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东西流水东西流水陈酒姑娘|古言药房内,唐知一探头探脑,同张子高撒娇:“师傅傅,我可不可以再吃一碗冰。” 张子高笑着摇摇头说:“那待会的蒸饺,鸭血粉丝,牛肉锅巴......” 唐知一:“好难选择......” 西域内,坐在龙椅上的秦纤影顿了顿手同木司庭说:“身为你的皇后,我觉得还是给你选个秀吧?” 木司庭看了看前头正在玩闹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自己怀里抱着的,“我觉得你还是再选个奶娘吧,我们再生一个。” 秦纤影:“......”流氓! 东流国内,小小的姬和同姬璟猜丁壳,姬和笑着围着母亲转,“哦~弟弟快来抓我呀~” 小小的姬璟哇的一声大哭,“母后,我不要当鬼。” 皇后捂着嘴偷笑,皇上在一旁树下看着皇后的笑颜,心里一动。 北冰国内,慕容博头疼的揉了揉眉头想着怎么把他的夫人请回家。 沈澜双看着他的小公主,递给她一只羊腿...... 十四岁的李朝暮没有跳下围墙,满院的萤火虫没有跑进眼睛里。 沐烟没有到过东流,姬和没有受过伤,苏南没有进过地主家...... 一切都是甜甜的味道!
  • 埙中歌埙中歌听水倚兰|古言当初,在梅林中,他为她奏一曲箫音,她为她跳一支清舞。 月光,雪地,红梅,玉颜,箫音,清舞。 他们醉了,跌进了彼此情意绵绵的眼波里。 她说,如果可以在一起,她会在琉璃门的绝壁上建一座小屋,窗前种满红梅,冬日里,与他倚窗看雪中红梅。 … 多年过去了,他一直苦苦追寻她的下落。 直至有一天,他在寻她的途中听见一首他们合写的那曲《雪中梅》,一曲属于他们的曲子,却从一位素不相识的杀手的土埙中吹出…
  • 重生之嫡女亲临重生之嫡女亲临楚衾染|古言她是一个在深宫漂浮半生的博弈者,野史上留不下只言片语。当经年流转,重回十三年华,当前世满盘皆输的她重新来过,用纯良皮囊下极深的城府算计,用手中的笔开出一条新路。
  • 江湖风起江湖风起猫和它的鱼|古言欢喜冤家文,群像,无虐 主要讲述四个初涉江湖的人,如何携手共进,潇潇洒洒的闯荡江湖!
  • 医妃万万岁:夜王欺上瘾医妃万万岁:夜王欺上瘾云非 |古言她本是法医特种兵,却一朝穿越成了纳兰府受人欺凌的痴傻大小姐,被指控毒死夜王的爱宠,马上要被处以极刑……想砍头?对不起,她可以剖尸证明自己的清白!想陷害?对不起,她可以手撕贱人维护自己的名誉!一段被强迫的大婚,她成为凶残暴戾的夜王王妃,被送上了专吸鲜血的残王榻上。新婚之夜,他目光炙热,却被她阻止:想“吃肉”?对不起,王爷,我们不约!他阴狠暴戾,还从未有人敢于挑战他的底线:“本王一定要睡服你,怎么当好夜王王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瑾成毓秀瑾成毓秀璧月堂|古言广阳王府郡主上京成婚,未竞却身先死。 一朝魂穿首富家的嫡女,但重生后的第一面,西陵毓就被前世的未婚夫齐王一拳打掉一颗牙。 可嘴笨的赫成瑾却安慰她说:“别难过,就当是帮你换牙了。” ====== 女主重生,不矫情,略武痴,男主“草根”翻身,1v1甜宠 (因不可抗力本书缓更,尽力保证一天一章,新书《许君不知情深浅》已发,每天早上七点更新)
  • 妖孽横行:追男十八招妖孽横行:追男十八招回忆的沙漏|古言她是朝阳国(女尊男卑)的世女一梦惊醒竟成了一个侍女?吃喝玩乐了十八载!如今竟让她看别人的脸色不说还时刻提心吊胆以免掉脑袋!她要回去!这里的男人太凶,动不动就是剜人眼睛打人板子!一点都没自家夫郎温顺!什,什么???这,这里竟然是男尊女卑的国家!她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 皇叔,等等我皇叔,等等我鱼筝|古言在遇风越陌之前,北堂静无欲无求,最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健康的身体,而遇见风越陌之后,她只想要这个男人。遇见北堂静之前,风越陌权倾朝野,冷静自持,遇见北堂静之后,他所自豪的冷静都消失殆尽。大乾朝最神秘的人便是摄政王殿下风越陌,见过他的人没有几个,有人说他面目可憎,茹毛饮血,也有人说他俊美非凡,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传言他不近女色,是个短袖。但是忽然有一天,他身边多了一个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的女孩。
  • 晚姝晚姝陌上书生|古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只是想活下去,很好很好的活下去。”他看着她,心疼,却无能为力“抱歉,你我终究不同路。”每次都总是想着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不顾一切着,最终恍然发现,自己竟然走了这么多。多年以后,她站在深宫之中,那些回忆却不过一句笑谈。半谋略文,慎入。
  • 陛下总想娶我陛下总想娶我墨岚越|古言初见时,她把他当成采花贼,狠甩一记耳光后,才知惹了腹黑狠辣的大人物。 她本是帝国臭名昭著的废柴丑女,被渣爹出卖,嫁给瘫痪失势的鬼王为妃。 废柴配残废,天下人都等着看笑话,却不料鬼王一夜病愈,夺皇位,废后宫,将这位唯一的皇后宠上了天。 天下女子皆羡慕皇后娘娘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知她正揉着酸疼的小腰怒砸某帝:“我当年只是打了你一巴掌,你至于记仇到现在,把我往死里折腾吗?” “敢打朕的脸,还一辈子是轻的。”他邪气地朝她轻勾手指,“你是自己过来,还是等朕过去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