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NPC女神启示录

作者:威武葫芦娃
人气(95)评论(0)字数(16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什么?系统商店卖的技能书太贵?”

“我免费送你啊勇士!”

“什么?想学顶级技能,NPC对你爱理不理?”

“嘿,只要你为我……”

当一个游戏策划兼骨灰级玩家,被“人为”事故穿越回游戏中,并且成为了“红颜祸水”级的女神NPC后,究竟会在游戏里跟玩家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呢?

玩家是炮灰,是韭菜?怎么可能……

(这是一本想不写小白但就是小白的小白文)

最新章节

上架了!?(2020-06-27 09:58:25)

同类热门
  •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六月听涛|游戏谁说只有游戏世界可以影响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一样可以影响游戏世界的,重生回到原点的林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进入游戏,成为一个NPC。谁说植物师没有攻击力的?看我的豌豆射手大杀四方!谁说植物师没有用,下副本也没有人要?我杀敌、困敌、治疗样样精通,不需要别人,我自己就能下副本通杀。
  • 网游之持剑杀手网游之持剑杀手巨行星|游戏在《血雨江湖》里的四大神级玩家——逆龙,隐退了整整一年。随着《梦》的开启,逆龙再次回到了玩家们的视线中。这次在经过了一年的消沉与思通后,他会在游戏里有怎样的表现,那些老对手们又会和他有着怎样的故事。而现实中因为自己的一句“退出杀手界”后,真的能了断那些恩怨吗?本书是传统虚拟网游,新人新作求收藏求推荐。
  • 我就是大神本神我就是大神本神玖阙|游戏一半是光,一半是影。光影之间,夹缝生存。 十年的心理咨询师生涯,苏且一直都认为她才是最需要接受心理治疗的来访者。 在尝遍了人世间的“恶”后,于三十岁被发狂的来访者刺入心脏,无效治疗死去,结束了她纠结痛苦的人生。 前世罪恶的根源,不过“钱”之一字。重生后,她把目光盯向了即将发布的全息游戏《光影》。这个前世作为她消遣娱乐,历经十年而不衰的游戏。 苏且曾经说过:“人生就像游戏一样,一半面向太阳,一半隐于黑暗。” “我不能说我是太阳,但是我能做到一个人应该做到的。”
  • 女王重生幻世天下女王重生幻世天下月倾曦|游戏当前世女神重生归来,慕染曦果断改走女王路线!女神?!那玩意姐八百年前玩腻了的东西,除了收人追捧还能顶啥用!还不如自己当女王打出一片大好河山!于是,幻世里多了一位走位风骚,操作逆天,毒舌无节的盗贼女王于是,现实里多了一位坑友无压力,揍人更无压力的嚣张女...霸王!慕染曦表示:重活一世,姐誓要掉节掉到底!不过,当某位腹黑男出现后,慕染曦悲催的发现,她生活的乐趣少了一半,原因是,她揍人骂人之前,某腹黑男已经提前做完了一切!某男无辜眨眼:我这是在为女王大人分担压力!某女望天:你先把放在姐胸前的手放下来会更有说服力。
  • 海上精灵使海上精灵使爱偷懒|游戏精灵有着什么样的特点?人们说她们妖艳,妩媚,不谙世事,并且妒忌着她们那不老的容颜;但熟不知这只是她们的表面。她们不曾为人所知的,还有她们的执着与坚强。
  • 网游三国之新世界网游三国之新世界飘逸的火|游戏它是智脑,来自外域。它是一个游戏,更是人类最后的生存之地。这是一个约等于bug的杀手进入网游新世界,努力发展势力,意图争霸三国的故事。
  • 幻世暴医幻世暴医叶琰翡|游戏装,接着装!正在此时,某女某男正在鼓着腮帮子瞪着眼,进行史上最惨绝人寰的比赛,“大眼瞪小眼”。某女紧咬嘴唇,某男狡猾的笑着。其赌注便是本人,哪一方输了,赢者便可以做为是败者的主人,为期三月。某女表示很有征服欲。某男表示自己很霸道。于是...一场血腥的战争开始了....
  • 大神逆天后会无期大神逆天后会无期白萝莉|游戏“夜幽寒!你给我站住!!!”唐糖手叉腰怒吼,像极了泼妇骂街,和她的样子格格不入。那名叫做夜幽寒的少年回过头,问道:“我像笨蛋吗?”懒散的声音在唐糖听着就是超级欠扁,但还是回答了“不像啊,咋了?”唐糖歪了歪头,表示不鸡倒。少年唉了一口气,跳下窗口,“只有笨蛋才会站住”“喂!这是二楼…你说什么!!!”唐糖气得头发都竖直起来了。
  • 英雄联盟谜之穿越英雄联盟谜之穿越冷月丨|游戏泡吧学生莫名穿越,来到奥法学院,被瑞滋看上的天选者,会阻止莫洛雷毁灭大陆吗?(爱LOL的盆友们一定要看哦)
  • 斯年与你斯年与你一颗甜豆w|游戏十二年前,风靡全球的moba游戏《锁妖录》横空出世,AOM、black、AEI等电竞俱乐部应运而生。 当冉冉升起的电竞新星遇上纸上谈兵的嘴强王者,好戏正式开场。 “李斯年,我想请假。” “不行。” “李斯年,我不想背单词了。” “不行。” “李……” “不行。” “李斯年,你手是新长出来的吗?哈哈哈”这已经是何觅第五次越塔强杀李斯年,在整个《锁妖录》地图,就没有人能逃过她的魔爪!尤其是像李斯年这样的手残选手,她可以一打五! “杀一打五?”李斯年的扑克脸突然出现在她的电脑屏幕旁,“听说你又挂科了。” “对不起,李老板!我再也不越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