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田园娇医之娘亲爹爹来了田园娇医之娘亲爹爹来了凡云玲|古言又名《山水相逢:识汝不识路》 顾相思大学毕业后,被逼着继承了祖传医馆,意外收了个傻徒弟,一针把她给扎死了。 再次睁开眼,回到古代当了娘。 极品亲戚来找茬,抢她房子打她娃,当她死人吗? 一根银针在手,谁来扎的谁抽搐,看谁还敢欺负她们孤儿寡母无人护。 水涝黄豆飘?豆腐,豆酱生产起来! 种种田,采采药,挖掘新物种,丰富古代食材,创造美食天下。 然而,在日子越过越好后,孩子想要爹,她得找个夫。 【片段一:冤家路窄】 一次上山采药,她手贱救了一个美人儿。 美人儿醒来第一句话:“你在做什么?” 顾相思:“……给你做人工呼吸。” 美人儿第二句话:“我记得你,五年前那个雨夜。” 顾相思:“……”她就说这人有点眼熟吧? 美人儿第三句话:“我找了你五年。” 顾相思:“……”帝都离俺们村就十里地,爷您路痴吗? 美人儿最后一句话:“我知道你与我有了孩子。” 顾相思:“……”您真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找了一个把你嗯哼,还和您有了孩子的女人五年,坚持不懈。 【片段二:路痴人生】 有一日,宝宝又找不到爹了。 顾相思说:“你爹可能又迷路了。” 数日后,某人一身狼狈的回来了,怀里抱着一只狼崽子。 顾相思:“……”这是路痴找了条狗带路吗? 宝宝萌萌问:“爹爹怎么总迷路?” 美人儿看向某女说:“因为爹爹……识汝不识路。” 顾相思:“……”三天两头撩她,有意思吗? 山水相逢,识汝不识路。 一顾相思,念念不忘。 PS:这是一个患了“相思”病的男人,求一个绝色女神医救命的故事。 ——已完结文——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妖皇盛宠:天命皇妃》 《重生之凤女归来》
  • 上唐上唐语盖弥彰|古言“万丈光芒是他给的,万念俱灰也是他给的。” 大婚之日,齐王称病搬去了别院,她就这样成了守活寡的齐王妃。 可她这“寡妇”当的也不错,有吃有喝有自由,还有情人。直到有一天,说好了一起私奔的情人摇身一变,竟变成了齐王。 这这这……谈了小半年的婚外恋……居然都是假的? 【小剧场】 “你是不是喜欢我?” “胡说八道!” “那你为什么要抱我?” “以前我也是这么抱我家狗的。” “这么说,你承认我是你家的了?那好,负责吧!” “我可是有夫之妇。” “无妨!” “我夫君可是齐王。” “正好!”
  • 天下炮灰皆炉鼎天下炮灰皆炉鼎阿扶|古言长的丑没关系,可是公主长的不漂亮这问题好像挺大发的!等了许久的新婚之夜,驸马抛下她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一不小心掉进池中的她就那样挂掉了。带着驸马嫌她丑,自己也嫌自己丑的怨念,公主想要高高兴兴完成任务,拥有完美的身体后把驸马给勾搭回来。可是她怎么就这样跑偏了呢......某和尚:施主你的手放哪呢?某女主:母鸡啊!越跑越痛快,也许节操也许下限不见了!ps:快穿文!(部分女转男~)
  • 独鸳毒鸯,恕卿不赴良缘独鸳毒鸯,恕卿不赴良缘尼玛的鲵玛|古言他叫吉祥,名字是国相的独子莫太取的,虽然难听了些,但也不委屈他作为侍童的身份。十年前,他的名字是皇上亲自题的,取骁勇善战的骁,夺断天下的夺,骁夺,楚骁夺。那年他八岁,不知怎么招惹了那个名满天下,以卜卦闻名于世的老头,明明都宣布退圈十余载了,却在那一天自作主张地为他卜卦,盛世之才这四个字,换来了吉祥这个名字,质子的身份,足足十年。她叫莫逆,名字是国相亲自改的,为的是镇住她的一身戾气,提醒她不要某天心血来潮忤逆双亲。她太乖张,没有信仰,更没有忌讳,这样的女子晃荡在世上不被砍死的唯一原因是无敌。还没出生被云游四海招生的苗族族长一眼看中,拍着国相最貌美的小妾的肚皮赞不绝口,执意要求将小妾收入囊中,国相大气,一口应允,隔日就将小妾送到苗族族长在都城的分店中。怀胎十二月才生下这个毒界的旷世奇才,小妾连孩子是男是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便被送回国相府,奉为侧夫人。那时候,她没名没姓,认识她的刚开始都叫她小可爱,但好景不长,她五岁的时候小可爱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小可怕。九岁出师,十三岁下山,哦,对了,走之前,还在师傅咽气的第二天亲手剁了师傅唯一的女儿。那年,他十五,她十三,他入相府整七年,她刚归家认祖。在同一屋檐下的三年,他跪在冰天雪地,她揣着火炉路过不曾驻足片刻;他举着夜壶暴晒在院子里,她毒死了莫太一天到晚哼小曲的八哥顺手栽赃给刚好也在场的他;他被莫太的狐朋狗友当成狗一样戏弄,她难得笑意盈盈,引得那群公子哥对他更加变本加厉。三年,她的快乐一部分建立在他的痛苦上,其余建立在别人的上面。她以为他恨她,恨得刻骨铭心。可,那天,他君临天下,剿杀相府全家上下一百余人,却独留她一人。一张圣旨上写着,封她为后。她没让人带走相府的任何一具尸首,七日闭门不出。七天里,一百多个棺椁从各地汇聚在相府。第七天,她披上嫁衣,戴上凤冠,骑着一匹马,身后是浩浩荡荡的灵车。没有披头,倾城的笑惊艳了整个京城。吉祥,如果我以百尸做嫁妆,你还敢娶我么?
  • 红尘醉之巫女成妃红尘醉之巫女成妃幻夜嫣然|古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有股花香味?她这是在那?后脑勺怎么这么疼????????燕染月满怀疑问的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花海,片片花瓣在半空中盘旋着。接着一阵微风,粉红色的花瓣落了下来,不知何时,声声琴声似从远方传来,轻灵而又曼妙,伴随着花瓣起舞,宛如仙乐般动听,似要抚平人的受伤的心灵。
  • 穿越之皇后很腹黑穿越之皇后很腹黑小柠檬自然萌|古言她是现代的顶级杀手,穿越到古代虽然身手还在,可是一穿越就要嫁给当今圣上,自己的亲身母亲还被自己的亲身父亲害死,她发誓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 晚风急晚风急徐坚强|古言看过人间繁华,也曾尝过悲欢离合;有过爱恨别离,也曾看过人情冷暖;惜过姐妹情深,也曾品过无情背叛。到头来,我小心翼翼,视若珍宝般呵护的真情,却是我的一厢情愿,我的自作自受。烟花易冷,韶华易逝,我的心如死灰。
  • 玉珠摇玉珠摇懋懋不吃药|古言水玉珠奉主人之命,要毁了当朝三王爷与王妃的幸福生活。玉珠用尽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好不容易除掉了三王妃,原以为大功告成,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了,却不想,不知在何时,那顶王妃的王冠已经扣在了她的头上。
  • 皇后凶猛之太子爱不羞皇后凶猛之太子爱不羞小兔子|古言姬若初的一生,尊宠六宫,母仪天下。若非长女痴傻,她可谓全天下最完满之人。可惜天不遂人愿,在自己的儿子即将登基之际,一场无妄之灾竟将她和一双儿女拖入深渊,被自己的丈夫活活烧死在凤栖殿。而最让她想不到的是,最后为她母子三人收尸的,竟会是早已离世的他……*第一次见面,他将她拖入华丽大撵脱了个干净,美其名曰:证明她不是刺客。第二次见面,他大大咧咧的闯入她的寝殿自解衣袍,美其名曰:证明他不是刺客。第三次见面,事情更是离谱。他竟然抱着她当众跳入华清池,美其名曰:证明他们两个都不是刺客!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太子殿下,你到底闹—够—了—没有!”忍无可忍的姬若初一把揪住某人华丽的衣袍将他高高拎起,磨牙霍霍,狠不能当场将他撕碎。“呀呀呀!”被高高拎起的某人双手双脚乱晃乱摆,嘴中怪叫。那华丽的紫色衣袍随风飞扬,神秘而又魅惑。一如他那终年闪着或狡黠或痴傻笑容的诡魅双眸,“初初,本殿害怕怕,和初初娘子生不了小宝宝啦!”“你去死吧!”被某人疯言疯语给气疯的姬若初双手一丢,一把将某人给狠狠砸向不远处的池塘,转身就走。“咚——”随着一声巨响,水花飞溅。“太子殿下!”早已见怪不怪的众侍卫侍女被水花一溅,才想起各自的职责,连忙救人的救人,回屋寻找衣物的寻找衣物。一通折腾之后,侍卫好不容易将某人救上岸,却见一脚将侍卫踹飞,三不两下拨开额前的发,左右一看姬若初已走远,竟然立即号啕大哭:“来人呀,初初娘子谋杀亲夫了!本殿不依啦!”正走到回廊转角处的姬若初闻声被吓的一个踉跄,差点扭了脚:“晖太子!若非你父皇用计相逼,本宫就是死也不会再踏进你的太子府一步!所以本宫最后警告你一遍,不要随便乱叫本宫!”……简而言之,这是一位试图改变前世命运却在今世惹上装疯卖傻无良太子爷而不得不与之斗智斗勇的彪悍公主的故事。
  • 梅动雪前香梅动雪前香翊枫清|古言她,身为大将,却看着母妃国家覆灭,无力回天。她,征伐天下,却一无所有。无心争斗,无奈阴谋缠身,袭卷而来。面对讥笑羞辱,她冷面冷血。忍辱负重,只求相伴母妃,一世安宁。怎料母妃离奇丧生火海,也激起了她一颗沉寂的心。“自古无情帝王家,奈何托生于此,唯有绝心无情。”她冷冷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她只为查明真相,却不想,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更不想,竟发现了令人惊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