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梦想与疯狂作者:周梅森
人气(8)评论(0)字数(3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三个典型人物:孙和平、杨柳、刘必定的精彩亮相,使这部惊心动魄又光怪陆离的长篇小说,下面接触了中国变革中的一系列敏感问题:国家发展和社会正义的博弈,各种社会力量(能量)在利益和精神两个层面上的博弈,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融合与博弈,财富欲望与道德坚守的博弈,给读者呈现出一幕幕既陌生又熟悉,既勾心斗角又波澜壮阔的深度现实场景。

最新章节

第63章 (2019-09-24 17:38:48)

同类热门
  • 一千零一夜一千零一夜狄保法|小说本书内容极其丰富多彩,包括了爱情故事、冒险故事、幻想故事、伦理故事、骗子故事、寓言故事、教诲故事等。人物不但有神魔精灵,还有帝王将相、王公贵族、商贾渔夫、裁缝僧人、奴隶婢女、艺人工匠等,这些故事和人物,从不同的侧面体现了阿拉伯民族对美好事物的热烈向往和执著追求。为了方便读者阅读,我们从《世界文学名著典藏:一千零一夜(选译本)》卷帙浩繁的故事中精选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阿拉丁神灯》等十一篇最著名的故事,以期读者从中窥一斑而知全豹。
  • 案藏玄机之旧梦疑踪案藏玄机之旧梦疑踪费克申|小说三十年前,偏远山村一桩灭门悬案惨绝人寰……三十年后,一通恐吓电话,竟牵出一桩桩离奇命……企业负责人、落魄画家、退休老警察,为何相继被杀?一具无头男尸神秘出现,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死者是谁?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案中案,谜中谜,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命案,该从何查起?而命案的背后,有隐藏着怎样的悲凉真相?
  • 猫生十年猫生十年赵玉皎|小说我是一只老猫,来到这个世上已满十载,十年的生命,留给我的只是一段段记忆,像漂浮在时间大海上的小小岛屿我从千丈的幽暗潭底艰难上溯,去寻觅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微光。这是一只老猫的自述,它跟中的芸芸众生定会有所不同,它体验的人生百态也许发人深省,我们不妨停下脚步,听听老猫阿赳讲述的人生故事。
  • 小妇人罗曼史小妇人罗曼史(俄)阿尔志跋绥夫|小说阿尔志跋绥夫中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其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帕沙·图马诺夫》和让其声名鹊起的《兰德之死》。从这部小说集可以看出“自杀”是其小说创作的一大主题,死亡也几乎是他长篇和中篇小说的主角。与之相随的是,主人公往往陷入疲惫不堪的孤独和无意义的绝望中。阿尔志跋绥夫就向人们展示其主要的创作特点和风格,即表达“纯粹个人的体验”和自己独特的个性,“因为这种个性既博大又丰富”。
  • 山里山外山里山外章斐|小说小说通过主人公柳成林的生活和情感经历,反映了城市打工者的工作、生活、学习和追求,展示了改革开放后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及当今农村、农民的生活状态,揭示了广大农村落后的面貌及根源。
  • 2001年大学生最佳小说2001年大学生最佳小说肖飞;徐强|小说本书是校园文学年选系列中的2001年大学生最佳小说分册。书中收录了2001年中大学生创作的小说精品。这些作品内容丰富,文笔精妙,构思精巧,充满着浓郁的校园风情,展示了当代校园文学的创作成果,颇值得一读。
  • 大清一品大清一品张军|小说窦光鼐在清朝的政坛沉浮,让您从一个高官的角度高屋建瓴地了解政坛,读懂政坛;让您以一个全新的视角审视两百年前清朝社会的波云诡谲,带您走人一个更真实更透彻的清朝官场世界。
  • 刀疤刀疤樊健军|小说七刀是九曲巷的英雄,他凭了一双手和一具五尺长的躯干,二十三岁便做了义宁州城的大哥,州城里九井十八巷的小弟小妹都狗儿样听命于他。七刀住在九曲巷的深处,第九曲的底部。七刀每天必到州城里转上一圈,上午九点出发,午夜两点回来,风雨无阻,天天如此。出巷的时候,七刀身边常追着四个人,走在左边的是九刀和左嘴,走在右边的是菜牛和白狐狸,七刀裸了上身走在中间。九刀和菜牛本来紧挨着七刀的,偏又空出了一截距离,七刀虽说个子不高,但大哥的做派却让这三两脚猫步的空隙托了出来。
  • 与寂寞有染·呐喊与寂寞有染·呐喊叶明影|小说徐明、老叶、老孟三个人是朋友。因为莫名其妙的误会,徐明和妻子许俏离婚了。他自愿把财产及女儿分给了妻子,再次白手创业。本以为生活就此归于平静,但在某一天,他看到前妻与她的前男友偎依在一起...老孟经老叶介绍,和一位年轻的大学女教师产生了恋情。这段突如其来的爱情,让昏昏噩噩的老孟变了一个人,他不顾一切地上进起来。当他看到自己的好友徐明出现在女友的房内时,他惊呆了...老叶在商场成功后,便退家养病,以写作为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徐明意外发现老叶的重要秘密:他得了严重的肝硬化,生命濒临绝境。不久,老叶突然人间蒸发……
  • 湘西鬼事档案:赶尸客栈2湘西鬼事档案:赶尸客栈2凝眸七弦伤|小说赶尸客栈2讲述了传说中详细赶尸匠的故事。赶尸客栈2中赶尸人将“死尸”或“死人”称为“喜神”(湘西话死人的谐音)。每次赶尸前,“先生”都要作法——设坛、点香、烧纸,“处理”过的尸体,才可以出发上路。“先生”每摇一下铃,尸队就向前慢慢地走一步,赶尸走的都是人迹罕至的荒野小径,每当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就要找一个专为赶尸人服务的小旅店,打尖休息。这些小旅店无一例外大门都是向内开的,而且门都是厚重的、上了黑漆的木质大门。这门背后,就是尸体靠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