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幽深沉寂若深流静水

作者:匪故我思
人气(42)评论(0)字数(3.9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说何必。】当一颗真心放在她面前时,并索取她的真心。他说,“小桀,你相信我,这次我定不弃你。”可是,她却忍拒绝,她说,“山色有情,浓淡自知。”如有春风过境,谁心上万物复苏?他说,“小桀,我分明不输于墨昱,你为什么不肯多看我一眼?”当一切都如他所愿,计划一步步的成功,一切都再次摆在他面前时,真心,真的不会被辜负吗?

同类热门
  • 赠君寒梅予以傲骨赠君寒梅予以傲骨顾佳萱|古言她嫁给他时,她就是整个炎明最幸福的女人。她身份显贵,父亲是当朝丞相,她是丞相府唯一的嫡女,太后是她的亲姨母,叶将军是她亲舅舅…… 他位高权重,父亲是先皇的弟弟,因为先皇挡箭而死,母亲是太师府的独女,皇帝待他如亲兄弟…… 什么?女二是穿越之魂!淡定,不要慌~穿越之魂又怎么了,反正没带脑子,我管你是穿越还是重生! 男二长的特别好看,而且脾气特别好。我…我可以!(一巴掌呼过去)姐妹,男主他不香吗?他是丑还是咋?就他那脾气,他在女主面前有脾气?(好的,我错了,男二就该孤家寡人)
  • 一世圣名一世圣名念初LSB|古言她,圣灵大陆的最强女王,却被最好朋友的逼迫下吃下了散灵丹,散尽了灵力,穿越到了现代荀潆洄的身上。他,光明神殿的少殿主,是天下最完美的男子,是世间所有女子的情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他相遇了,从此便忘不掉了,再次相见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山樵画苑山樵画苑林家小米|古言耽美,两个年轻人因为山水画而结缘,因为生性的洒脱而彼此欣赏,因为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而相知相恋。 PS:《山樵画苑》原是一本同人文,只是作者更希望这是一本独立于同人外的故事,故将其中的同人部分修改掉了。因太爱此文心境,又苦于忘记别处账号,故搬来云起。
  • 地狱嫡女归来地狱嫡女归来八月的羊|古言世间每个有光的地方都会有黑暗,要想不被吞噬,就只有化身黑暗 当一个愚昧的大小姐再次从地狱归来时,手里必定拿着收割人命的廉刀 复仇开始了 当年背信弃义之人,你们准备好被黑暗吞噬了吗 不着急,你们一定要坚持久一点,要多受一点折磨 神挡杀神,佛阻弑佛 什么是善良?什么是忍让? 这一世要得是血债血偿 踏出地狱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举起镰刀的准备了,你们呢?
  • 特工傻妃不争宠特工傻妃不争宠水云行|古言首席特工白罗刹,被一把上古宝剑带到了古代,成了左相府人人厌恶的懦弱,呆傻嫡女。? 一纸诏书,一场赐婚。本该是太子妃的她却被赐婚给了战王。? 懦弱嫡女配战神王爷,两个截然相反性格的人,似乎注定了她的悲惨命运。? 世人皆:叹息。却不知此女已换人 大婚之夜,被陌生男子夺去清白,被小妾陷害冠上私奔的臭名,看她如何逢凶化吉——? 战王府中,侧妃掌权,小妾横行,没人把她这个胆小懦弱的呆傻正妃放在眼中,也好,她倒落个清净,她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战王的美妾们一个个的挤着上门抢着被她玩弄!!? 这可不能怪她。反正这个王妃她也不想当,如果那个战王识相,就赶快给她休书一封,也好过战王府鸡飞狗跳女人叫。? 为了寻找那把能穿回去的上古宝剑,她使尽浑身解数—— 当从不敢在世人面前抬起头的懦弱嫡女抬起头时,犀利如剑的眸子,倾国倾城的容颜,必定让天下一震,更会让某些人悔的肠子都青了——? 且看特工嫡女,如何化身软绵绵腹黑战王妃,谱写一段盛世传奇。? 本文男主强大,女主扮猪吃老虎,强强对决,男女主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喜欢腹黑文,宠文,搞笑文,爽文,宫斗文的亲们一定要收藏哦!? 水儿不胜感激,^__*)嘻嘻
  • 一曲话寒殇一曲话寒殇北暮孤橙|古言一夜之间,她成了众人眼里满含心机的妖女,所有人都变了一副嘴脸,之前好友全部面无表情站的远远的,唯恐牵扯到自己身上。 “妖女!” “听说她娘也是妖人,十几年前被处决了,今天她果然显出原形了!” “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只会危害苍生。” “表面上一副清纯样子,背地里心机这么重!和她娘一样该死!” “滚出去,云灵留不得这种人,简直玷污了名声!” …… 殇哥,你在哪里?她对这里心灰意冷,心中只挂念她的殇哥。 于是,在众人唾弃声中,她离去。 可是,外面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她成为叛徒自己粘上去…… 那一剑刺得心寒…… 已经死过一次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不得不出去,我可以再死一次,但是我要带上他们一起死,这是他们十几年前欠我的,我一定要讨回来!” 求支持,求订阅,求票票!
  • 大胆狗奴才大胆狗奴才阳光夏陈陈|古言二十一世纪少女穿越古代,为亲情报仇,不得不女扮男装潜往北辰府寻找证据,和他开启奇幻爱情之旅。传闻他厌恶女人,只要碰了他一根头发都能把人给手剁了……他能否发现她是小女人?会因此把她就地决,剁成八块,直接拿去喂狗???
  • 恶皇的专属:皇后大人你在上恶皇的专属:皇后大人你在上水凝烟|古言玉貌花容,云英替嫁,本想安身立命寻求安稳,奈何后宫从来就不是能置身事外之地。本想如履薄冰度过残生,却谁知自己早已是他人局中之人。几番风雨生死后,她阴阴冷笑,我本想做一棵墙角不知名的小草,是你们将我逼上这权势巅峰……既然皇帝的宠爱可以护得我周全自身,争来又何妨?那看似温情的眼神,和宠极一时的风光,在自己陷入深情后,才渐渐看轻一切是假……原来,帝王根本无心。满地尸骨上,是她的尊崇荣光;然而对着那满地清魂,残花似雪,她却辩不清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血腥白骨中,她分明记得那时朝霞初升,香风轻拂,他笑着挽着她的手指天而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执漓书执漓书黄粱亦梦|古言这一别两载,红线相猜,奈何曲终怨人隘;这两意三心,月下柔情,奈何相隔见远影;这三妻四妾,笛箫齐乐,奈何花开花又谢;这四书五经,琴瑟和鸣,奈何江山执素锦;这五音六律,潇潇暮雨,奈何残风打柳絮;这六欲七情,前世宿命,奈何一曲相思引;这七零八落,国破山河,奈何铁马对金戈;这八街九陌,酒闲愁佐,奈何月老红绳错;这九妄十言,青灯黄卷,奈何醉卧桃花笺;这十问百答,执棋厮杀,奈何谁任秋风飒;这百转千回,落棋无悔,奈何君影犹为归。
  • 魅颜魅颜不外云云|古言她一分为二一个冰冷如魅一个温暖如妖当前世被唤醒魅的力量复苏一切邪恶将随着浮出。要回到一个人两个人必要消散其一只有你,愿意成全别人只有你,笨的什么都不要。佛祖,你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