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慕林作者:Loeva
人气(0)评论(0)字数(14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从穿越的那天开始

谢慕林就知道自己的人生路很艰难

不过艰难归艰难

咬咬牙还是能扛过去的

但如果有人想让她做炮灰

踩着她往上爬

她也是会发飙的好吗?!

本书标签

Loeva 慕林

最新章节

第76章 作死(2020-02-14 18:44:46)

同类热门
  • 转世重生:十二星座转世重生:十二星座柠檬夏夜|古言上一世,他们选择隐忍却难逃一劫。再睁眼时,他们已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此再也不会隐瞒自己的实力,重新做回那个最原本的自己。他们就要让敌人睁大他们的24K钛合金狗眼看看,为什么花儿会这样红!
  • 摄政王第一妃摄政王第一妃珍汐|古言她生日,礼物却是自己交往了五年的男友和自己的亲妹妹在自己的床上策马奔腾,她仰天大笑,将自己遍体鳞伤的心藏了起来。再次醒来,玉轿内,大红喜服加身。穿越成相府迫嫁女,遇上温情似水却又霸道无比的美男夫君,宠她如命,爱她入骨。帝王弃江山,愿陪她终老,一代名医圣手愿退隐江湖,陪她浪迹天涯,她又该如何选择?时过境迁,当她的心终于愈合如初,可她的良人又去了何处?1今年冷落江南夜,心事有谁知。岁月静好,夜色温柔。你还没来,我怎敢老去?
  • 一目卿烟一目卿烟小兔子乖乖哟|古言她一穿越就被追杀! 好在继承了一身好武艺,她反杀杀手,又获取高薪工作,她原想挣个小钱钱,过过小日子… 可人生岂能一帆风顺, 她还是不得已地被卷入了争斗,算计,阴谋, 时时都有人想要她的命。 可她又岂能将性命轻易奉上? 她的人生格言是便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礼让三分。 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什么?还真来了一个总想犯她的俊郎少年?要不看在他哪哪儿都好的份上,让他犯一次?
  • 绝色丞相,皇上太放肆绝色丞相,皇上太放肆雨墨墨|古言初见时,她是即将被人发配充军的军妓,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皇。她以为,此生,两人再无交集。再见时,她是来历神秘的应届举人,而他,高坐金銮殿。“爱卿,我听闻你昨日和大理寺少卿,秉·烛·夜·谈,嗯?”男人脸上带笑,却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眼前的小女人绑回宫里。顾曼曼比男人还大牌,坐在椅子上慢慢的摇着纸扇,不看男人一眼。有几分懒散的说:“是又怎么样啊?”最后一眼看向男人。男人平静的将到嘴的威胁咽了下去,云淡风轻的道:“没什么。”————“我曹,你在干什么啊。”顾曼曼对着男人大喊。男人一步步逼近,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危险二字,“不怎么样,只是要你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男人而已。”“嗯,我,可恶!!!!”
  • 风倾天下之华夏记风倾天下之华夏记梦书|古言一本正经的小说?不存在的。 这是一个聚集了几个小故事的大故事。这是一个汇集了一群有情人的大家庭。家国天下,江湖庙堂,有的人身处天堂不自知,有的人活在地狱不得救。一路走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这是一本,公开的回忆录。 PS: 敢于用第一人称写作,并且乐在其中的人,舍我其谁? 就让梦书带大家进入风若安的华夏世界,踩出一条前所未有的路来!
  • 重生之何处金屋不藏娇重生之何处金屋不藏娇脆脆勉酥|古言陈阿娇重来一世,会为了自己以及堂邑候府好好争取的
  • 美人计之毒心尤物美人计之毒心尤物书写一段文字|古言陈隐喻觉得自己忒悲催了。就在她想要不要家斗的时候,全家落难,自己成了妓子。就在她想要不要嫁给纨绔时,人家告知,只能是二房妾。她怒了,说好的一妻多夫呢?当情敌男二现身,千军万马相对,演深情。且看陈隐喻如何搅的各路神仙春心萌动,她表示,古诗在手,天下我有。(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冷玥华歌君上再许我一次冷玥华歌君上再许我一次顾挽歌|古言她是呆萌亲和的苏家小姐也是有着双重人格的黑暗掌舵人。他是在人前有着温和的脾性,可是转眼面对保护他的她,伤之,冷血、残忍、无情、是他的代名词。他说:“吾愿倾国以聘,一生一世一双人。”她说:“我为你黄泉碧落永相随,陪伴是最漫长的告白…”“疼,你就不能轻点啊”苏澜珊揉着受伤的胳膊说道。“我轻点,王妃怕是不肯从我了吧。”夜云轻看着她幸灾乐祸的。“哼,你给我等着,今天你就别上我的床了。
  • 大隋女歌大隋女歌夏舜卿|古言开皇盛世耀清歌,大兴之城百媚生。俊眉君子征宫妃,美目盼兮灵秀妻。一代倾城出江陵,纤指若兰透骨香。一抹华云一曲柔,回眸此生朱颜辞。 她是西梁国公主,也是杨广的王妃,更是隋炀帝的皇后。 她曾母仪天下,也曾是亡国的遗民。 她亲敛亡夫,被困异族,却终老于长安…… 她漫长的一生起起伏伏,一曲肝肠断,一曲殷殷阙歌。生命的无常不过如此而已!最重要的是:这一生,她爱过!
  • 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纳兰忧|古言她,顾府嫡出大小姐,骄纵蛮横,为了嫁给他不惜反抗所有爱她的人。然而最完美的爱情背后却隐藏的是天大的阴谋。 一朝身死,竟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她还未遇见他,一切都可以重头开始。这一世,她要好好守护自己的亲人,不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然而,前世对她避之不及的夫君这一世竟然主动靠过来了! 说好的世仇呢? 说好的冷漠面瘫人设呢? 你在逗我?! 无论如何,她只想说:前夫,本姑娘不稀罕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