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追你所踪

作者:少华章
人气(0)评论(0)字数(6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卢夏把爱情给了肖玲玉,把生活给了牛雨涵,把救赎给了她……

卢夏以认真、细致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而成为所里最优秀的警察。但他刻板、倔强的性格又让人常常敬而远之。

自打遇到邻居,一个农村来的女孩,丢失了身份证,找上自己后。一系列的诡异事件接踵而来……

虚荣、漂亮的老婆突然的冷战、离婚;这一切竟然都离不开一个女人的影子。

突然失踪的女人,让他心神莫名的不安。放下所有,他走向了一条自己都不清楚的远方……

最新章节

第111章 你现在很危险,你知道么?(2020-06-22 12:32:06)

同类热门
  •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萤夏|现言在一场被设计的暗杀中,她虽侥幸活了下来,却将一名无辜的高中生牵连其中。 为掩盖身份,她决定取而代之。 从此敛其锋芒,努力让自己变得普通、再普通。 以至于全世界都以为周乔是个没爹妈疼爱的小可怜。 可只有秦匪知道,这位看似柔弱、备受欺压和霸凌的小可怜,其实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 * 她生性冷血入骨,哪怕他一路披荆斩棘而来,依旧巍然不动,直到那个矜贵的男人为了她一身是血地跪在那片泥泞里,向对方低头时,一切就此轰然倒塌。 只因为,她舍不得。 ——我爱你,以生命作证。
  • 厉总,别来无恙厉总,别来无恙末二九|现言都说十殿阎王可惹,京城厉阎王不可惹。 可余岁间非但招惹,还惹了个彻底。从此,厉阎王成了她最强的后台。 “他们都说我是你靠山,你是不是该对我表示感谢。譬如,取悦我。” “厉斯衍,你做梦!” “我会经常做这样的美梦的。在那之前,我会先取悦你。”
  • 重生娇宠:腹黑总裁,狠会爱重生娇宠:腹黑总裁,狠会爱疏影潇潇|现言上辈子,小妤实在是点背到家,谁叫她命不好,性子又软,她认了。重生归来,这该死的命运就是不肯放过她。既然无法摆脱弱小的现状,那就做一只坚强的金丝雀吧。“反正他总有一天会放手,而我总有一天会长大,那在这之前,就好好积攒实力吧”美人妤心中默念。直到那个冷酷的男人沉溺在她温柔的身体里不能自拔。“什么?你要娶我?怎么可能?上辈子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小妤一脸懵逼。“傻瓜,前世今生,我所爱的唯有你一人”腹黑的某人勾起唇角,将她拥进怀里。 实力强大,内心孤独的冰山王子爱上柔弱美丽,孤苦无依的画家小仙女。在一个政局动荡的南洋小国里,几大家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故事。 本文背景架空,请勿多过联想,谢谢
  • 二十二岁的小娇妻二十二岁的小娇妻初舞|现言这是一段而二十二岁的小娇妻,与“大叔”的甜蜜爱宠,当然这个所谓的大叔,是女主对男主的称呼,其实他们之间相差也不超过十岁……而且,这个“大叔”,还是一个公司的大总裁,所以,这又是一个傲娇大总裁和呆萌美少女的爱情……传奇?
  • 坏蛋我不爱你了坏蛋我不爱你了岳与宁夏|现言有些人注定不是自己的良人,他在你的世界出现是注定,但是两个人的相遇相知相爱皆是靠缘分
  • 顾总他戏太多多多顾总他戏太多多多几笛|现言顾锦硕:“没遇到我老婆的时候,我只是个按部就班继承家业的无趣有钱人。” 众人:知道你有钱,不要说得这么委屈的样子啊!有钱还无趣个什么鬼啊! 记者:“那遇到你老婆之后呢?” 顾锦硕:“我老婆特别旺我,有了老婆以后我就听老婆的继续当了有钱人,不过我已经不无趣了,我老婆说我挺有趣。” 众人:我们不是来吃狗粮的,我们是来听发财之道的。 记者:“大家都想了解一下,顾总裁的成功之道是什么呢?” 顾锦硕:“娶老婆,听老婆的话。” 记者:“那万一娶到的老婆是个败家娘们怎么办?” 顾锦硕:“那就努力赚钱,要在老婆败完之前赚回来,供得住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众人:尔等告退,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再也不想吃狗粮了!
  • 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方希微|现言领结婚证不到一小时,同父异母的妹妹就大着肚子就登堂入室,行,你是白莲花,你最厉害,我祝你们渣男配鸡如胶似漆。那个一直在酒吧盯着人家看的男人你过来,我有个恋爱要跟你谈谈!什么?你不谈恋爱,直接结婚,行,你敢娶,我就敢嫁,谁怕谁!只是亲爱哒,婚后的那个啥啥运动,咱们能少一点么?小腰实在吃不消。
  • 我的不老女神我的不老女神A莫珊搭奶嘎|现言“靖哥哥,靖哥哥,你就理我呗,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千纸鹤。”小女孩儿一脸的纯真,那双弯弯的如月……
  • 兜兜转转一直是你兜兜转转一直是你粑粑呀|现言一些误会,他们分手了,一些原因她离开了,但她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拥有了几个好朋友,拥有了两个宠她的哥哥,最后得来了一段属于自己的爱情
  • 红尘拂面来红尘拂面来更冰|现言傅誉向来心肠硬,即使是女人在他面前流泪,他也只会皱皱眉头,而绝不会觉得女人楚楚可怜动人,而眼前这个女人,他既不认识,也就谈不起来什么交情,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太多,他也没什么耐性留给一个陌生女人。 他往后一靠,手指在那毛茸靠枕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你……是傅情的朋友。” 舒微看了看他修长的手指,微微点了下头,虽然她跟傅情说不上真正的朋友,但此刻在这男人面前总不能说不是,除非她想马上滚出这间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