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最强校园女神

作者:洛离茗
人气(260266)评论(0)字数(114万)评分(0)收藏(3)连载

【校园杀手】【女强男强】【打脸虐渣】 她,是K.E的招牌杀手,血祭内部研究出来的最完美的杀人武器,代号白泽,曰神兽之王!

集一身风华,气质清冷,容颜倾倒众生!

而他,是全球金融榜排行第一的尹氏继承人,俊美如斯不近女色,杀伐果断,睥睨世间!

她名唤迟铭。

他名唤尹冥煜。

当精致绝美的少女霸气回归外界开启复仇之路时,清冷矜贵的少年卸去了那身淡漠,执起她的柔荑,一路为她保驾护航!

同类热门
  • 废柴作家是个恋爱鬼才废柴作家是个恋爱鬼才fermer|现言她,是一个三流言情小写手,靠着微薄的稿费追着最贵的星 他,是个无脑龙傲天作家,怀揣着梦想来到北京,合租。 他们,都是废柴的苦逼写手。 刷着对方被盗的书还一边鼓励对方写的不错的魔幻日常,他们在一起又是什么骚操作?
  • 夕瞻止岑蝶夕瞻止岑蝶素面墨鸦|现言烽火狼烟的时代,一纸家书抵万金。而太平盛世,八年的相伴,却也是咫尺天涯。他是走过所有黑暗的人,他爱她,是他的事。她是看过所有故事的人,她爱他,也只是她的事。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我们何必要相识一场我们何必要相识一场小奶勋|现言这部小说是独创的里面有很多关于明星的名字但不是现实请大家阅读时不要误会因为作者君是个追星族只是想写部小说来满足一下自己嘻嘻~
  • 静夜奇谈之莫伤离静夜奇谈之莫伤离绿染蝶衣|现言他极为神秘,行踪杳然,却又会随时出现在各地,总是于危难中解救世人,于困境中施以援手,所有得到过他救助的人,都对他感恩戴德奉若神明崇拜敬仰,而所有的媒体都想得到他的第一手资料,拍到他最清晰的身影,奈何他总是高高在上来去如风,没人能真正看清楚他,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来自哪里,为何要救助世人……这个女孩儿,属于这世上极为稀有的族群,遁迹于闹市,却不惯问世事,身处复杂社会,却始终缥缈出尘,外表柔弱,性格柔顺,目光如水般柔软,语声如细雨般轻柔,少言寡语,与人无争,温柔得让人心化,这样的女子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可是如果一旦出现,那就真是可遇而不可求……花开凡尘,星子婆娑,千年万年,只为这一世的相逢,从此你坠入我心,而我以暗香萦绕你终生……
  • 顾先生你的小可爱已送达顾先生你的小可爱已送达苜梓柒|现言郁梓柒和暗恋的男神结婚了? 顾浩初只是宠个妻而已。 (女主不傻白甜,男主不霸道总裁,只是稀松平常的小事,架空文。)
  • EXO之陪我一辈子EXO之陪我一辈子夜凌薇|现言我的冷都病是不是被你带跑了!不管你是千彤奇还是若冰,你都是我的!——吴亦凡喂!傻丫头你累不累啊!别逞强了!待你长发及腰傻丫头我娶你可好——鹿晗笨蛋!谁允许你哭?你应该把地址留下,不然我怎么把我的心寄到你哪去啊——吴世勋喂!姓千的,是谁允许你闯进我的世界的?又是谁允许你随便离开的?——黄子韬你是童话般的天使所以我放你走,给你自由,但我会一直守护你——张艺兴嘴角的微微向上,是怎样的?不是吧?千同学!你把我的笑带走了——朴灿烈你嫌我吵,我就去告你告你伤害纯真少年心——边伯贤“外星人”已经回不去那个星球咯!因为那个星球没有你,回去也没有意义——金钟仁
  • 我的双面总裁我的双面总裁林镜玄|现言高考前夕碰上个疯子。五年后再次落入恶魔之手,她只想逃,却意外发现他的秘密……“我曾经患过人格分裂,不过现在已经痊愈了。”“我管你人格分裂还是精神病,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秦深,你休想再纠缠我!”她拼尽全力要逃脱,命运却一次次将他们捆绑在一起。“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他摁灭烟头,双眸猩红,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与她鼻尖相抵:“沈尽欢,你好样的,居然将我秦深的儿子藏了五年!”
  • 亿万老公不好惹亿万老公不好惹刹那缘起|现言他是身家千亿的顶级土豪,拥有令人目眩神迷的酒店王国,更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的冰山大boss,没想到却因为一次处心积虑的阴谋,被个不知哪儿里冒出来的野丫头给算计了。
  • 盛夏绽放盛夏绽放木芙蓉1980|现言她,叫盛夏。 重活一生,她不再是柔弱的温室小花,她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然,生命中意外的出现了跨越前世今生为爱而来的他。 他,叫谭峥。 金字塔尖的他,疏离冷淡,传言不近女色,却独宠她一人,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捧在她面前。 …… 谭峥说:“这一世,我一定许你花开盛夏。”
  • 重生名门千金之狠大牌重生名门千金之狠大牌倾一酒未|现言重生后 她立誓:远离渣男、手撕白莲花 多年后的某次采访中 记者:“宴倾小姐,听说您早就结婚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立马,一群记者嗡嗡地挤了上来,一人一句地说:“是啊,宴倾小姐”“请您回答一下”………… 宴倾:“你觉得这样的绯闻,可信吗” 电视机前,他阴冷着脸,很好! 居然毫不犹豫就撇清和他的关系! —— 晚上,他将她压在床上,极其妖孽 “七七,我们没有结婚?” 宴倾脸上立马挂起大大了的笑容,道:“怎么可能,我们可是领了证的” “嗯,七七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