嫁丑妃之王爷晚上见替嫁丑妃之王爷晚上见阿蘅呀|古言古往今来,自己把自己玩死,将自己炸成灰的,怕是只有华国医学博士凤轻舞一人了。 只是,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个父亲不疼庶母不爱,声名狼藉人人喊打的废物丑女?庶母伪善庶姐恶毒家中一群豺狼虎豹,且看她凤轻舞一根银针在手如何惩治渣渣! 什么?未婚夫要退亲?求之不得!你哪来的回哪去吧。 什么?!要她嫁给那个传说中吃人不吐骨头的变态九王爷?她现在收拾东西跑路还来得及吗? 只是……自己眼前这个粘人的巨婴,真的是传说中那个变态王爷?
  • 魅惑双世魅惑双世吖哟|古言周妍心想穿就穿吧!凭什么要来洗衣服,而且还是穿在一个有多丑就有多丑的人身上。半夜,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而且宫里还瞧不见侍卫。好不容易逃出来吧,就撞见了最不想见的东西,王爷!皇上!还有什么?武功高深的画家?看她如何力挽狂澜,通通倒打!只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妖孽?男滴!女滴!还有半妖?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是不是正常的古代呀?(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花鹤翎|古言前世她身怀异能,却死在了流弹之下。一朝穿越,魂魄归来。却被困在了一个小小的王府之中。什么?王爷不喜欢她?那走!什么?王爷不让她走?那揍!什么?王爷爱上她了?边走边揍!
  • 强势占有:夫君好撩人强势占有:夫君好撩人我有冒饼|古言四国烽火危南荣,几重风云占风华。朝夕晨露敛嫣笑,纵横四海惊天下。“杀手穿越小朋友?女扮男装逃皇婚?三岁打架练轻功?调戏太子逛青楼?陈子昂!”“叫爷作甚?”“哦?你是爷?”“不然呢?”“看来昨夜为夫还是不太努力呢...”“...”这是一个做任务时看了场活春宫就兴奋猝死的21世纪女杀手穿越成南荣陈王府世子并且女扮男装玩世不恭嚣张腹黑桀骜不驯人面兽心禽兽不如最后被另一个人神共愤惊为天人面若桃花妖娆撩人的腹黑男强势占有吃的连渣都不剩的战(爱)争(情)故事。
  • 腹黑小庶女腹黑小庶女明月幽谷|古言简介无能 表面温柔随意内在腹黑穿越小庶女VS一本正经位高权重一言不合就动手世子爷
  • 穿越之只做财主不做妻穿越之只做财主不做妻初心莫失|古言苏珞璃意外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她表姐夫,上官府大少爷上官云鹤的继室。本来苏珞璃以为上官云鹤“死”了,她只需要带着不会说话继女,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就行了,没想到上官云鹤却又活着回来了,而且还加官进爵……
  • 重生三世缘重生三世缘顾子北|古言一朵悬崖雪绒,修炼万年成为上界唯一女上仙,为他守护千年冰灵,却被他剔去仙骨,抽去仙灵,投胎到现代,成为有名特工后,却被亲近之人欺骗成为试验品,毁了实验室,杀了仇人,以为就此终结了,放弃了最爱的特工身份,选择了法医之路,却在接手第一个尸体有穿越到了古代将军世家,再遇那人。原来,是汝。。。
  • 梧桐台梧桐台九歌润九|古言“桐儿,千军万马,江山如画,不抵你眉间一点朱砂!”昔日诺言余音绕耳、回肠心间。司马桐将府院门深深关起,与世隔绝。家国仇、天下怨,不去听,不去想。只是亲人故去,桐琴已毁,神女泪碎,凤凰泣血。缘何?她如此苟活偷生于世又有什么意思?“桐儿,可愿与我白首不相离?”这是她将自己交付于他,他给她的誓说。人间悲集,她一夜白头!“大人!”司马桐抬起手臂,多么想能够及府门打开它,最后再看一眼她深深眷恋的那个男子,立于府门前,再触摸他的脸颊他的剑眉......“大人,若有来世我忘却仇恨,可愿再爱上我?”梧桐台:深院锁悲哀,红妆等雪来。屠戮皆覆盖,嗔痴被掩埋!
  • 姑娘阁下缺爱姑娘阁下缺爱笑颜迷晨|古言一个回眸一个转身一个愕然一个迷茫。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没有晚一点只有恨不得早一点。他浅笑“姑娘你长得真爷们。”“谢谢夸奖,好过你长得像娘们。”…她说“走,陪我表白去”他点点头满眼戏谑“好。”…他带着微微的苦笑,满眼都是悲伤“姑娘你为何不能喜欢我?”他总是佯装出一副我是读书人的模样,私底下却是一个爱玩爱闹爱捣蛋的坏小子。他说我喜欢你,她说喜欢你妹啊喜欢,走,逛窑子去!她的没心没肺是否真的没心没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