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TFBOYS寒雪暖人心TFBOYS寒雪暖人心唐枫小可爱|青春“王俊凯我告诉你你永远不许喜欢别人。”——萧林林“傻子才不喜欢你。”——王俊凯可是,他做不到。“既然上天有缘让我们遇见了,那么我,绝对不会放手的。一定不会。”——凯林(本书偏凯,不甜不虐,可以来看看吖。)
  • 别样钟情:傲娇女神要分手别样钟情:傲娇女神要分手烬葛格|青春家族的抛弃,无情的压迫,让她傲紫殇不得不离开了那个让她经历了幸福、悲伤的地方。都说,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醉醺醺的夜晚,她吐了他一身。且,还无辜的问:“亲爱的,你衣服咋那么脏呢?”也是这种不要脸的她占据了他皇甫琰以后的全部视线!爱情得的太快,性格完全没有磨合。一场不可交至的争吵开启了。可是傲娇如傲紫殇,谁来告诉她抢人要怎么做?她字典里只有骄傲,不带一点拖泥带水。可是——“皇甫琰!你回来干嘛!不是走了吗!”“走什么走,老婆还在着呢!”“滚!谁是你老婆了!”“傲紫殇,琰夫人啊!”骄纵、宠溺、纵容的姿态来对付她,叫她如何狠心?
  • 我的爱在这里我的爱在这里水中流连|青春全新的生活,全新的开始,告别了大山,再次来到都市的上官婉君突然感觉有些不太适应的看着矗立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的高楼大厦。这跟大山里的砖瓦平方相比,简直就是一擎冲天的摩天之塔。独属夏日的那烈阳光,向四周散落了难以逝去的浮热。这座城,那栋房,记载着属于她们的故事。
  • 校草逆袭:丫头,闹够没校草逆袭:丫头,闹够没夜贞贞|青春一次意外,使她在南羽学院认识了他,本以为不会怎样,没想到从此便被他赖上了。。。
  • 徐起晚风徐起晚风江畔流年|青春散乱的不是风,是那无处安放的心躁动的不是心,是那无处发泄的情感性的不是情,是那四处漂泊的风
  • 我默默地爱着你我默默地爱着你紫翼幻蝶|青春刚刚进入了期盼许久的贵族学校。在这里面,都是那种大家庭的少爷和千金。大家都不是那么的友好,在这里面,美瑶不是很富裕的家庭遭到了大家的歧视。在这种争斗中,好心的男生站出来,凭借自己的家庭帮助她化解危机。就这样,爱,在不经意间开始了。
  • 萌宠恋人萌宠恋人川大执笔人|青春苏欣允偷偷潜入何凯洋的卧室,只见床头放了一本旧旧的相册,她好奇地翻开,里面夹了一张泛黄的明信片,那是何凯洋写的,只可惜再也没有资格寄给那人:你还记不记得,那日在橘子洲头看水,在岳麓山下牵手,我与你走在中南大学的后街,吃着烤肉串,唱着小曲儿?只可惜南岳一聚,竟是最后一次以情侣的名义与你一同看风景,再也回不去了,我的美好时光。
  • 盛夏全是你盛夏全是你沐岚2020|青春“雪儿,毕业之后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开始我们新的生活”经常学校樱花树下等她的少年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 “可儿,我回来找你了,以后我不会让你受欺负了” 我到底是谁,此时的她不惜任何代价要找出这个真相······
  • 妹妹的恋人妹妹的恋人水原奈奈子|青春十六岁,爱情的种子开始慢慢萌发,什么也不懂的我就这么喜欢上了你!
  • 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孤冕雕|青春【女扮男,1v1,苏宠文】帝企高部体育学校,自三十年开创以来,参赛队伍蝉联全国篮球界十七年总冠的一所私立男子老校,在全国篮球界的地位如雷贯耳。今年,又一支出于帝企的全国青年篮球冠军自此诞生,其中最出色,被人誉为“天才”主力的小前锋——袁野一,竟一声不吭地离开帝企,选择了与篮球毫不相关,风云艺术界的司穆兰高校,震惊了一大片篮球界的青年爱好者。【追逐】—跟我回去。—我不想回去。—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不相信你能忍下心丢弃和你一起十年奋斗队友,和最爱的篮球就为了来这种鬼地方学画画?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我这双手。—?—你不觉得它是一双足以在艺术界撑起一片天地的神奇双手吗?—我只看到了一双因为日日夜夜不断练习而变得满是粗茧的手!—袁野一,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梦想】他从小就很爱篮球这项运动,并且在其中投入了所有热情和心血。他做到了,在这一点,即便是当初极力反对的父母,也不得不承认,他让他们骄傲。除了父母,没人知道,她是女生。【热血】他也曾在赛场奔驰,和队友笑谈理想。但一场意外,却让他双腿残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颓废,绝望之后,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于是,他遇见了‘他’。—我说了我不会再打篮球,你到底想怎么样?—去篮球部报名,我是你的老师,你应该听我的。—季老师,其实我不去篮球队是有难言之隐的。——什么?——我屁股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痔疮,一动就疼,实在打不了篮球。【青春】通往国际篮球的最后一场比赛,袁野一眼前的碎发已经汗湿,紧紧贴在皮肤之上。回头便是坐着成百上千的观众,摄像头的镜头跟随着每一个人。尖锐的哨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比赛结束了。仿佛听见从远方传来粗粗的喘息声,分明全身的力气都已经透支,她依旧不顾众人的阻拦,回眸看向那鲜红的屏幕。青州帝企:南城司穆兰比分是——【相随】季南琛曾认为所有对袁野一的关心只是类似于长辈对晚辈呵护和疼爱,比如哥哥对弟弟。他曾说:“我绝不会看上比我小六岁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是我欣赏的男学生。”后来,他又说:“小六岁不是问题,我已经向学校递了辞职信,性别相同也不是问题,大不了,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他是季南琛,司穆兰的教练,也是袁野一的教练。她是袁野一,司穆兰的球员,也是季南琛的教员。【你是三,我是九,我除了你,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