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进娱乐圈是为了追星

作者:陈粥粥
人气(0)评论(0)字数(1.3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1.吴予笙喜欢陈礼初三年了,打榜,应援,集资,追现场,样样不少,被喻为“陈礼初饭圈第一大佬”。但是这位大佬非常神秘,现场追的不少,却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

2.有一次追现场的时候,吴予笙上完厕所出来就给人拦住了。说是BK娱乐的星探,问她有没有兴趣做偶像。吴予笙想了想,突然脑子一热答应了。

m.nuoha.com女团横空出世,成了国内首个一出道,点击率就破千万的女团,队里的忙内吴予笙更是吸引了大批的目光,高冷中透露着禁欲,像朵高岭之花。

4.什么高冷的高岭之花,都是假象,假象!!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女人一看到陈礼初,就笑的像朵太阳花??之前辛苦营业的人设全崩了不说,还给男方的粉丝不停的骂蹭热度,心机女。这就算了,关键人家男方也高冷的不行。不懂,无语~

假高冷的软萌女团忙内×真高冷的腹黑顶级流量

粉丝追星最后追到爱豆的故事,愉快看文哦~

最新章节

第9章 热搜(2020-06-30 14:58:27)

同类热门
  • 等你星光等你星光子墨非尘|现言她本是过气的明星。却在一次偶然的在机场相遇,却成了男女朋友关系?真是猝不及防。一次录制综艺时,哥哥打电话,说……母亲出事了!一直让她内心难以平复。终于,凌晨……她的母亲……几个月后,两人分手了……一年后,她做出了任何人都出乎意料的意料的一个决定:退出娱乐圈!很多人多挽留她,她是块很好的料子。终于还是选择退出了娱乐圈。开了一场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的演唱会。三年后,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她,但是很多人都记得她,没有人忘记她。又是机场的相遇,两人再次相见,他还会认得她吗?她还会记得他吗?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不定时更新\只要放假肯定会更新\www【子墨:我不会写简介啊啊啊啊啊!】
  • 攻受小日常攻受小日常yzz梓梓|现言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问自己:你要的是这个人吗?不停的问自己:你爱的是他?最亲密的时刻,我任由自己毁灭堕落,然后清醒地看着生活清醒地嘲笑着我们的爱情。也许是我。
  • 总裁大人究竟想怎样总裁大人究竟想怎样夏心洁i|现言那一夜,他将她要了无数次。那一晚,允然噩梦的开始,从为妹妹向这个恶魔妥协开始,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变成了他的女人。“我不就是欠你个人情,还给你就是了!”“宝贝儿,那我兄弟的这笔账,怎么算呐?”北寒宫夜抓住她的小手一把按在他正在膨胀的小怪兽上······(新增设夏夏讲笑话板块,从第十五章开始)
  • 总裁来袭:宝贝儿别撒娇总裁来袭:宝贝儿别撒娇墨兮小怪兽|现言因为她的出现,他所爱的人死掉。为了报复她,他和她结婚。却没想到,自己悄悄爱上她。可是,她对他的恨意却越来越浓。“少爷,小姐逃婚”“追。”“少爷,小姐卡刷爆了。”“我去给她送卡。”“少爷,小姐她被人打了”“把打她的人给我抓过来,折磨死。”最后,婚期一道,她毫不犹豫地签了离婚协议,而他却出尔反尔。看霸道总裁如何治豪门千金。戳进来吧~
  • 我已拥有了全世界我已拥有了全世界凉笙蓦然|现言他和她的爱情是坎坷的,是美好的他和她的故事是曲折的,是完好的...
  • 予你风平浪静予你风平浪静弓长陶陶|现言【已完结/女主有智有颜,男主有霸有甜】都说女人三十如wolf,四十如tiger,然而奔三的贝若一同学不仅失恋而且还在为毕业挣扎。一气之下进酒吧买醉没想到在肚子里带了个球回来,她是生呢还是生呢…
  • 腹黑少爷:无情娇妻太难哄腹黑少爷:无情娇妻太难哄陌璃嫣|现言一觉醒来,多了个枕边人,居然是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老公。安魅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上的红本。阎皓辰,人称阎罗王却对安魅柔情似水。一次意外,他与她相识,她却忘了他,他却从此爱上了她。为了使她回忆起这段往事,他精心编织了一张情网,慢慢俘获芳心。
  • 温温难求温温难求青色地瓜|现言我用宠爱为你彻了一座城堡,在城堡每一处洒下幸福的种子,让它开出花朵,每天采上一捧送你。他年所愿,倾尽一生,偿还我曾经犯下的错,为你照出这一世的明媚……
  • 只有我不懂的世界只有我不懂的世界天奥参见|现言这并不是什么可以让人热血的青春喜剧,只是单纯回顾往昔,发觉挺多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每个瞬间。虽然我不是成功人士,但是这些值得记忆的瞬间应该会给每个大家带来不同的启示吧。
  • 影后养成,天价娇气太难追影后养成,天价娇气太难追太史有药|现言红地毯上聚光灯下,她淡定的应对着所有人的谩骂与嘲讽,审视镜头的眼阴冷儿狠辣。她说:“我复出,一不为家人,二不为粉丝,为的是向那些曾今‘关照’过我的人还礼,你们既然那么想要我的东西,那么就来品尝一下我曾经历过的绝望吧。”最黑暗的时候他将她捡了回去,精心呵护悉心教导,然后他爱上了她。她说:“放弃吧,我早被仇恨染黑,而你理智尚存游刃有余,你我在本质上就不是一类人,所以我没有闲暇的时间陪你玩感情游戏。”他微微一笑,毫无挫败之感。“我可以等!”他说:“一年也好十年也罢,只要我还活着,多久我都愿意等!”他爱她,深爱!那爱却被她推拒在阳光普照不到的角落.它炙热癫狂甚至让人恐惧,但又是那么的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