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萌宝来袭妈咪别跑

作者:惜兮儿
人气(33)评论(0)字数(21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司徒沫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如此宠她,而且也没想到路边突然出现一个小萌宝,抱着她的大腿叫自己妈咪,小萌宝死死拽着她的大腿,“妈咪,妈咪,你就是我妈咪。”

司徒沫,“……”妈呀,这是谁家的孩子,求带走。

宫湛川,宫氏集团总裁,是运城一手遮天的人物,人前他是杀伐果断,相传从来不近女色,人后,对司徒沫,那是一个宠妻狂魔,拿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最新章节

第95章 庆幸遇到你(2020-03-02 11:44:11)

同类热门
  • 琪時我爱你琪時我爱你小饭碗|现言凌峰是一名在普通不过的公司白领,遇到她后多姿多彩的生活从今天开始。
  • 盗梦之前夫再爱我一次盗梦之前夫再爱我一次一朵牵牛花|现言离奇的梦境,款款的温情,是内心深处的执念,还是别有用心的牵绊,完美体贴的前任,孤傲宠溺的现任,孰真孰假,当激情冷却,帷幕落下,能否感受到他给的一片繁华
  • 再见!夜先生!再见!夜先生!绝引七|现言“签字。”男人从口中冰冷的吐出这两个字,同时修长的手指将那份文件冷冷地摔给病床上的她。 “只要签了字,你就会放过萧氏,放过我得家人?”萧潇苦笑着用颤抖的双手拿起那一张————眼角膜捐赠协议。 那一刻,萧潇感觉到,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两年后,Z城各大商业屏幕上,传来萧氏和齐氏联姻的消息,荧屏上的她,正挽着一个陌生而帅气的男人的胳膊,失掉焦距的眼睛溢满了幸福。 “砰”地一声,坐在电脑前面的夜天玄捏碎了手中的红酒杯。
  • 弱水情凌风待简弱水情凌风待简水兰琳琅1|现言简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和都市里那些在社会中打拼的女人一样,快要奔三的年龄和自己一身保守的短袖和牛仔,好像很久没有去逛过商场,没有去过夜店狂欢。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叫叶陵的男人,简丹最好的时光给了他,最珍贵的也给了他。也许在学校里时光是美好的,尽管有写不完的作业和背不完的英语单词。但是每每一回头都能看到他对着她在笑。就连争吵都会让旁人觉得这是在秀恩爱。徐莉莉总是在给简丹介绍各种各样的相亲对象,但这好像并不影响叶陵在她心里的位置,单身是简丹告诉别人她忘不了叶陵的标记。但人总是会累不是吗?最恨的就是在决定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往往想着平行的两条线但是最后却出现了交点。
  • 朕天天忙着掐桃花朕天天忙着掐桃花十柒肆月|现言朕是瑾国百年来最勤政的女帝,虽坐拥后宫佳丽三千,却从不沉迷于爱妃们的美貌,久久保持贞洁之身。 可惜大臣百姓为有明君欢喜,爱妃们却忍无可忍,不甘寂寞。 终于,他们得偿所愿的在一次微服私访中联手干掉了朕。 一朝穿越成娇纵任性,作天作地的羲家小小姐羲桃之,朕表示这种废柴人设配不上朕的一世英名。 听闻现代最火的是娱乐圈,那朕就屈尊尝试一下吧。 (1v1双洁,超级甜宠+团宠,女主霸气玫瑰)
  • 傅先生一直在等我傅先生一直在等我唯有笔爽|现言??本文全文免费! 傅砚: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黏人到令人窒息的女人,那怕那个女人再漂亮。 ??后来,功成名就的傅砚……傅砚: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事业心,平时最大的追求和希望,就是妻子能多缠着我。
  • 南城以南晚风起南城以南晚风起疏瑶|现言他是她明知天堂往北却甘愿背道而驰的闪耀星辰,而她是一场席卷他世界的轻柔晚风。这一场宿命般的相遇,究竟鹿死谁手?南城,遇见你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这样暗恋一个人。晚晚,若有一天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你还会爱吗?晚风,我对你从来不是什么一见倾心。杜晚风,你很有趣,不过我才不是喜欢你。
  • 酷宝之妈咪是我的女人酷宝之妈咪是我的女人伊玟玟|现言因为父母的离异,母亲的贪婪,她寄住在他家;因为丑陋,他常欺负她。直到十八岁那年,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他的残忍,迫使她带球逃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生下了那个天才宝宝。情节一:“别让我恨你,你夺去了我的一切,你还想怎样?是不是连我的人生,你也要夺去!”他残忍的一笑,冷冷的一句话足以让她的心碎一地。情节二:“雨馨,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她淡然一笑,嘴里嚷出来的话语使他的心再次流血。情节三:“妈咪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许抢走!”酷宝的一句话,一个神态,都与他面前的男人一模一样。男人玩味的噙着抹笑,“那也是我的女人!”
  • 傻瓜,我未曾离开傻瓜,我未曾离开洋林|现言目视前方,却错过了旁边的风景,自己所追求的未必就是适合的,回头看看,或许有更值得珍惜的。
  • 男主播他爱猫如命男主播他爱猫如命素笔描白|现言栾毅和,电视台男主播,热播综艺主持人,潜藏的配音大神。喵小白,人类小白,时空旅行中的少女,为爱变身的仙女猫。 毅和你好,我是喵小白。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吗? 1、小白:我之前和你一起住的呀,每天趴在你怀里睡觉,你还给我洗澡呢! 毅和:别,别,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会让人误会的! 2、毅和:报警说啥,我自己都不信。 小贝:要不把她偷偷送走呗,迷晕她,送个福利院,收容所啥的。 毅和:一个连牙膏都吞的人,在那种地方她怎么生活,只能被当成神经病关进医院。 小贝: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大哥,道路千万条,你一条都不选。算了,我走了。 3、小白:做人好辛苦,打预防针疼,认人难,认字也难, 还总是听不懂别人说话,吵架也吵不过,太难了。 毅和:这么难,还是要这么选吗? 小白:嗯,哪怕再丢掉五年的寿命,也要来和毅和见面。 ——我只知道,我见到你就开心,无法控制。我思念你,挂着你,越来越多。 担心你在外受伤害,担心别人欺负你,担心没有我你怎么办。 ——我想看你在看的世界,想做你在做的事情,想陪着你,多一天,是一天。 我不求可以拥有你,只求生命里和你的交集多一点,更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