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玉合泪

作者:江雪寒丶
人气(29)评论(0)字数(3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贤如妻室淑恭慎,难得美玉天然成。

从不知天地的黄毛丫头到拨弄诡谲的深宫权妇。

从伶俐顽皮的闺阁少女到指掌天下的国母太后。

那是用血泪记载的博尔济吉特玉斟的一生。

她,注定会被人抒写长记,青于后世,蓝于书史。

最新章节

第46章 暂定(2020-01-14 23:08:21)

同类热门
  • 海棠初开海棠初开莫星辰|古言海棠初开,佳人今来。为爱而生,因爱而种。世间多少痴情者,只在树下等春风。
  • 吃货攻略:聚财娘子萌萌哒吃货攻略:聚财娘子萌萌哒美来宝|古言身为吃货的陶兮,一朝穿越到了古代农村,成了人人可欺的软包子穿越当天就被抢?好,棒打恶狗,状告官兵,她的家族她守护,她的未来她说了算,谁都别想对她指手画脚!小日子过得自在逍遥,可是身边怎么多了一个大尾巴狼?要不是那张脸实在好看,陶兮肯定把他扫地出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甘与子同梦甘与子同梦采媛子|古言孩提时,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年少时,并肩作战、生死相随;成年时,阴阳相隔、不可触及。 儿时的一句玩笑话,她却信以为真,当成了一辈子的约定。但总归是句玩笑话,他又怎会放在心上。 她苦寻他十年,只为他能实现当年的约定。却不知,他,早已在土下沉睡。 哀哉,物是人非。当年的十年之约,不知谁还记得?
  • 邪帝追妻:倾国女帝邪帝追妻:倾国女帝美人倾国|古言暗煞门中,她浴血归来,欺师灭祖,取而代之。金殿之上,她以大长公主之尊,囚太后,废假帝。她踩着无数的血肉白骨,登上权利巅峰,将那些人所渴望的至尊权利尽控在手。那一日,他以金箭为聘:“这是能调令秦国所有兵力的金箭,以此为聘,嫁我如何?”骄阳之下,美人笑靥如花:“倾国之聘,你敢娶,我就敢嫁。”平八方之乱,定九州乾坤,女帝摄政,至尊天下!
  • 顶级杀手:绝宠蠢萌小娇妻顶级杀手:绝宠蠢萌小娇妻J均均|古言穿越了?那自己这是死了吗?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难道是被自己蠢死的?她,公孙悦。在二十一世纪当了十多年的垫底生,穿越到了古代发现,她始终是一个垫底生。她是如玉山庄里最宝贝的大小姐。他是如玉山庄里最顶级的杀手。小时候他们每一次吵架的结果都是如此:“季扬,你给我站住!”她生气的指着他的骂道。“白痴。”他冷漠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长大之后她每一次被绑架,救她的总是他。“季扬!”她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上来!”他面无表情的转身蹲下,背着她回家。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重生之倾城医仙重生之倾城医仙菜田田|古言凤仙儿原是神医族最受宠的小女儿,五岁那年意外被发现奇特的体质,从此被家族封印在深渊禁地之中。在这战火连天的年代,为了保命的他无意中冲破了深渊禁地,带走了向往外面世界的凤仙儿,不经世事的凤仙儿被无情利用,最终惨死。 重生一世,她冷若冰霜,双眸再无色彩,只为复仇!
  • 冰山王爷VS混世王妃冰山王爷VS混世王妃萌小鬼|古言离奇穿越到疯女子的身上。而展开勾心斗角的戏码!她立誓要让这具躯体活得精彩,起码对的起死去的她~~一步一步复仇之路,成功让府上那姨娘和那同父异母的姐姐得到应有的报应!什么?还要让她做王妃在府里和几个女人勾心斗角只为抢一个男人。抱歉,本美女不奉陪!
  • 绿医皇后:腹黑太子也风华绿医皇后:腹黑太子也风华素秋千顷|古言她,一袭绿衣,医毒双修,能驭百兽,却被师兄师姐当成人人喊打的小怪物。他,一人之下,天之重华,腹黑狡诈,但一朝不幸从云端跌落遭遇八方追杀。当他们惊艳相遇,金风玉露,天雷地火。她助他重登权顶,他给她一世繁华。伤他者,万蚁噬身,毒入三脉,各路美男都只是过眼云烟。害她者,千刀凌迟,诛灭九族,三千后宫只愿她一人居住。众臣:“皇后乃国之妖孽,请陛下废后!”皇帝:“好啊,顺便也废帝吧,本人不干了,老婆咱扑蝶去!”
  • 邪王宠妻:嚣张妖妃太逆天邪王宠妻:嚣张妖妃太逆天随心つ|古言因体内灵力被封印,全系魔法师居然变成了废物!传闻,只要跟邪王洞房花烛,便可打开封印,成为绝世奇才!家族为求强大,不惜将她送上了邪王的玉榻!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雨,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第一世为救她,他变成了人人唾弃的魔。第二世为救她,他魂飞魄散。第三世为了她,他重聚魂魄。三生三世,与你相依相伴,谱写人间真爱!
  • 岁月如歌且白首岁月如歌且白首轻尘若世|古言韶青歌出个征回来突然有人告知她要被赐婚给皇子,哭天抹泪找她爹去求皇帝收回成命,好在还没有下旨,不然一切都晚了。 怎么跟皇帝解释她不能嫁给皇子呢,他爹一拍掌,给她编了一个娃娃亲,皇帝忽悠过去了,娃娃亲却成了真的,得了,跑路吧! 跑路碰到未婚夫,还被认了出来,时不时还被未婚夫调侃,好惨一女的啊! “韶兄,你看这花,多漂亮。” “是很漂亮。” “我摘下来为你戴在发上可好?” “不用了,我是个男人,头上带花成何体统。” …… “韶兄,你看这烤兔肉,我就喜爱脖子的肉,对于我来说,比大腿的肉还香。” 韶青歌一个哆嗦,快速伸手捂住了脖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自己是那只兔子。 “叶兄喜欢,那就都给叶兄。” “哦?韶兄不要嘛,好东西不是要一起分享。” “叶兄客气了,这等好东西,小弟消受不起。” …… “韶兄,你看这水,如此清澈。” “是很清澈。” “这天气热,不如我们下去凉爽凉爽如何?” “不了叶兄,小弟还能承受。” “韶兄不必害羞,都是自加兄弟。” “叶兄还是自己凉爽吧,小弟还有事,先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