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许你凡尘一世爱

作者:云逐溪
人气(264)评论(0)字数(4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1对1宠文】

“先生,太太接受记者采访说,她没有男朋友,一直单身。”

季凡尘阴沉着脸,淡淡开口,“把她和小布丁的亲子鉴定发到网上。”

“先生,太太说您现在不是他的老板,无权干涉她的工作。”

“把橙子乐队是我投资的证据发给她!”

“先生,太太从橙子乐队辞职,跟JO大师乐团走了。”

“让JO告诉她,他是谁请过来的?乐团是谁给他建的!”

几天以后…

许悠悠灰溜溜地站在季凡尘面前。

季凡尘:“还跑吗?”

许悠悠狠命摇头。

季凡尘:“我无权干涉你的工作?”

许悠悠小鸡啄米的点头,“有权,太有权了!”

季凡尘:“还想单身?”

许悠悠:“不想了,我想结婚,我想嫁给你!”

季凡尘勾起唇角,邪魅的看着她,一把腾空抱起“老婆好乖!我们去登记!”

同类热门
  • 春不负度春不负度甜土|现言本文描写了,七十年代的几个农村孩子的成长历程,精雕细琢劳动人民的纯朴的心灵,还有他们不屈不挠的创建精神。青春不虚度,才为不负人生
  • 宝贝过来抱宝贝过来抱木子李哇哇|现言寄住在枭昱昱家的学渣,三番五次撩拨她家哥哥,好不容易聊倒了自家哥哥,本以为可以过上甜蜜生活,缺有因为一连串变故让林啾不得不和枭昱昱分开,去和自己的青梅竹马魏巍订婚,和林啾分开的枭昱昱也因此不得不开始了追妻之路……
  • 帝国总裁的傻娇妻帝国总裁的傻娇妻紫色梦魇20|现言韶云鸢,韶氏集团千金,母亲去世,被父亲和继母所抛弃。一直以来靠自己生活。当天真傻白甜的她,遇上他们,会发生怎样的事呢?
  • 忆旧颜忆旧颜当时明月醉|现言在我们普通的生活下,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找东西是件很难的事么?那在于你找什么。一个云淡风轻又有非凡能力爱猫女,她会做什么?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我叫李旧颜,你想要找什么?
  • 追寻太阳的人追寻太阳的人释止善|现言婚前旅游中,遭到绑匪,未婚夫不幸受伤。为救男友,欠下巨款。恰逢,男友家出事。水晶被迫做了人质留下来还债。回国的男友劈腿爱上自己的女闺蜜,让水晶再一次陷入困境。而这时一个高冷禁欲的男人出现在水晶的身边,高冷男说:“不是我高冷禁欲,而是我所有的温柔只为你一个。”高冷男一直编织着温柔的情网,直到有一天水晶坠落当水晶再一次坠入情网时,相同的事件再次发生。劈腿,闺蜜···水晶又将何去何从?前世我遇见你,今生我追随你。你化身千千万万溶于我们的身体里,我寻你万万千千归于我们的灵魂里。在寻你的路上,我困苦迷茫。在寻你的路上,我历尽沧桑。在寻你的路上,我压抑疯狂。
  • 直为斩楼兰直为斩楼兰水墨淡染|现言她是京城里美丽善良的110女警……他是体检中心一位海归总裁……爱开玩笑的他因为一件公司失窍案与她相识,最终猎人变成猎物……可她却对他说:“这么些年,有个人一直在我心口幽居,我放下过天地,放下过万物,却从未放下过这个人……”他觉得她象他的茶,望之使人愉悦,闻之使人动情……茶香,却被咖啡所覆……爱他,她最终却选择远走他乡……是缥缈孤鸿影,还是泡得春茶饮……请看水墨淡染推出的力作——《直为斩楼兰》
  • 无虐不欢:老板贴身男宠无虐不欢:老板贴身男宠苗条小施|现言在繁华喧嚣的城市中,一处生意火爆的咖啡店,店里面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最出名莫过于那一排古老的名剑,有人出千万欲购之,一一被咖啡店里的铸剑师拒绝。他说这些利刃只买给有缘人,这里每一把利刃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在这个夜晚,随着一位女子的出现,一切都变了!——终于等到你啊,还好没放弃!
  • 你似轻舞踏秦而来你似轻舞踏秦而来海韵hy|现言她为寻他从大秦到二十一世纪,他已成为别人的未婚夫,更不认识她的脸,而重生后的她意外的变成了哥哥的妻子。一番曲折后,她和千年前的爱人一同来到了大秦的静谧谷,他们的故事已被写进历史的史书供世人瞻仰。她说:“我们用十天的时间去换一生一世,在这十天里只有我们的静谧谷,等十天过后你去做你的新郎,我去做我的主妇。”他说:“我情愿时间停止运转,十天变成十年,变成一生一世,变成一世纪。”当她静下心态准备在二十一世纪岁月静好时,一具秦朝女尸被挖掘出来,她手腕上的印尼手镯引起了考古教授的注意,从此她成了被猎杀的对象……
  • 莹盈一笑暖倾城莹盈一笑暖倾城九廿汐|现言大学时代的年少无知,一直暗恋着他,直到成熟后的明白事理才决定放弃。直到她放弃,他才懂得珍惜,后来经过他的一系列的告白,甜言蜜语,坑蒙拐骗,才把她牵在手上…
  • 流血的恋人流血的恋人重温琐碎|现言这个少女腹黑毒舌,但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平时卖个萌,装个无辜,骗骗别人,逗逗自己,生活惬意得不要不要的。三年前的一场意外,那个人的一只手,成了她唯一的心结。再见时,她选择抓住他的手,为了补偿,也为了赎罪。她使出十八般武艺,用尽心机,大招频放,只为了靠近他。终于待在他身边之后,她已经分不清是愧疚还是爱情了。她只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