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箫韵晏宁作者:归田向晚
人气(0)评论(0)字数(1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王朝更迭,权势之争,败者必亡,那爱恨呢?三朝元老,荀氏阁老府荀姝郡主,倾心长孙国舅府公子之心,天下皆知,可长孙公子与帝姬有婚盟,即使不爱帝姬也终是追随江湖儿女姜蝉归隐。荀氏与前朝王族后裔萧氏,若仅仅如史书所载,也算得上是恩怨分明,偏偏在国恨家仇背负下,荀氏遗孤荀姝,萧氏残宗萧韶旧日有恩义,来日有情仇……改名换姓容易,晏宁二字,海晏河清,岁月静好,可能在尘埃落定之际,恩怨尽释间,多奢望一个你?

最新章节

第59章 【五十七】(2020-03-26 12:39:36)

同类热门
  • 名山事名山事周枝自行|古言一场雨,两世纠葛,引几处世事惊变。 山水权谋,两袖清风,饮志气一壶共赴云前。 明怀本想快活一生,看天下名山大川任我行遍。又只好生活连连变迁,实乃时局多变。月来故乡时常召唤,路长亲友不见,梦萦魂牵。 当从前真的成为从前,原来一切都是在逃避中仓皇结束,人间自有真情在,将面对的痛苦渐渐隐埋。 她很幸运,果真见到一人让她慢慢改变,帮她驱赶生命里所有不安和动摇,那人笑了笑,素暖衣袖挥一挥,把时光变得绵长、又绵长,岁月里透着甜香。
  • 架空穿越:秀儿是你吗架空穿越:秀儿是你吗睡香忘忧|古言【有女名日秀儿,其生而落地,便言:“两开花。” 五岁,见真香王氏七子境泽,大笑,曰:‘吾必将夺其炒饭。’ 七岁,独上高楼,坐而弹琴。 帝见其聪颖,传唤左右,手奉玉玺,而仅为其砸核桃也。 古往今来,唯此一人尔。】 这部小说,灵感本是来自流行梗“秀儿是你吗”,动力则是想为老妈写一篇言情文……当事人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简介欺诈,与内容不符】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 九州之紫月传九州之紫月传清舞轻轻|古言“本君唯一的王后!上官紫月!”短短的一句话从慕容烨的口中飘出,响彻九霄!紫月看着身旁的男人,轻轻一笑,风华绝代!他,九州之巅,无上君王!一声令下,莫敢不从!众人只知,九州之中,两界之上,慕容烨是何等雄霸一方的存在!但是他却只为她停下身影,只为她融化他那千年不化的冰山!她,异界之魂,冥冥之中,命运的牵引来到这奇幻大陆!修炼废材的她从不相信命运,只相信自己,从此开始修炼之路!一步一步,走上九州之巅!写下一代传奇!
  • 爆宠王妃:王爷请离婚爆宠王妃:王爷请离婚慕九妖|古言“夫人,为夫饿了。”某女听闻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无奈这让某爷更加兽性大发。一场翻云覆雨过后,落天真支起支离破碎的身子,仰天长啸:“君莫宸,老娘要和你离婚!离婚!”“离婚?床上运动吗?”“呸!离婚就是休夫!休夫!”“我要离······”“唉?小包子你怎么在外面?”“妖哥哥,我娘说要离婚,然后爹爹就把我丢出来了。”
  • 鬼王医妃鬼王医妃慕如风|古言简介: 她是腹黑狠辣的鬼医门传人,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凤影国的第一废物! 当强魂入住,亮瞎了众人的钛铪金狗眼! 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王,世人皆以为他冷情无心,可他却在她面前装瞎,只为了俘获她的芳心…… 直到他露出真实面目后,才发现其实他就是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 “你知不知道装瞎会遭雷霹?”某女霍霍咬牙。 “不装怎么把你骗回家?”
  • 凤倾江山凤倾江山倾城紫薇|古言她是不受宠的将门少女,他是东阳国的“无能”皇子,当两人的面具除去,当是怎样的惊才绝艳?七年征战,换来的是怎样的结局?烟笼永安,永安城内,戏院里又吟唱着怎样的传奇?
  • 侯门之后侯门之后弄青弦|古言作为太后的亲外孙女,大长公主的亲孙女,除了娘死了爹走了,傅采蕴觉得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但因着她不同寻常的身世,平日除了智斗府中的婶娘姐妹,对付府外的王爷郡主,勾搭皇子表哥外,傅采蕴依然任重而道远……且拭目以待,看她如何入公府,当王妃,最后与混世魔王夫君一同登上人生巅峰!
  • 重生王妃不落跑重生王妃不落跑十一眠|古言前世,她拒绝赐婚与心上人私奔,却连累满族抄斩,原本浓情蜜意的情郎更是弃之如敝履,最终在孤苦伤心与内疚悔婚中难产而亡。 没想到,她一朝重生。 这回她毫不犹豫地奉旨嫁入王府,原本只是想保家人平安,却不想揭开了前世家族覆灭背后的一桩桩隐秘真相…… 更无语的是,这一世,她不再逃婚了,她的郎君却逃了? 前世的仇,今生的爱,她何去何从?
  • 美艳王爷的献血妃美艳王爷的献血妃十一吟|古言一朵异世红莲,妖红似血,温暖如春……-----
  • 净琉璃世净琉璃世浅紫忧静|古言他轻挑起她的发丝,靠近她的耳边,极其暧昧的说道:“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敢戏弄我?知道我是谁吗?”她躲开他靠在脖子后,那感觉一点都不舒服,还有啊,他凭什么污蔑我呢,我只是不小心闯进一房间,不小心看到他诱惑的上身,不小心撞进他怀里而已嘛,这男人怎么能这样呢,我又没做错事!我不想理他,便走了。谁知他一手抓住我的手,大手附在我脑袋后,一片温润的唇附在我的樱桃唇上,我不禁愣住了。“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他轻笑着,眼里尽是一副好玩的样子。我回过神,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我挽住他的肩膀,用那鲜红可人的唇附在了他的。随后,我放开了他,嘴角微笑着,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