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裂世风云作者:东世一
人气(0)评论(0)字数(1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长篇小说《裂世情缘》连载、《秋芳缘》系列作品

最新章节

第68章 秋芳环 玲玲珊珊 矜持丽人(2020-03-26 11:42:36)

同类热门
  • 倾君侧:冷王独爱采茶妃倾君侧:冷王独爱采茶妃草帽农夫|古言一朝穿越,沦为采茶女!闽南的美丽风光,还有那清香四溢的清茶,就连樵夫都是个风姿绰越的美男子!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是她万没有想到的是像茗兰茶园这种地方竟也每天上演宅斗,宫斗,窝里斗的戏码,只因那个人的出现!曾经一起经历风雨的好姐妹成了仇人,是权势的诱惑还是爱到极致?事实,一切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变了。片段一某日,某女走在茶园里听见茶树底下悉悉嗦嗦的声音,好奇心让她想一观究竟,哪知大片的茶树底下两具身体正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某女心中一跳,现实版的pf?只见某男眉目轻佻,薄唇微微上扬:“好看吗?”某女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无视。“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你们......继续!”
  • 奴隶王妃:谢无双奴隶王妃:谢无双向阿神|古言少女低头,脑海中是铺天盖地的大火,娘亲的惨叫,还有父亲至死没有倒下的背影,纷乱的刀光晃花了她的眼。她轻轻闭上了眼,声音平淡:“奴婢没有名字,还请主子赐名。”“无双,天下无双……如何?”男子的声音淡漠,却又带着不容拒绝的笃定。无双,谢无双。
  • 妖孽仙尊的逆天小傻瓜妖孽仙尊的逆天小傻瓜陌尘莙|古言“即使你上一世负了我,但是今生我仍然不愿在放开你”男子朝着女子深情的说,女子桀骜不驯的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我要的男人要比我更强大,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做的到吗?”男子自信的牵起她的手,“我比你想像的更好”。“是吗?”女子唤来坐骑准备离开,男子一脸刚吃过屎的表情,“哎呀墨墨,不带你这样的”于是死皮赖脸的缠了上去……
  • 长安花未尽长安花未尽苏言奚|古言苏长安本以为这辈子老老实实跟大多贵女一般听从府上安排嫁个人,这一生也就圆满了。谁知,临了临了,这家破了,国也亡了。从世家贵女到江湖儿女,红尘一切来往,归途又是何方?
  • 既见君子幽谷情既见君子幽谷情想需要|古言“师傅,你有没有一颗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丸啊?”韦宁奚朝着段干凌苦涩的笑了笑。“你这笨蛋,为师都已经给你吃过醒酒丸了,怎的还在这说胡话你以为师傅是那阎王爷吗?笨蛋”段干凌伸手替韦宁奚掖好了被子。“师傅,我心好痛。”段干凌点了韦宁奚的睡穴,檫去了挂在韦宁奚眼角的眼泪,“奚儿,为师没有那种药,但为师有令你不再心痛的药。”……
  • 我的师妹不上道我的师妹不上道李小曼|古言龙紫五岁时被自家爹爹扔到锦绣山庄当绣女,自以为没娘养没爹教,幸好师父随和,师兄冷漠。几年后,跟着师父学习好了十八般本事,不喜欢自己的师兄却突然傲娇的对她好起来,还送她礼物,出去历个练还总是写信回来,一封接一封……直到她十五岁,终于可以有机会出山庄了,姑姑却神秘的告诉她爹爹等着她去寻他……寻亲路上,跟师兄一次次的近距离接触,遇到危险一次次的转危为安,莫名其妙的中机关,遇到脾气古怪暴躁的少年龙少侵,被囚密室,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的背叛……到最后才知道老爹居然是当今的武林盟主!姐妹背叛居然是桃花惹的祸!
  • 穿越古代之恋爱这件事穿越古代之恋爱这件事舒小米|古言一朝穿越,她穿成了胎儿。家人和睦,吃穿不愁,只是恋爱这件事嘛。。。。
  • 穿越之田园贤妻穿越之田园贤妻暖玉微凉|古言本文一对一,暖宠治愈,各种甜蜜。 刚加入光荣的人民教师队伍中的柳一一,在讲台上摔了一跤就穿越了! 头上几根毛,身无二两肉;瘦弱如难民,风吹就会倒。 对此,柳一一只想仰天大嚎:老天爷你是在整我呢? 幸好,跟着他,到了那个温暖的家。 有房,茅草屋,破烂不堪; 有地,河滩田,庄稼难长; 有粮,见缸底,一顿不够; 有油,兑得水,几滴油花。 对此,柳一一只想再次大嚎:老天爷,还能再穷一点吗? …… 不过,家里有他,还有娃,就够了。 没钱?没关系,利用妙计来挣钱; 没地?没关系,赚个满钵来买地; 没权?没关系,相公念书来当官。 …… 种树种花做生意,养鱼养虾建庄园。 你耕田来我织布,夫妻双双来致富。 还有可爱小豆包,田园乐事真热闹。 外加一个金手指,泪滴变成美珍珠。
  • 缘生前世缘生前世莫婧琪|古言阳光明媚、风和日历,本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可是这一天蓝冰的人生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爸爸的公司破产,爸爸因为指使会计做假账,被送进了监狱,妈妈因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复发离自己而去,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勾搭上了自己的好朋友,她就连自己的身子也没能保住。万念俱灰、心灰意冷的她最终选择了自杀。可当她再醒来时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从此她便在这里开始了她新的人生……
  • 穿越时空的少女:情迷往事穿越时空的少女:情迷往事小小言930|古言她一个奇怪的发现使她i穿越到了古代。落魄公主如何在皇宫生存,将会遇见怎样的爱情?温文儒雅的男儿,让她沉醉。冲动刚烈的男儿,又让她愧疚。一心痴痴等待,一边一往情深,一场生死相随。这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是一场对她的劫难?当一切的一切都注定守护不住,还有谁最终留在她身边?当一切都落下帷幕,剩下那是涓涓而逝缱绻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