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妖尾之被动无敌作者:冬夜雪草
人气(2)评论(0)字数(11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魔法!

用钱创造快乐!

......

最新章节

第119章 伊万(2020-02-20 22:25:41)

同类热门
  • 感谢我的青春有你出席感谢我的青春有你出席伊熙兮|轻小说本文作者作此文时仅为一名普通高中毕业生,借暑假闲暇之际,想将自己仍残存的青春插曲付诸笔端,简单纯粹,波澜甚少,任往后余生慢慢回味————致我的年少青春。 不知道你的青春中是否有这些:一个脾气好还又努力刻苦以至于让你都不得不走上正道的好同桌、一群大大咧咧跟一群男生称兄道弟的好姐妹、一个像你老妈一样什么都会为你想到的然后你什么都会和她说的好闺蜜、以及那一大堆背后的简单的喜欢.....
  • 从二次元回来做自己的妹妹从二次元回来做自己的妹妹君相惜|轻小说(本小说是慢热型,标题内容在前中期会出现,望耐心等待)一场不明原因的车祸,让自己获得系统,变身绝美萝莉穿越至各种动漫,穿越回来还能成为原来“自己”的妹妹。与原来的亲人住在一起。
  • 我的无常大人我的无常大人染指晕|轻小说姜湄在人世间游荡千年了,从千年前勇闯地府的新鬼变成了被压榨劳动力的老鬼。 别人都说地府的无常大人最是无情,姜湄觉得这句话说得真有道理。 别人又说那黑白无常长相最为丑陋,这句话姜湄大呼不对。 她见过无常大人,很早以前就见过。 传言中的笑面虎白无常她是半点没看出来,这整天板着个脸的面瘫王可不就是无常大人吗? 又冷又怪又傲娇! 这样的无常大人她拒绝接受!
  • 夏意微微许诺回夏意微微许诺回冰艾橙|轻小说“这就是你的新身份?” 看着门外那只圆滚滚的二哈崽子,夏微满脸黑线,只得在其他人没有发现异样之前,扯着“他”的后颈皮溜进了卧室。 “好歹你也是五维空间的神阶生物,就不能换个好看一点的形象?” 许诺:……(呜呜呜,我也想啊!可实力不允许啊!) 夏微从小就只做过一个梦,这一切,都拜脑海里的那个半吊子神灵白泽许诺所赐。他未经夏薇本人同意,就将她的梦海私自装修成了他的卧室,简直罪大恶极,更可恶的是,他还联合自家叔叔哥哥给她唱了场大戏,让她不得不离开这个打小生活的华夏大地,跨纬去了第五维度(神界)化身拯救众神的神子! “要不是神界的威胁同样威胁到华夏大地,你还能救大病的奶奶,我才不想当这个,天天挨打的神子大人,呜呜呜”
  • dnf之狐狸头奶爸dnf之狐狸头奶爸小未央有点坏|轻小说带着奶爸系统的西恩,穿越到了阿拉德大陆。 本来西恩只想就这样混混日子,救救人,接接任务,就这样过去。 直到有一天才发现,这样守护不了身边的一切,于是默默的拿起了锤子去战斗,高喊:阿婆克烈!! 我愿背负起世界的伤痛,去守护着阿拉德大陆。 救赛丽亚,打哥布林,邂逅冰火妖姬,灭僵尸,登天空之城,闯暗黑城,战冰龙,探远古遗迹... 欢迎加入小未央书友群,群聊号码:678884856
  • 关于我在熊出没探险遇上的二三事关于我在熊出没探险遇上的二三事青天遥遥|轻小说唐钰现在很绝望,自己不就是捡了个破黑戒指嘛,就被不知名的怪物追个半死,居然还追出了三次元,来到了二次元? 没想到在这陌生世界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伐木工光头强? 什么,光头强你不砍树,居然改行当导游了? 听着光头强的话,唐钰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我怕不是穿越到一个假的《熊出没》世界了!
  • 诸天之龙地洞忍者诸天之龙地洞忍者純鈞|轻小说“婆婆,有人欺负我!” “没事,孩子。放大蛇丸!” “婆婆,蛇男败了!” “三大长老何在?” “婆婆……” “岂有此理,老身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的心肝宝贝!” 这是一个讲述龙地洞的孩子在忍界为祸一方的故事。
  • 火影大崩溃火影大崩溃没有琳怎么办|轻小说这一天,木叶记者采访了宇智波继鼬之后最天才的人物,宇智波罪。 “罪大人,能给大家讲一讲您三岁那年是怎么做到在一天内开眼并从单勾玉变成三勾玉的呢?” “说来话长,那天出门散心碰到了一个七岁小姐姐,打了声招呼结果发现这个姐姐叫宇智波鼬,我就这样开了写轮眼。” “然后我从父亲那里知道了我的表姐宇智波纲手要来看我,写轮眼就变成了双勾玉。” “最后我的父亲给我讲了战国时期宇智波一族最伟大的领袖宇智波柱间和千手斑的故事,我差一点就开了万花筒。” - 书友群:827929896,感兴趣可以加一下哦
  • 变身英灵去诸天变身英灵去诸天钺神叫主|轻小说我曾化身武当王也,奇门局下,阵起吞天; 我也做过大秦赵高,魑魅魍魉,天杀地绝! 我曾当过无双杀神,纵横沙场无人敌! 我亦做过诸葛卧龙,机关算尽天下事。 我曾手握人皇剑,静坐皇城俯视天下。 我也高举招妖幡,万妖见我皆需低眉! 当我背靠起源,登临诸天,以不同的身份,体验不同的人生!
  • 刀剑神域之我想活着刀剑神域之我想活着雪莲华|轻小说主人公欧阳言患渐冻人症身死,却重生到了刀剑神域这个游戏里,还是个女性角色,即使使用了扫描道具也无法恢复。但欧阳言并不在意,他在乎的只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躯体,由于常年卧床,主人公十分向往能够自由自在的感觉,真正活着的感觉。 但自从一次昏迷开始,欧阳言开始接受原来的记忆,发现自己无法恢复现实的样貌完全是应为这本来就是现实的样子,他欧阳言变成了她,一个叫川夜幽梦的女孩。 面对尖锐的矛盾,她该怎样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