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的莫格利男孩

作者:阿如
人气(0)评论(0)字数(3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莫格利是在森林里被守林爷爷抚养长大的男孩,从小便与森林中的动物嬉戏成长。身为独立创业女性的凌煕误将莫格利带回城市,本想尽快送其回森林,不料因工作室的营销需求不得不留下莫格利。莫格利与凌熙住在了同一屋檐下,两人渐渐建立起了不一样的感情,莫格利作为人类和自然的桥梁,在凌煕的帮助下,逐渐学习与融入到现代社会生活,知道做人的道理;而凌煕在莫格利身上学到了大自然的哲学,并加入生态保护行列,拯救环境,两人互相学习,一起成长。

最新章节

第10章 爱的谎言(2020-06-22 11:20:01)

同类热门
  • 河神(古埃及历史探险小说)河神(古埃及历史探险小说)(英)韦尔博·史密斯|小说古代埃及——法老们的王国,由金子堆砌而成的国度,被贪欲击碎的传说……这是一段案耀的文明史,一段壮丽的旅途,这是英雄之间的战倒,伴随着一段不朽的爱情。 这是宏伟的、富于想象的倒说,随着一段历史的消失,一切都付于历史来评说……
  • 我的如意狼君我的如意狼君八月薇妮|小说现代女性姚月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古代的受气小媳妇,本想安于现状,但公婆苛刻寡恩、丈夫狠毒薄情,深受欺侮的她为了逃出牢笼,决心奋起抗争,终于顺利拿到了她日思夜想的见鬼的休书,成功成为史上第一个拿到休书后既不哭天抢地也不上吊自杀反而放声大笑的女人。 她本想带着弟弟开个店,安静低调地过生活,无奈美人自古多磨难,老天爷就是不遂她的愿。重回单身后,她突然变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谦谦君子苏青对她痴情不改,自命风流、权势滔天的侯爷谢敬安对她死缠烂打,无耻的前夫更是对她贼心不死。 这边厢,三个人是拿出看家本领,耍得十八般武艺,火力威猛用尽手段,可姚月娥打定主意,要对这吃人的婚姻敬而远之,做古往今来第一另类弃妇!
  • 八月桂花遍地开八月桂花遍地开徐贵祥|小说中国巨轮,乘风破浪,高歌猛进,短短六十载,已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成为人类文明史的一个伟大奇迹。中国文字,风起云涌,蒸蒸日上,流派异彩纷呈……
  • 守夜守夜(英)萨拉·沃特斯|小说孤行于战后伦敦萧索的街头,凯一身男装,漫无目的。昔日驾着救护车冲锋救世的英雄气概,已随硝烟一同消逝。供残疾人工作的蜡烛工厂里,邓肯年轻且健康无虞,却理想尽失,生活如一潭死水,直至意外访客把他带回狱中度过的战时岁月。婚姻介绍所二楼的防火平台上,相对抽烟的海伦与薇芙,每每想敞开心扉,却总是欲言又止。我们何以落得今天的模样?这是四个命运交错的伦敦人的故事,由战后的1947年,回溯至1944年,抵达一切开始的1941年。
  • 蚀茅盾|小说《蚀》包括三个略带连续性的中篇:《幻灭》、《动摇》、《追求》,以大革命前后某些小资产阶级知识青年的思想动态和生活经历为题材。
  • 娜娜娜娜(法)左拉|小说娜娜被游艺剧院经理看中,主演《金发维纳斯》获得成功,巴黎上流社会的男士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先后由银行家斯泰内和皇后侍从米法伯爵供养,成为巴黎红极一时的交际花,把追求她的男人的钱财一口口吃掉,使他们一个个破产,有的甚至命赴黄泉,而她最终也孤独病逝。
  • 欲望迷城欲望迷城邰治冶|小说《欲望迷城》讲述了:商海沉浮,潮起潮落。馨月、秋兰、晓惠,三个好姐妹,起点虽一样,终点却大相径庭。在欲望的迷城中,有人挣扎、拼搏,从身陷囹圄到炒车库、卖楼花、投资商铺,终成商界奇才,华丽蜕变;有人忍辱负重,从情感与经济的困顿中挣扎上岸,最后爱情事业双丰收;有人沉沦、迷失,从丢弃爱情、罹患重症,到官司缠身、梦幻破灭,最终以生命的代价实现灵魂的自我救赎……欲望的迷城,何去何从?不同的抉择,演绎出了不同的人生。
  • 照镜子的女人照镜子的女人谭岩|小说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王小莉变得心神不宁,变得心怀憧憬又很不自信。她有了一个超出常人的爱好,特别喜爱照镜子……
  • 离婚时代离婚时代赵凝|小说年轻漂亮的纸嫣婚后爱上了丈夫的朋友老麦,很快离开丈夫与激情洒脱的老麦住到了一起,但不久便发现老麦只适合做情人,并不是理想的丈夫,于是第三个男人出现了,然而盼来的仍然是对婚姻的失望,绝望中纸嫣跳海自杀……小说情节曲折,文笔妖艳,诡异,充满梦幻色彩,堪称一部当代浮世绘。
  • 驼村上:驼帮驼村上:驼帮邓九刚著|小说《驼村》上部《驼帮》的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女主人公戚二嫂是一位年轻寡妇,她的身份特殊在于她同时还是一个手中掌有数百峰骆驼的驼户掌柜。戚二嫂以自己北方英雄女性的秉赋与特异独立的鲜明个性,冲破世俗结扎起来的性别藩篱,进入了被男人们统治着的驼道世界。她在遭遇了失去丈夫的巨大不幸之后没有萎靡沉沦,而是勇敢地直面生活,以柔弱的女人之身经过艰苦的努力成就了事业,成为驼村第一个女性驼户掌柜。戚二嫂的爱情生活热烈奔放野气十足,令人赞叹不已。在创造了叱吒的生活的同时,戚二嫂也把自己的名字镌刻在了一代又一代贴蔑儿拜兴人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