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奉汝为妻

作者:江亓爱吃炸鸡
人气(0)评论(0)字数(0.3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砰。”白玉盏落地,应声而碎。墨的呆愣的望着眼前人,美人在侧侍奉,与他同饮合卺酒。早已忘却膝盖骨裂般的疼痛,此刻余存的,不过心上如万马撕扯的绝望。“如此皇后之位,不要也罢。"摘去凤冠霞披,脱下正红色的礼服,只着单衣,消失在茫茫雪地。美人早已被他厌恶的踹到地上。他只是凝望着殿门的方向,良久,他喃喃道:“活着总比死了好。”

最新章节

第3章 入宫(2020-06-30 13:10:45)

同类热门
  • 穷势穷势成寒丶漪玖|古言他风流半生护半生,错爱错缘错决然,终落得断肠忠骨寒。——穆守 他绝代风华无人及,却难逃三千情丝系一人,得之不幸,不得亦命。——穆行 他青灯古佛伴此生,燃尽那百三十妄念,犹记曾风华少年留人间。——惜之 他血咒缠身了无愿,然妻儿双全人人羡,留血脉长存隐神缘。——楼尘 这是四位战神的故事,亦是四个寻常男儿的人生。 他们爱过恨过,嬉笑怒骂皆寻常,只是在野史之中的他们,并无表面这般风光。
  • 墨负洛墨负洛安黎九|古言她,因简单的一小事,被禁锢在墨宅深处,直至及笄放出来,且被赶出墨宅,有些人为她可怜的身世感到不公,有些人厌恶,讨厌她。却有一个男子在雨中为她撑伞,在她挫折时帮助她。一个男子痴情为她倾尽所有,她却没有接受。
  • 极品穿越之全能娘子极品穿越之全能娘子嬞颜|古言顺我之昌,逆我之亡,成王败寇,众人皆知。前世,她一无是处,被小三抢走了老公,又被小三惨遭杀害。今世,穿越到一个有婚约却未曾成亲的孕妇身上,还惨遭被强,流掉了孩子,惨遭退婚。经历许多,才知生存下来的意义。她发誓,就算没有人爱她,她也要变成王中之王。
  • 贵妃请自重贵妃请自重路九公子|古言【苏爽,甜宠,虐渣】 陆子虞:前世的酒吧女,今生的国公府千金,早知晓家族命途坎坷,拜了花楼里的娘子为师,专门学尽了狐媚子功夫。这一世看她如何翻云覆雨,让家族重回巅峰。 众人称:听说京城九皇子是个清冷禁欲的人! 某妖孽:是么?他要是不对我动手动脚,我还真看不出来。 众人称:听说陆家四娘子是个乡下来的草包!! 某妖孽:不好意思,本小姐除了掏粪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众人称:听说暮沧斋里的东西贵着呢,想必陆家四娘一个子儿都买不起!!! 某妖孽:让诸位见笑了,暮沧斋是我的私有财产。 众人称:...大佬您厉害 这是一个女人,处心积虑勾搭一个男人的故事,亦是一个男人,娇宠疼爱一个女人一生的故事。
  • 倾雪传倾雪传扶摇酒上|古言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稀里糊涂的穿越,开启不一样的人生。睿智女主实力蒙逼,这家伙是专门派来治她的吧,说好不近女色,说好冷面无情,尼玛,逗我玩呢?魂生陌世,唯他懂她,海阔天空,唯他夺她......男强女强,强强联手。
  • 穿越之极品皇后穿越之极品皇后杨家小少主|古言为何穿越女儿身,这片天该怎么撑。谁在弹奏着古筝,远处传来战鼓声。学不会的女儿娇,最后为何握着刀。只要我还在九霄,这片天它能多高。谁是真心谁假意,身旁多少人离去。苍天都在为我泣,这一剑我斩天地。天困我在这红尘,看尽多少负心人。心中全都是伤痕,我要屠尽负心人。待我夺下这皇都,还要你做我的夫。一身本领使不出,日月星辰都在哭。谁说女子不如男,我要一刀斩金銮。九条龙都为谁盘,看我如何破天悬。整个天地都在抖,看你能压我多久。天下皇权皆在手,我要杀尽负我狗。三界皆笑我眼瞎,不要一切只要他。哪怕鲜花配蛤蟆,我也要给他个家。
  • 满园芳香满园芳香江晚晚|古言一朝穿越,爹是杀猪的,娘是村里有名的泼辣妇,上头四个虎背熊腰的哥哥,路凝是一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女,她的日子很不错,只不过眼看年纪越来越大,竟然没一个上门提亲的,作为古代版的大龄剩女路凝觉得压力很大。
  • 一顾嘉人至一顾嘉人至江城叶子|古言阁楼之上 赵励:陪着我,你想要的,我能给的都会给你。 顾嘉望着重重围墙之外,天边那渐行渐远的飞鸟:不用了,我没什么想要的,这样就挺好。
  • 一鹿倾城一鹿倾城勋漓|古言鲜红的盖头撩起来,露出完美无瑕的脸蛋,温雅的翩翩公子,一身蓝白装染红了鲜血,无情的剑插入心脏,我的泪不再流下。鲜红的血染透浅红的嫁衣,金色的头饰沾着血,嘴角边沾着血丝,温雅公子拔出剑,无情的看着她,她双手使劲的抓住温雅公子,对他大声说道:“我与你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下辈子,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温雅公子愣了一下,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当温雅公子反应过来时,之见,穿着红嫁衣的女生不再说话,随着风儿躺在温雅公子的怀中。
  • 首席公主首席公主晚安|古言在属于自己的国度里,不受干扰的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浪漫与冒险,正义与邪恶。这是一个故事,远离现实的故事,它甚至可以将中国古典诗词和欧洲风情音乐幻化成一幅海市蜃楼般的画卷,因为它仅仅是一个故事。故事中还有一个只应在故事中出现的女主角——漫天火烧云的日落之时,她面纱轻掩尤物脸庞留下策马扬鞭的剪影;清风送星辉的静谧之夜,她身姿优雅融在咖啡香醇间葱指轻弹吟唱;她严冬而生,本名“雪娆”,迎雪绽放,花开娇娆她不甘如雪落无声消陨,情愿雪花迎风飞扬在路上,为所爱究极一生而冒险一世。她归于天涯,踪影飘忽不定;她出没皇室,身份扑朔迷离。胜雪娇娆,悠悠谁心于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