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侯门娇宠:重生农家小辣妃作者:麋鹿
人气(0)评论(0)字数(4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成绣在侯府别院渡过了屈辱短暂的一生,临死前才知道,原来她以为的缘分,都是源于一场算计。大概是执念太深,竟然重生到了十二岁那年。醒来面对的便是偏心的祖母,奸诈的二伯,狠心的婶娘。当一个个麻烦都解决掉的时候,成绣突然发现,自己的小生意竟然越做越好。甚至再度与前世喜欢的那个影子,不期而遇。重活一世的成绣明白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云泥之别,只可惜,这一次,不放手的人,却换成了他......

最新章节

第30章 乱点鸳鸯(2020-05-23 07:08:40)

同类热门
  • 恕臣有二心恕臣有二心.连翘.|古言在一个没有便宜制造便宜也要占便宜的流氓皇帝面前,若说我没有二心,那必是假的。微博:连翘在当地算美貌且较有才/群374315650
  • 帝侵王朝女尊天下帝侵王朝女尊天下桢子君L|古言她是燕朝的五皇子,更是燕朝的新皇。他是本朝的将军,又是她的发小。权利与情义,舍取由君。多想一个午后,他能亲手为她挽起发髻,她能为她吹箫漫舞。“夜无殇将军,难道要朕扶你起来?”“无殇,朕.......”“无殇,是我啊,清澄!”“夜无殇,你别忘了,朕也是皇帝!”“那就滚回燕朝!”“无殇,你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权力的争斗,情义的牺牲。真真假假假亦真,虚虚实实实尤虚。
  • 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玖無|古言玖璃自认生性善良,人畜无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也自动打开盖…咳,邪帝逐步深入了解,拆开她原本狂莽本性。双目失明容貌尽毁,他紧握她手:“我定替你杀尽所有欺你之人!”双膝被毁如同废人,她紧握他手:“我定助你踏平天下成为强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病娇毒妃狠绝色病娇毒妃狠绝色风雨归来兮|古言别人重生,是为了复仇。 叶渺重生,却是为了生孩子! … 上一世,叶渺是被自己蠢死的。 为了一个男人,她背叛家门。 学兵法,习武艺,修得一身奇门遁甲之术,助他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最后却背上放荡之名,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当她的儿子被他亲手掐死时,她才知道,原来那一晚的男人,不是他! 含恨死去的叶渺重生在豆蔻年华,当上辈子的仇人一个个出现在她面前时。 叶渺眸光森森,笑容蚀骨。 杀! 全杀! 不过在杀光仇人前,叶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要让前世的儿子重生。 她要找到前世那一晚的男人。 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春风一度。 然后, 去夫,留子! — 平南王世子程烁,俊美邪肆,其智近妖。 没人敢在他面前耍手段。 却被个小姑娘,忽悠了一次,两次,三次... 小姑娘小小一只,又白又嫩,他舍不得掐死。 于是某日,程烁将小姑娘堵在巷子里… “敢忽悠本世子,嗯?” (女主穿越+重生,一对一双洁双宠双强。) — 风雨完结文多本,欢迎翻阅!
  • 盛世绝宠:谋倾天下盛世绝宠:谋倾天下云挽月|古言为将心上人送上王位,她不惜出卖美色。妖女,祸水,骂名接踵而至,她全不在乎。当她踏遍荆棘,倾尽一切,将王位捧到他面前时,他却拥着另一个女人坐享其成,将她弃之如敝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她一夜心思成灰。她爱他,他爱的是什么?帝业?那个女人?她偏要颠覆了他的江山,毁了他的霸业!
  • 穿越之原来你也在这里穿越之原来你也在这里林暖像风|古言夜晚。只见一个小姑娘在漆黑的大街上走动,本是热闹的街道却只有林暖一个人。“真是见鬼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林暖心中奇怪地说道。林暖突然想起妈妈早晨说“暖暖,今天是鬼节,今天不能贪玩,下午一定要回家。”
  • 换我来等你换我来等你卧云心|古言纵然缘浅,奈何情深,她痴痴等了上千年,却不知道,他从未抛弃过她。
  • 逐鹿令逐鹿令绿菱|古言钟灵俊秀的少年林清泉,一夜间遭遇惊人的惨烈变故。转眼间父母兄弟骨肉分离,他自己竟沦为杀父仇人的奴仆!失去自由与尊严,跌入最低贱的尘埃里,苟延性命,忍辱偷生。一双妙手丹青却又令他背负了神圣使命,卷入江湖中血腥残酷的争夺仇杀,手无寸铁的文弱少年身边强敌环伺,步步为营,险象环生!青梅竹马的好友展天孝的一往情深,是否能救他逃出生天?与仇人之子言丹阳的一段恩怨纠葛,又该如何了结?字字珠泪,笔笔动情,却画不出人心的诡谲险恶,写不尽世间的悲凉坎坷!只留下那断壁残垣,一处孤坟,旧事不堪回首,恩怨情仇尽化做缕缕轻烟,随风飘散,其中苦涩难言的滋味,又有谁人能解?
  • 异世恋:在21世纪拐个皇后回家异世恋:在21世纪拐个皇后回家三年等你|古言本坑比较小,是一个故事,千万不要以为三年弃文了!!!还有,本故事纯属虚拟!!!他是一国之主,却因为自己的一缕残魂穿越到了21世纪,不得不等到凤星出现,去寻找自己生命的另一半。最终,他找到了她,并且还找到了自己丢失的一缕亡魂......
  • 压寨小相公压寨小相公神之女儿|古言身扛超大刀,人称大刀王,她是山贼寨子里的大BOSS咱们老大要成亲,寨子里没有适龄男青年怎么办打劫!英俊潇洒,文武双全,他是只正义的公孔雀却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强按了洞房,各种自救,其中寄希望之一:他的马原来马儿也要谈恋爱,耽误了报信的时间,因它回家的路上,遇上了它的真爱,得知真相的他啐了一口,重色轻主,真是有马性没人性的家伙!本文有点欢脱无厘头,不喜勿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