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权臣家有神医妻

作者:昭昭
人气(135)评论(0)字数(16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句话简介:诈死一时爽,挽妻火葬场!!!

——————————

当初闻人萱嫁给薛亭裕,

多年相处,她将他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正值她十五岁之际,他却骤然猝死——

后来,她发现他还活着,她被一颗“假死药”给骗了,

前世专为医学而生,今生乃是术业鬼才,竟然——

是她学艺不精,忍了,总有一天,什么把戏在她眼里都是浮云!

只是那男人,诈死骗她,更是将自己弄得半死不活,

一向佛系的她,彻底炸了,阴测测的表示:说,你要怎么死?

于是本姓魏的某人,水深火热的日子开始了,被惹毛的媳妇儿真心不好哄!

加上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引来靠山无数,

阻碍他挽妻之路不算,还有混蛋要跟他抢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后来,名震朝野,流传千古的魏大人,在外怼天怼地,在家依旧怂的一逼!

——魏亭裕,呵呵,位高权重深得皇恩又如何,惧内,男人之耻!

——魏亭裕,俊秀无双宠妻无度,简直就是最完美夫婿,想嫁!

最新章节

第61章 【060】相隔不远有个魏亭裕(2020-05-16 17:13:02)

同类热门
  • 反叛残妻反叛残妻宿土|古言古昔蹉跎,前世不瞑后世雕琢。杀人偿命,何况是血亲,萧娄惨遭五雷轰顶而死。魂转异世楚西,附身残破身躯,音哑且盲。再次横遭家变,无能独善其身。她心野,性狂,识实务度时局却一味给掌权人卖命。世人皆当她痴于武,不善权术。她只笑言,脑子不够好,再泥足深陷权欲中,不是找死。她甘愿做谋权者手中的刃,他们的棋子,被操控利用。世人迷糊,她再次笑说,棋中生主,何不当她是以武谋权,韬光养晦。(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尽哀歌尽哀歌娘娘想养猫|古言【宫斗】【大女主】【爽文】【不悲!!!】 ———————————— “她可怜么? 可我们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啊。” ———————————— 题外话:来自一个小白写手的哭嚎。 这并不是一个悲文,只是女主叫楚哀而已。所以叫尽哀歌。 这是一个宫斗复仇文,男人都不重要。 康康孩子吧,有缘点开的你说不定就会喜欢了呢~~~
  • 少倾:魅惑至邪少倾:魅惑至邪夜曦陌|古言在xx学校,五名少女夜半三更的去挖树巢,被不明生物投中穿越,得知这竟是女尊王朝,知道真相的他们眼泪掉下来!殊不知在不远处,一个雪白的身影屹立在云层深处俯视着这一切。。
  • 暮雨成烟暮雨成烟楚沫烟|古言褪去那天真无邪,摘下那娇气蛮横,她是死了,还是活了?上一辈的恩恩怨怨,是谁的情仇?仙仙魔魔,正正邪邪,又是谁的执念?生有何畏,死又何惧?只要是你,只要有你,只要为你,就已经足矣。统一四国,统领六界,叱诧风云;平平淡淡,四处历练,隐居避世。紧紧握着你的手,地狱都是天堂······
  • 倾城帝后倾城帝后黎初夏|古言他说“月儿,你是就我的天下,此生不负卿”他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说“月儿,待我功成名就时,娶你可好”他还说“天下为娉,十里红装,嫁给我可好”他说的不动听,她听的却心动她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生亦不负卿”
  • 仙狐缘:天才傲世毒医仙狐缘:天才傲世毒医笛莲|古言她,是现代暗黑组织的皇牌杀手外任炼丹毒医,却因一个梦境穿越成为废材小姐?看她怎样斩妖除魔,集齐五大神王兽,顺手牵来个王爷做驸马,与她共同闯天下!
  • 姑射辞姑射辞怀鱼有酒|古言她本是皇朝王姬,又是生长在漠北寒冬里为着生存恣意奋力的野草。在最寒冷的温度里遇上了让她一往情深的那个人,从此银河用月色作饵,晚风为杆,她只想做他眼底的星光。 当那段不堪的过往揭示在她的眼前,从此刺骨的寒风已成了人间里的奢侈,算计、利用、步步紧逼,倾心相与到复杂犹豫,她一步步的走完路途,也从他眼底的星光看向了暗淡的星河。 岁末将至,敬颂冬绥,煮酒温茶,满饮此杯,敬这满地杨花,一地狼藉;敬那曾经里过往的岁月。想来那时并不懂,如今回首看看,那种心中涩涩的感觉竟就已是人间情爱的一种。 值得舍命,那般奢侈。 “我一向认为你是命运馈赠给我的礼物,万千星河不及耀眼,却原来一滴一点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匆忙走过的彼岸,”他说“我原来只希望你,幸福。”
  • 神医王妃斗邪王神医王妃斗邪王凝雪鸢|古言她是素衣纤手,救治天下黎民百姓的蝶衣仙子;她是秉性乖张,精灵鬼怪的灵悦山庄大小姐;她是众星捧月,风采绝然的青楼名伶,她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丰神俊朗,权倾天下的逍遥侯。一袭紫衣,铅华尽染,繁华散尽,乱了谁的心,扰了谁的梦,惊了谁的情······
  • 锁爱成婚:娘子不好欺锁爱成婚:娘子不好欺素冠|古言欲嫁良人却被妹妹陷害,重生后再遇他,是缘份还是巧合?身份的更换,让她看清人情恩怨,是福还是祸?谪女重生为庶女,身份何止掉了百倍,有苦说不出的她被曾经的生母沉湖,被救后遭遇某君死缠烂打。她觉得如果自己还是大小姐,那定然不会这么窝囊。然而她原本要嫁的良人不正是他。他,面善心黑,她又怎会是他的对手。既然早已认定她,又怎会让她逃脱。
  • 穿书之没心没肺穿书之没心没肺挽月小朋友|古言顾西西穿书了……成了书中的女配,远离男主,远离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