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全世界都是我迷弟

作者:洛吞吞
人气(0)评论(0)字数(1.0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本是帝城第一人,怎料被噎死,一朝重生,她携系统归来!

从此,某人霸占头条

#震惊了,安九什么神仙爱豆#

#陆总与安九官宣#

#世纪告白#

#扒一扒安九的马#

#全网快去欺负陆总#

某个男人抱着安九:“媳妇儿,我被他们欺负了~”

安九无奈一笑。

【1v1,双洁,甜宠苏爽】

【男主陆白,女主安九】

最新章节

第10章 停更(2020-06-30 10:46:45)

同类热门
  • 盛世宠婚:女王大人不好惹盛世宠婚:女王大人不好惹云久久|现言第一次见面,她作为实验体逃出来,带着他大杀四方,还顺走了他最重要的玉佩。 第二次见面,她被抵在墙头,他含笑,“还想顺走什么东西?” 她是天才博士,意外研究出可以增强力量的药剂,却因此被爱人和师妹嫉恨,惨死于二人手中。 从最完美的实验体里重生,她只有一个念头,掌握一切权势,复仇!
  • 星辰于你星辰于你酵雅mm|现言争锋相对的两人,逐渐变成了喜欢。 有一天,顾桀麟翻东西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南清珞的日记本... 原来,你就是我想要找的女孩。 从此,爱一发不可收拾。
  • 白中墨点那是你白中墨点那是你零雨墨|现言“既然从今往后我是你姐姐了,那我便唤你阿奕吧。” 那年,一个少女捧着银杏叶,面对他,一脸宠溺。 #白棋# “你好,我叫白棋,棋局的棋” 都说棋如人生,落子无悔……她白棋的人生正应了一句话,要想生存她就必须步步谨慎。 不喜欢的可以不用看~
  • 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抓猫的鱼|现言叶伊:“傅云卿,送你一盒大宝。”傅云卿:“为什么?”叶伊:“因为大宝,天天贱!”叶伊一觉醒来睡了自己的大boss,不是说总裁大人都是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吗?为什么她惹上的这只,即闷骚又毒舌呢。迷迷糊糊中签了丧权辱国的卖身契。从此。“叶伊,给我把衣服洗了。”“叶伊,咖啡不加糖。”“叶伊,按摩。”“叶伊,过来亲一个。”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啊呸,傅云卿,老娘不伺候了。”傅云卿嘴角一扬,长臂一勾,将叶伊压倒身下。“那换我来伺候你。”婚后。叶伊:“傅云卿,人家老公都那么浪漫,你怎么不学着点。”傅云卿邪魅一笑:“那我们就来浪漫一次。你浪一点,我慢一点。”叶伊:“唔…”傅云卿,你个禽兽!
  • 闪婚甜宠:墨少,别过来!闪婚甜宠:墨少,别过来!初雪霓樱|现言本是一场不情不愿的契约婚姻,墨锦辰却改了主意死命追妻。 时安安拼命想逃却被墨锦辰强揽入怀,轻覆上身“我有这么可怕?” 凌若初轻瞥床尾一脸无辜的萌犬:“大白看着你呢!别乱来!” 宫锦城邪肆勾唇,轻托小脸:“它也该学学怎么找老婆了。” 大白无奈汪汪抗议,我不吃这碗狗粮!
  • 转身绽放的女人转身绽放的女人曲阳少主|现言在受到婚姻和友情的同时背叛,又遭遇事业的瓶颈,梁乐乐毅然投身基层工作……她在人生的最糟点遇到了小她6岁的哈弗高才生刘勋,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人渐渐产生惺惺相惜的情愫,现实的社会,世俗的眼光阻碍着他们的发展……
  • 腹黑席少:宠妻成瘾腹黑席少:宠妻成瘾赫连羽墨|现言一场父辈安排的相亲,席沐宸和苏若璃被捆绑在了一起,说好的三年之约,他却在三个月在她的肚子里种下了包子,无奈之下她只能为了小包子成婚。婚后,使劲儿的变着花样,训练忠犬腹黑老公,开启了花式虐狗的姿态,某日,“席先生,你家少爷踢我。”某男眼神微暗,点了点头,瓜熟蒂落之后,某人对着白花花的小屁股来了几个响。“媳妇,这小子就是欠揍型的,要不要在使点力。”看着那才出生不到几秒钟的小包子,那清晰的巴掌印,苏若璃狠狠的疼了一把,这生儿子敢情疼的不是他。夜晚,苏若璃将席先生锁在了门外,某女抱着白嫩嫩的小包子,正要香一口,笑的一脸荡漾的席先生,夺了小包子的香香。“媳妇,你该喂的是我...”
  • 只想做你的猫只想做你的猫滢峰|现言懵懂之所以真挚,是因为那份最初的心动和感动!他害怕老鼠,她就送她一只猫;他为她远走天涯,她就送给他一份守候;他为她做好嫁衣,她却再没有机会穿上!猫是她留给他的唯一,可是爱却没有结束,“好像做你的猫”让所有的爱变得那么的重,重得让他窒息......
  • 佳人来袭,男神垫后佳人来袭,男神垫后江南琼|现言古人常道,情不能自已,便是在牵动心弦的时刻罢。亦在真·善·暖等情感的共鸣,敲打着那属于开始与结束的钟点,似真似幻······【文中一切事物纯属虚构】
  • 行天下,珩身旁行天下,珩身旁不过三生行|现言我愿意一直陪着你,即使不说出一句喜欢。年少的程映这样许诺,可没有换来苏梓珩的任何回应。可当那个叽叽喳喳跟在他身边的女孩消失之后,当他万花环绕却完全遇不到让他动心的人后,他才知道,这一生,无论他走到哪里,最后只会,也只想,呆在她身边。永远都不离开。她一片真心付出他时冷时热回应,她灰心离去后他又纠缠不已。这种情感不断,却又丝丝点点渗透进他的心中。未折断的情,缠进来的蒺藜,兜兜转转。“程映,你喜欢的人,嫁的人,这辈子就只有我苏梓珩一个人!”“凭什么?”程映一脚踹开某个凑过来的人。“就因为我是你的人了。”某人笑的很欢快。我冷漠这天下,只因温暖的心只对你开放。我行遍这世界,只为走到唯一有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