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文才兄,别使坏!

作者:墨上玄梦
人气(0)评论(0)字数(9.5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为了完成掰正历史拯救世界的光荣使命,祝九妹用尽一切卑鄙手段撮合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山伯的择偶标准是有钱人家的漂亮小姐,祝英台完全符合,可TM祝英台喜欢的是上虞县第一美男马文才啊喂!还有这个马文才也是个无敌小坏坏,非要祝九妹给点‘好处’才不搞破坏。

烦死了,这还怎么玩?

没办法,祝九妹只好一咬牙,将自己贡献出去......

最新章节

第45章 结束(2020-02-14 11:24:59)

同类热门
  • 花容菂庄花容菂庄半河夭|古言时间煮一场雪,这世上便出现了花容菂庄。千百年来,无人可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此花非花,只因终年一季,雪花不休,花容天下,故此得名。一种被称做“异”的人类,他们自出生起就注定不被世间所容。正如那昔日懦弱的绝望女孩,到如今淡漠的清冷庄主。在这排戏般的人生,她是否真的是一位优秀的看戏者?而日日煮一炉酒伴雪而饮,是否就可以逃脱得了宿命?当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所有不为人知藏匿的秘密都一一破封而出。丑恶、执念、暴虐、爱恨、梦魇、挣扎……一切都将朝着既定的方向进行。我……是“异”种。即便身为那炉中雪,注定被时间之水吞没消融,我也要相信,在那超脱时间之外的地方,一定会有朵朵犹自盛开的洁白雪莲。
  • 宝儿姑娘宝儿姑娘御雪之风|古言这个喝我血的男人,我要了。
  • 溺爱成宠:丞相,求放过溺爱成宠:丞相,求放过安子歌|古言她凝子歌只是一家小药铺的老板,没啥医术,也就倒卖倒卖一些名贵稀有药材,偶尔背地里研发点“奇药”卖给贵妇赚点私房钱,可怎么一眨眼,她就死了?看来赚太多缺德钱也是有报应的。那死了也就死了,可偏偏遇到一个什么鬼,给她复活了!活了也就活了吧,本以为死而复生,必有后福,谁想又被拽进连皇帝都害怕的丞相府任命医治那个嗜血丞相!结果,一夜入府,探寻丞相之谜,被吓破狗胆之后仓皇而逃。原来,丞相是个吸血鬼!妖孽丞相端坐如画,捏着她的下巴,笑得一脸邪肆:“还逃么?”“不逃了。”“那给为夫暖床吧。”某人爬上大床,乖乖等着被吃掉……
  • 夺嫡带上猫夺嫡带上猫迷你垂耳兔|古言朕能登基为帝,此猫功不可没,夺嫡请带上猫~
  • 傲倪天下:超体狂妃腹黑帝傲倪天下:超体狂妃腹黑帝千银万两|古言第六次世界大战,人类消失殆尽,她成为黑暗组织制霸全球的最后一个棋子,然时空转幻,她带着神秘力量穿到人皆可欺的杨家四小姐身上。超体女穿成废材四小姐,且看她如何翻云覆雨,扭转乾坤!害她的,她定百倍偿还!蔑她的,便要他仰视跪拜!她若要遮天蔽日,又有谁敢挡她的去路?轻松板:宝宝:娘亲,我的银子够买一个爹爹吗?宝宝掏出一个小银袋,倒出几个小碎银。女主:你要买爹做什么?宝宝:有了爹爹,宝宝就值钱了,因为,有爹的孩子像个宝。女主瀑布汗。强强,双~洁,互宠,宝宝强文!
  • 拒宫逃后:赫连倾城拒宫逃后:赫连倾城坐阁听雨|古言赫连墨,楚国墨后,容貌虽倾国倾城,可性子懦弱不堪,一直以来深受宫中各路嫔妃的欺负,也不得皇帝宠爱。忽一日,墨后性情大变,懂谋略,真性情,伶牙俐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夺得芳心。东方蚩尤,一个有着远古怪物名字的神秘阁主,温柔如水,如薄荷般清新,深不可测。
  • 一世倾宠一世倾宠曾明如|古言她虽是一个富商千金小姐,但从小被逼练各种武术成为杀手。一切事情都准备好却开车撞下山崖。穿越,醒来无意间发现一位和她一样有着倾城面容女子,只不过却已死多久。为了在异世能生存,只能替用了她的身份也发誓必替她报仇。她伪装成她的容貌,居然成了相府不受宠的嫡小姐!真相慢慢地在府中拉开了序幕。而她身边出现了一个腹黑妖孽,他就是民间传说杀人不眨眼的鬼王。还有一个传说,有一群被称为邪仙族的人,每人身上有一门法术可控制万物生灵,他们不是仙也不是邪,他们隐居山林。千年前他们主人留下的预言只为等待千年后所持着玉佩新任的主人
  • 华仪传华仪传苏乐晨|古言本就不是什么与世无争的性子,无可避免的卷入到夺嫡之争,便要好好的挑选未来的夫君。既然是国仇家恨,自然是夺你传国玉玺。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灵魂,既然做了大魏朝的天命凰女,何不自己过得舒服些呢。
  • 极品总管极品总管喜二二|古言秋斐艳感觉自己睡了沉沉的一觉,再醒来,头依旧要炸开一样。她拍着脑袋,感叹着,还是生活太颓靡,就出去HIGH了一夜,喝了几瓶洋酒,怎么就成这样了?坐起身,才发现不同,她不由得尖叫起来:“啊!”这眼前的一切,和自己的生活截然不同,怎么回事?自己从意大利买回来的欧式大床,怎么变成了红木雕花硬板床?自己的空调被,怎么变成黛绿色的压线薄衾被?还有自己的紫色吊带睡衣,怎么变成了白色的丝线对襟衣服?容不得自己再多看一点,房间就有人闯进来,镂空木门“嘎”的一声被推开,说道:“秋公公,您怎么了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呓桃源呓桃源篁路|古言年花如梦,蓦然初醒时,已经物是人非。唯有梁江的那一片桃花海依旧守望。十载飘萍,当年的稚童已长成临风玉树,曾经的繁华已酿作寒潮沙骨。枯血凝固了兄弟情,画扇倾诉着竹马殇。江湖浩浩,浊浪滚滚,彼时的爱恨悲喜,只得葬于回忆中的那一树桃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