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朝辞夕颜作者:洛云渺
人气(1)评论(0)字数(1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六年前,顾府一场大火中,她被人救走,前往归栖山学医;

六年后,她听从师命下山,重返顾府,等待她的又是什么呢?

六年前大火的真相,扑朔迷离的关系,甜蜜与温柔,痛苦与挣扎,最终那颗冰冷的心,会为谁而动。

原以为恋上的是温柔,却不曾想,这温柔,若是换了人,她也是不爱的

“我的这颗心是用来爱一个值得爱的人,而不是用来被不值得的人伤的。”

“我给过自己爱上你的机会,只是可惜,你没给自己机会。”

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等待她和他的,又是什么呢?

最新章节

第56章 用膳(2020-02-14 21:59:30)

同类热门
  • 然然快跑:偷油夫来了然然快跑:偷油夫来了林夕暖宝|古言那年他们偶遇,她爱上了他。几年后,她以他的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不小心他爱上了女扮男装的她。诺尘辰以为自己是短袖之臂,连后路都准备好了,就为和“他”一起私奔。某一天……“啊啊啊!诺尘辰,你进门之前不会先敲一下啊!”某尘一脸邪笑“原来是你,简单多了”……
  • 神医再世之精灵之巅神医再世之精灵之巅青月辉煌|古言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神级毒医强兵,却被最后的亲人背叛,跳入茫茫大海中。意外穿越到叶家废物大小姐的身体里,她是人人皆知的废柴,从小就无法修炼灵力,每天饱受另外两位叶家小姐的欺负。什么,我可是最强的毒医强兵,以前欺负我的,我要他们血债血偿,瞬间变得倾国倾城,这里不是最缺召唤师和药剂师吗,好哇!神级灵兽追着当主人,稀有了药剂不是问题,收集五方神兽亮瞎你们的狗眼……什么绝世废柴,分明是绝世天才好吗,还有个精灵的身世,操控灵兽大军,誓要踏足这天下!!他是这天下掌管所有人生死的的王,从来不近女色,却遇见了她,改写了他不进女色的历史,“隐儿,该暖床了!”【这是不定期更新的哦(((o(*?▽?*)o)))】
  • 咏贞调咏贞调昔无言|古言一部写孔四贞和她原配老公的故事,基本历史架构应该还是真实反映历史版面的,但由于知识所限,不排除有错漏。文中一直充斥着哀伤和悲凉,不喜误入。
  • 陌上花开之江山犹是陌上花开之江山犹是归藏之|古言“她乃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无父母,无子女,无手足,无爱,只有劫与业报。” 他目光坚毅:“我愿温暖她、陪伴她,代替她的父兄子女,给她庇护之所。” “天地动而乱世生,乱世生而浊气存,她携此命数托生于乱世,本应消弭于世间,以化解浊气。” “我愿分我的一半,换她;另一半,替她。” “痴儿,汝可知,汝命格极贵,若执意于此,便要舍却三世富贵。” “若我有三世荣华,我愿以此换她半生安乐。” “汝以此阵妄图逆天改命,终是邪魔外道。纵然殚精竭虑,伴她、护她,却终无法爱她。” “我认。”
  • 盛宠商女毒后盛宠商女毒后乱异|古言二十五世纪的S级战者也有被阴的时候,眨眼就因灵魂虫洞来到了苍蓝大陆涟国奉家的一个旁支府中,成为了一个被姨娘庶妹陷害得经脉尽毁的废材嫡小姐。经脉尽毁又如何?耐得住她的力量还懂扩散运动!一朝逆天成神,抬手魔武双修,垂手万毒听命,身后还有雄伟魔兽军团.不仅斗倒姨娘,虐哭庶妹,将渣渣都打得不要不要的,还能被奉家本家跪求着请她当太子妃!不过,太子神马的她不在乎,她就爱那个传说容貌丑陋,修炼无能,甚至在床上也可能不行的废材王爷!“娘子大人,你不是说很爱本王的吗?赶紧过来,这被子本王已经睡得暖暖了!”一个粉嫩的脚丫子飞过,某女大吼:“大热天的你暖什么被子,本来就已经热得睡不着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面皇子的宠妻冷面皇子的宠妻轩臣|古言他是明皇最不受宠的三皇子,她是穿越而来的一流网络言情小说作者,两人的命运般的相遇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 刁蛮小药凰刁蛮小药凰梅小果|古言从末世而来的军医宁小药有一个秘密,她能听懂小动物说话~肥猫黑胖说:督师是好人,喵嘎!麻雀灰爷爷说:督师是好人,啾!小耗子油瓶也说:督师是好人,吱!黄鼠狼大仙更是说:你跟督师是天生的一对~所有的小萌物都跟宁小药说,督师,督师,督师!于是宁小药相信,这个叫楼子规的督师一定是个好人,至于跟她是不是天生的一对……肥猫黑胖给了宁小药一爪子,督师被你下旨押到刑场要凌迟处死了啊,你这个昏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纸姻缘一纸姻缘宇亦晗|古言一个米虫的穿越奋斗史。用一张薄薄的纸谱写属于古代女子的“日子”。
  • 晚姝晚姝陌上书生|古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只是想活下去,很好很好的活下去。”他看着她,心疼,却无能为力“抱歉,你我终究不同路。”每次都总是想着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不顾一切着,最终恍然发现,自己竟然走了这么多。多年以后,她站在深宫之中,那些回忆却不过一句笑谈。半谋略文,慎入。
  • 长泪邪长泪邪九栀子|古言世间万物情感所化为的生灵,却只有雪白的记忆,她忘了太多的事。她的眼泪,可以起死回生。可是所谓的重生,不过一命换一命罢。“只要能救阿灵,我什么都愿意给你”她亲眼看见蜀国君主为了自己所爱之人亡了整个国家,她不甚唏嘘。在佛罗,她曾听一女子所言,那女子问她:“青邪,你生命可曾有过这样一个人,你明明恨他,却又不可抑制的爱上他”她无言以对,她的生命如白纸,早已遗忘了从前,又哪里会有这样的人。她经历了很多人的故事,却始终记不起自己的过往,那些相似之处却让她的心中隐隐作痛。她闭着眼,朦胧间,回忆着脑海中不太清晰的画面。那个身着白衫的男子,俊美的面容上淡淡的笑意,他衣衫的胸口上是像用墨画上去的山水画,他的眼神如月光般明亮,双手却如寒霜般冰冷。“长寻,若我死了,你会想我吗?”“我会陪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