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浮世万千吾爱唯卿

作者:南风起忆
人气(24)评论(0)字数(8.7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三百年未见,见面即同席,男女同席,即为夫妻,凤曦羽这般,便是承认她与君曦寒是夫妻。 二人之名,九天所赐,曦:光明也,需他二人给世间带去光明。 世人皆知,龙吟主上君曦寒乃是六界第一美男他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那双装满星辰的桃花眸里总是印出一个绝美女子。他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凤曦羽容颜之绝,其夫言“吾妻之美,所过之处无颜色” 他为她有了心魔,她为他以心头血相引。 他为她受了九天轰雷,白衣染血,永入轮回 她为他魂灵受损,永弃红衣,再无来世。 他亲手毁去她的情魄,只想她安康,哪无法相守,宁愿生离不愿死别 她被他毁去情魄,奈何情深刻骨,纵然情魄被毁,却毁不她的情深。 他们二人喜自由,却天生难逃其责。

“以龙魂为引,凤魄为祭,献引六界祥瑞之气压制怨气,至怨气散,魂魄方能归位”

凡界历劫,他们夫妻二人该何去何从。

拂去一身疲惫,泡一壶茶,且待你我慢慢回味。

(一开头就是夫妻,无第三者,前面甜虐相间,后面虐人情深) 学生一枚,请勿催更 文笔不好,请谨慎入坑

最新章节

第41章 成婚(2021-02-23 18:47:37)

同类热门
  • 凰妃天下:逆天邪王妃凰妃天下:逆天邪王妃凤怜衣|古言“我想看山峦。”某腹黑王爷邪邪地看着她。“恩。”她心不在焉的回答。“这可是你说的?”某呆女终于反应过来“滚!”“想不到你这么主动。”……某衣冠禽兽王爷欺身而上。“无……耻!!!!”————————从上山学武开始,这王爷就没有正经过。——她是又造什么孽了,碰上这样一个精力旺盛的王爷,她顿觉此生无爱……
  • 我的桃花源我的桃花源遗颜|古言桃花源,美得不像话,有多少痴男怨女为寻它而痴狂,但所有人都不知晓,桃花源,只能留下一人
  • 各位美男请淡定各位美男请淡定皇甫馨语|古言当黑道女王在一次意外中遇上淡漠如斯的夜苍傲和众多美男的时候该怎样选择,是离去还是全收了?
  • 醉里山河:酒仙别卖萌醉里山河:酒仙别卖萌白宛|古言穿越女,为复仇而来。打侍妾,闹王府,要休书,开酒楼,闯江湖。什么结拜兄弟竟是当朝皇帝?喝酒喝出来个第一神医?野外郊游竟还将这的第一教主拉入了江湖?好吧,这下更热闹了。看一代穿越女,如何搅得这江山不平,最终美男侠名两丰收!【企鹅群:431421577敲门砖书中主角名】
  • 穿越女尊之恋上一块木头穿越女尊之恋上一块木头柠檬往北走|古言这个木头,对你好吧,你说我有图谋,欺负你吧你有孕在身,打不得骂不得,你说我喜欢你什么?!把我旁人身上推,说什么出身青楼又做过别人的侍宠,可是我说过嫌弃你吗?!没有吧!姓木的死木头,你就是块儿铁木我也要让你开花!【女尊,小虐,结局He】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逆天狂后:皇上请下榻逆天狂后:皇上请下榻陌上无邪|古言绝然跳下悬崖,她知道,泪以尽……当重生归来,渣爹渣母渣姐?哼,虐死他,逆袭之路漫漫,不知谁能打开她冰封的心……片段:“月儿,为我生个孩子吧。”男人说完这话,翻身压上。女子咬牙切齿,“君墨寒,你够了!”“不够不够,对于宠月儿这件事情来说永远不够。”“你这个魂淡,整天压榨我……唔……”事毕,女子扶着酸痛的腰,咆哮:“君墨寒,你一个月都别想再碰我了!”“娘子,为夫错了还不行吗,为夫这就去跪榴莲……”PS: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有宠有虐,偶尔搞笑,欢迎入坑。
  • 司翎记司翎记九亿阳光少女|古言司翎记:银屏流光舞清浅,翎羽只需风逸然。
  • 太子追妻难:我的师妹是脸盲太子追妻难:我的师妹是脸盲忽忽勿遇|古言(简介无能) 夏于瑛的大师兄很黑,刚开始脸黑,后来心黑 钟离晃的小师妹是个脸盲,而且是个看脸的脸盲,更能浪出天际 某高冷太子每次受伤几乎都会被自家小师妹捡到,但无奈小师妹是个脸盲,每次相遇都宛若初见 无奈的大师兄只能跟在自己小师妹后面刷存在感,时不时的表明心意 但是小魔女夏于瑛表示:不介意多大师兄一个好兄弟
  • 爱犹不及爱犹不及零雨其蒙蒙|古言因为上一代的恩怨,盛倓和阿罗交换了身份,盛倓成为盛国太子,阿罗成为尼姑庵女尼。一边是家国情仇,一边是年少爱情,执拗的两个人都作出了最坏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