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重生成狐狸了

作者:单双的单
人气(0)评论(0)字数(2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很悲催的被推下楼梯嗝屁了,麻蛋……他连个女朋友都还没有交过啊!!!

一觉醒来,它变成了一直狐狸,还是一直刚死了亲妈的奶狐狸,为了生存,他生生改变猎物狐狸吃肉这个事实,变成了一直吃素的狐狸"(?Д?*)

白木一直知道自己很倒霉,可怎么也没想到他都变成狐狸了还那么倒霉,瞧瞧其他狐狸一个个身姿矫健生的美美哒,到了他这里就是笨手笨脚身体胖胖哒……

他发誓,他连跟一只兔子抢萝卜都没有抢过,尼玛绝对没有沾一点儿荤腥啊,所以这一身膘究竟是怎么来的。

更倒霉的是……它被一只比老虎还大的狼抓了……

从此,胖狐狸和一只狼在山林里过上了种种田打打猎的悠闲生活。

最新章节

第49章 (2020-05-12 16:19:46)

同类热门
  • 好想跟他谈恋爱好想跟他谈恋爱万安叔|纯爱[本文1v1,甜甜甜] 无意间开发的恋爱游戏,没想到竟然被全民追捧。 计简仁看到这个成绩后,表示心中蛋定的一批,转身紧紧的抱着自己计算机‘老婆’不撒手。 然而在这场火热的恋爱网游风波中,竟然引来地主家的傻儿子全款大力赞助。 金主爸爸,不是说好有恋爱恐惧症的吗? 为什么会突然牵住他的手,跟他告白? 阴靳茂:计先生,恋爱吗? 计简仁:抱歉,我的计算机老婆,不会同意我们恋爱的! 金主赞助商×呆板程序员 安利新书《我为渣男守寡的第三年》 《闪穿之公子有颜》欢迎来看鸭~~~
  • 今夜别敲门今夜别敲门本教三流|纯爱魏坤十八岁生日那天,出了一场车祸,过后发现自己竟然莫名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惊魂未定的他在网上联系了一位名为洛相生的阴阳术师,他们又会遇到怎样离奇诡异的事情呢?敬请期待。
  • 我在梦里点蜡烛我在梦里点蜡烛温袄|纯爱陈酣陷入了梦境中无法苏醒,而梦中的世界则千奇百怪:血腥的挖眼案凶手究竟是何人?桥边的女鬼又为何对梦中的村民痛下杀手,她究竟在等待何人归来? 只有抓住真相钥匙的人才有资格活到最后,并且进入下一个世界。 那么…… 顾桒:我重生于你体内,愿与你共生死。 长相风流x厌世丧系
  • 与君共华年与君共华年笔间流年1|纯爱(免费,短篇) 少年无忧,无忧少年。 是的,这个是欠孙无忧的番外。 你想守护的,我替你守护。 若一切重来,我只想护你一世平安。
  • 有谁更赋惊鸿有谁更赋惊鸿孙珑瑜|纯爱因为你,我不愿归去。 百赋X天虞 —— 中间小虐 —— 天道无情,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可若赴死能救你回来,我也甘之如饴。 只愿你莫误解我,莫讨厌我,莫觉得我不可救药,身陷魔障。 我就还能归来 —— 完结短篇《失业后依然有人要养我》《沙雕又梦游到我家了》《相思甚了期》 完结长篇《教练太直怎么破》 长篇《高冷一去不复返》连载中(??ω??)?? —— 别看封面不吸引人,我亲自做的呢,哼φ(* ̄0 ̄)
  • 快穿之坑货系统你等着快穿之坑货系统你等着宫小曦|纯爱这是一个宿主看上系统主神而穿越各位面做任务拿积分的故事……一万积分,成为系统世界无所不能的神! 《学渣变学神》____【叮……黑化度+5,现有黑化度一百,攻略对象已黑化,请宿主珍爱生命。】 《惊鸿一瞥》____一来就让我带头封印了魔皇,后面你特么又让我给他放出来?破统,生怕他弄不死我是吧? 《绝世一舞芳菲尽》____他一袭红衣夺尽所有美好,翩跹舞姿敛尽世间芳华。绝世一舞,尽了芳菲。 …… 【月中仙冷情主神and皮上天毒舌宿主,你值得拥有。】 【古代现代位面比例3:1。】 各种男神齐驾到:黑化总裁,反派魔皇,曲江名妓,温柔病娇,深海大鱼……应有尽有,欢迎入坑~~(PS:此坑颇深,进者容易,出者难,慎入!!) 读者群看这里:782974472
  • 先生是年少的欢喜先生是年少的欢喜凤簪木钗|纯爱什么都有的人,就很难体会到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 荒唐快穿荒唐快穿SY23|纯爱皇唐有一天莫名其妙被一个自称系统的东西找上,于是开始了他苦逼的快穿之旅,系统秉承着神助攻的态度帮助宿主摆脱可怜的单身生活,系统绝对没有看戏的成分,它可是个好的系统,系统之王!233~
  • 亲爱的冬萱亲爱的冬萱夏小爱的爱|纯爱. 夏宁:十岁见你第一眼,我就想要保护你一生! 冬萱:什么鬼,我来你家是要报复你的,你这心态让我好为难。 夏宁:我萱虐我千百遍,我待我萱如初恋。 冬萱:这是你说的啊,我先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 能不能管管他能不能管管他莫斯的娃娃|纯爱周一周四晚10点准时更新,无特殊情况绝不断更。 奇怪,这太奇怪了,明明就是一个清冷如水的人,放在人群里绝不会被人注意到,(同学们:那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吧。)为什么自己的眼睛偏偏就离不开他了呢?想逗他,想看他脸上有不一样的表情。他只知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什么时候小栀子也能扰乱自己的心了。 顾凡:完蛋了,我病态了! 唐逸栀人如其名,清清冷冷,与同学们的关系并不十分热络,可这依然抵挡不住那个叫顾凡的骚扰,时时刻刻盯着自己到底是要干嘛,你的题做了吗? 唐逸栀:能不能管管他!(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