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傅少又双叒叕傲娇了作者:薄野.
人气(21)评论(0)字数(2.5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绝壁是宠文!男女主双洁!]世家子中数傅少最清冷寡淡,同时也是最凉薄的。苏卿走了,被那个无情冷漠的男人赶出帝都,不仅如此他还封了她所有的去路。这个冷傲的男人曾经以为苏卿没有他,就会活不下去,可现实很快实实地给了他一巴掌。傅瑾言利用苏卿妈妈住院的原因,盘算着他的计划,三年后,当苏卿过来时,打白莲,虐渣渣,只手遮天成为傅少心里的宝。

当苏卿以为她应该狠狠报复他,让他尝尝失去的滋味的时候,发现男人早已捧上他的所有连同一颗心给了她。

“傅瑾言,我要轰炸你的集团!”

傅瑾言:“给你了,另外,我把自己也给你!”

[剧场一]当某渣渣泼她一身水时,在一旁的哥哥刚想脱下外套挡住时,男人信步走来,反身吻起她来,一脚把那渣渣踹到地上,温柔地说:“媳妇儿,没事吧?”随即看向那渣渣,他冷眼一睨,沉愠脸色,“傅太太也是你能泼的?哪个公司的?雪藏!”在傅少怀里的苏卿:富太太是什么鬼?

同类热门
  • 忘忧槐荫忘忧槐荫忘忧槐荫|现言一位女孩来到这个世界,从小陷入痛苦,每天泪水滑落。在自己的毕业前以仇恨来面对别人,别人所看到却是她的伪装,却不知她的背后是怎么样的…………
  • 部落静语部落静语放文|现言百日猫王为人,百日之期寻夫君,否则魂飞魄散。有前世纠葛的平民王子星子,今世疼爱她的商业精英范西门,哪一个能打动她?前世司命至交的身份,让众多仙神怪力闻风而来,只为得到她的一句心甘情愿的祝福。也为她惹来不少麻烦。而夜间不能成人形的她,却摆脱不了。赛龙女,猫王妙妙的宿敌,与星子和范西门有切不断的联系,与她的摩擦让妙妙身不由己的陷入感情漩涡。李翔,狐妃却因为个人私欲,前方百计要找到妙妙,……妙妙到底奇妙在哪?她命运如何?更新较慢,请海涵。
  • 月擎之恋月擎之恋世长辞|现言两年前,他突然离开,彻底的从她的世界消失。两年后,他又出现,是国际顶级集团的总裁。他们又将碰出怎样的火花~~敬请期待!!
  • 一路有你:高冷少女穷追爱一路有你:高冷少女穷追爱漫妮01|现言有人说拒绝失去的最好方法就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拥有。那么,如果从一开始我没有喜欢上你呢?......五年前,他不告而别,五年后,他又华丽归来......“做我的好朋友吧,唯一的好朋友...”呵呵,朋友,仅仅朋友是吗?......
  • 恶少逼婚:女人乖乖让我爱恶少逼婚:女人乖乖让我爱叶子心|现言仲轩漠是云阳城赫赫有名的权贵,内敛深沉,强悍凌厉,却没想到在个街头小巷被一个女人给壁咚了,还夺走了守了二十八年的初吻?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她,然后呢?狠狠的吻回来。再次相遇,他们同时失恋,他把她给胸咚了,将手中的戒指套在了她手上,“女人,你要对我负责!”OMG的,那么多大总裁滚了床单都不负责的,她就这么轻轻的吻了一下,要负什么责啊?“这位先生,你是侏罗纪世界出来的?”某男挑着略带深意的唇角,“是啊,你最好不要惹恼一只大型猛兽,否则后果……”怀中女人脸色立马变了,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你有病!”“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领证去。”他极尽所能的爱她,疼她,宠她,只因为她是他的老婆!
  • 戒掉戒掉三月云|现言还记得最爱的是什么,最讨厌的是什么么?你最爱的是否已经离你而去,你所讨厌的是否还在和你纠缠不清?当然,如果你能够戒掉所谓的所谓,那你,没什么值得怕的了。
  • 等到花开潋滟时等到花开潋滟时弥止|现言他,肆意张扬,桀骜不羁,看似玩世不恭,其实最是谨小慎微,看似薄情寡义,却是最在乎感情,看似随性散漫,却是有着许多的不得已。 她,死而复生,却重生到了一个五岁小女孩的身体里,从对这个世界的陌生到渐渐适应。她重拾了世间的温情,渐渐愿意敞开心扉,相信人心。 一段前所未有的感情,一个充满悲欢离合的故事,因为她与他的相遇,从此红绳牵起,纠缠不休。
  • 心之神往心之神往星星李飞|现言通过叙述一位女性自我成长的心路历程,阐述了自我认识在人生中的重要性,指出了一个人建设自己的精神世界的重要性,说明了自我认识是人生获得真正的幸福快乐的源泉
  • 鹿晗少爷宠爆未婚妻鹿晗少爷宠爆未婚妻琳可爱|现言“苏韵雪”某男把苏韵雪直接壁咚在墙上。“作甚?”“你胆子肥了?竟敢公然调戏男的!”“都说了,那不是调戏了那是礼貌的问好OK?”“家规第一条不准跟陌生男人说话”“我没有!”“第二条不许跟老公顶嘴”“……”阿西吧,妈卖批。“第三条不许背地里说你老公我的坏话”“为毛啊?这些个家规都是你自己定的,我一点好处都讨不到”“那你还想加几条家规?”“第一条,你不许勾搭除我以外的女人”“嗯。”“第二条,我说的话都是对的你必须无条件遵守”“嗯哼”“最后一条,不许一言不合就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行!我反对!”“反对无效!!凡是触犯以上三条家规的,都给我跪键盘去!”某男:“……”
  • 隐婚溺爱:总裁轻点爱隐婚溺爱:总裁轻点爱南辞凉夏|现言“老公,我想要……”某女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噢,老婆,原来你想要了啊,早说嘛。”某男邪魅一笑,翻身而上。柳瓷樱欲哭无泪:老公我其实是想说我肚子饿了想要去吃饭而已。第二天,柳瓷樱:“该死的,顾希澈,你今天晚上给我去睡书房。”顾希澈邪笑:“好啊,老婆,我们还没在书房试过呢。”——人前他一手遮天,人后他夜夜索欢,对自己的老婆,集千万溺宠。(本文是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