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龙飞凤仵作者:莫风流
人气(3)评论(0)字数(10.0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轻松+推理+女强+双洁

简介

萧彦真穿越后,愿望是当官、发财!

愿望实现后,有人来讹她。

男人半垂眼帘,依在门边:“嫁我,你能继续做人人尊敬的萧大人。”

讹人的事,做的如此清奇随性,也只有他了。

“等我剖完这具尸体。”萧彦真忙的很,头也不抬地道。

男人抬眼,眸光清亮:“就答应我?”

“不。”萧彦真波澜不惊地转着手中的解剖刀,挑眉道,“就来剖你!”

男人:“……”

案情小剧场:

“什么凶手?大局之前,谈什么律法!”刘大人怒瞪萧彦真,讥讽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滚出去!”

萧彦真抬手,刘大人吓得脖子一缩,指着她:“萧、萧蛮子,你、你敢动手?!”

萧蛮子的外号不是白取的,刘大人害怕地看着她。

“打你,脏手!”萧彦真笑容亲和无辜。

刘大人松了口气,拍桌正要涨气焰,却听门啪地关上。

门外,萧彦真道:“门已关,放狗!”

门内,传来刘大人嗷嗷惨叫:”啊,这里不行!啊,哪里也不行!“

她有狗,一只纯种狗仗人势欺软怕硬咬人不露牙的狗!

最新章节

第43章 有的线索(2020-03-31 12:06:04)

同类热门
  • 云落离歌醉央愁云落离歌醉央愁梵若浅浅|古言曾经,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公主,却轻易相信了一个质子的话。那日,凌国兵临城下,她却骗来父亲的腰牌,,放走凌国世子,使梁国失去最后一张王牌。凌兵大举进攻,国破家亡之日,她才番然醒悟。父王拔剑自刎,她被人救走,成为唯一的皇室幸存者。多年之后,二人再见,只是今非昔比,她精心策划,使他一步步掉进深渊。当她得知真相,他却终在护她。''许你的,永不悔''他终是为他许的这句话,也为她,死去。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从教坠。离歌,南风知意恨水长歌。
  • 穿越之古代当地主穿越之古代当地主卿茘|古言因为一场意外她从现代穿到了古代,变成了一个,粉嫩嫩的小团子。 她是一家人的宝贝,家人宠着她,护着她,把好东西都给他吃,于是我们的小女主决定了,做美食,种田,养殖牲畜,制作化妆品。一不小心把村子,改成了一个经济繁荣的小镇子。从此走上了做地主的不归路。 但是那个将军,你想干啥? 将军“我想把你拐回家生娃。” 女主“……” 大哥“滚蛋。”
  • 沐殇兮沐殇兮琼浊|古言谭沐堂堂杀手女皇却被迫跳崖自尽,穿越瓴沐大陆人人欺辱的废柴三小姐,这一来便撞上了那位有深重洁癖的韩琦冥,自此便与这位煜王大人斗智斗勇,展开一段奇特的异世界之缘。 一起来观这废材变天才,傻子变高材的逆袭之旅吧! 韩琦冥轻笑看着手心中躺着乖乖巧巧的玉:“这个小糊涂蛋,这么粗心,可不要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哦!” 一边是去掉红斑的不再想遇见韩琦冥人称废材傻子的谭沐,一边是心悦有红斑时谭沐高高在上的国都皇子韩琦冥,本以为二人不再会有瓜葛,但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一染墨色,牵起了他们亿万年的情缘…… 剑影残残,灼灼的爱……
  • 遗恨录遗恨录有墨沾衣|古言白衣墨发逍遥江湖,真真假假其意难辨,是他?还是她?吾之一生唯恨而已恨吗?不论爱恨都只能属于我,只要能留在你心中,是爱是恨又有何区别?
  • 异世妖缘异世妖缘勿回念|古言天生有煞命的米多多,从小父母双亡,连照顾她多年的爷爷,也为保护她而亡,由此揭开了隐藏多年的家族之谜~注定这一生要与妖纠缠不休,神秘傲娇具有绝世容颜的妖王蓝擎轩,机缘巧合陪伴身侧的妩媚狐王云霁焱,还有各种妖魔鬼怪源源不断~自古以来,人妖殊途,且看捉妖师与妖的爱恨情仇~本文幽默中带些小恐怖,总体温馨,不虐,属中甜文~
  • 曳烛光曳烛光姜子牙齿|古言她,性情冷漠,毫不在乎,所有一切都是她利用的工具,穿越到古代发现自己被诬陷,被退婚,被毁容,她发誓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活得风生水起,谁知遇上了他,同样的冷漠,同样的孤僻,却不知何时他的心已经为她敞开....她淡然:再来烦我,小心我的毒针。他同样的淡然:我知道你舍不得。她笑了,如同妖冶的莆靥花。
  • 月消曙现月消曙现草青忆幽幽|古言从红莲地狱出来,他说“我叫蓝又天,红莲烈的少主,今后你就跟着我,我会护你周全,红莲只是你的代号,你的名字叫落曙儿,你要记住,你是上天遗落的曙光,是我拾回了遗落的你。”可却没想到昔日的模样早已全非,容颜改,痴心碎。一个换脸杀人,不过是他自私的谎言;好一个麻秸草止痛,只是让我“忘忆”的借口。“落曙”,从来不是遗弃,而是丢弃。静谧夜里,红莲羞明月,欲绽怯止;一方塘内,月光泻莲瓣,耐心细抚。碎了心的红莲,是得到了月光的眷顾?还是再一次地算计?。。。沂南大地,五大国的纠葛之中,我究竟是谁。。。
  • 天下第一媒天下第一媒凉拌草莓|古言客官,来呀来呀!说说你看上谁家的小娘子了?我跟你讲嗷,找媒婆还是要找我们这种专业的,快捷、可靠!啥?你非要等宋大娘?客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宋大娘的水平不错,可我的业务水准也是不错的呀。你嫌我年纪小?哎呦,客官,我跟你讲,你不能这么死板的你知道嘛?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能勾搭小男女,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牵丝搭线这是我的长处啊。而且这宋大娘都把这店交给了我,不然我怎么开的门呢?这就是宋大娘对我的信任啊,你就要相信前辈们的眼光。更何况咱们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要相互给机会的呀。方珠儿!你又偷我钥匙!你给我等着!嘿嘿。
  • 指尖花凉忆成殇指尖花凉忆成殇冉瑾墨|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C国强大的杀人傀儡和一个所有人闻之变色的C国第一神偷,深爱之人的背叛,竟让她穿越到了幻府人人厌恶的草包嫡小姐身上。耻辱?草包?OK,等着吧,很快这些愚蠢的人类就会明白什么是鬼才,什么是不自量力。但是。谁能告诉她那几个整天围在她身边的二货是什么鬼?说好的南楚国少年天才呢?为什么她只看到了几只逗比?!还有,愚蠢的人类们,你们真的确定,那个整天傲娇无所事事的吃醋少年,是霸气的白泽?那个和树吵架的逗比是五大属性神兽之一的冰凌幻鸟嘛?这个世界玄幻了好吗!为什么别人家的小伙伴都是各种霸气外露,霸王之气无可比敌,她家这几只就那么的禽兽呢?不过,她幻晨汐,一样可以带着禽兽们,争霸天下,凌虐四方。
  • 狐妃不好追狐妃不好追蝶会飞|古言有神自天来,落在了祈月山。带来了瘟疫,滋生了变异的物种。于是,五国城民恐慌,恐慌,还是恐慌!法宝在手,天下我横着走!所以哪里有妖物,就必定有我——白孤烟!一支人骨玉笛,所向披靡,他就是五国闻风丧胆的祈月山大魔头。一首控魂曲,操控着上万人的灵魂。一句无心之语,她白孤烟亲手把白家送进了坟墓!是帝王的残暴?还是长生不老之术根本就只能是个传说?面对前世发小的报仇,今世的五国共敌的孤独冷月的良苦用心,感动之余,三世情缘在爱恨情仇之间,她将如何去决择?(女主性格欢脱,文风以喜剧相融,如遇雷点,请自备避雷针!)——片断抢先看:(一)“公子,五万两已经是本小姐折算出来的最低友情价了!”白孤烟站着,垂着清幽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宇文成双,“你看,你撞了我,我掉进了湖里!湖里水又那么凉,我一个姑娘家家的,身子原本就不是很好!说不定以后就因为这一次被冰水一泡,从此落下什么风湿腰腿疼痛啥的,那可是很严重的。最最重要的,你个挨千刀的,居然三番两次在我爬上岸的时候,还把我再次推进了湖里,只当好玩!”......“我的小心肝又大受了刺激,说不定回家生了梦魇呢?说不定因此受了寒,以至于日后嫁了人,不能孕育了呢?说不定终生治不好呢?以至于相公不爱,公婆不喜而被夫家休了呢?还有我与喜儿一起扶你到医馆的劳工费,洗衣费!还有,你也不想想,你有多重?一般人根本就扶不动你,好吗?!当然,我扶你,虽然很辛苦,不算工钱倒是没有关系,但喜儿是我爹安排伺候我一个人的,她没有义务照顾你,所以,这个费用,你是必须要给的!”白孤烟扳着一根一根葱白玉嫩的手指,细细地数来。宇文成双的手紧紧地捏着笔,手背青筋凸出,墨汁滴下几滴在白色的宣纸之下。感情,就因为她的丫鬟扶了自己一把,她家请丫鬟的终身银钱就要自己全数付?还有,她是不是扯得太远了一点!就差没到老死时,让自己付安葬费了!(二)佳人在怀,怀里独特的芳香暗动,孤独冷月目光中柔情一闪,手臂用力,俯身向着那片香唇凑了上去。白孤烟机灵地双手一推,及时地打断了某人,杏眼怒目:“干什么,不许动手动脚,知道吗?”“嗯!”孤独冷月点头一允,表示赞同,遂即一个蜻蜓点水的快速在白孤烟嘴角一吻,满足而妖娆,“娘子,你看相公多尊重你,你说不动手脚,我就不动!”尼玛,怎么就和这人说不清楚呢?咬牙恶狠狠一吼:“你这也叫不动手脚?!”“娘子,这叫君子动口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