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神医三小姐:逆天魔妃作者:妮叔
人气(9)评论(0)字数(7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楚云瑶,拥有着从古至今无人可及的医术却遭人暗算!谁料异世重生,借尸还魂。楚家三小姐,丑颜废柴,处处受欺凌?虐恶女,守家族亲人,却招得魔界上主不停骚扰?

“天下与本君何干,六界苍生与本君又有何干,本君向来途非正道,你若不跟本君,本君就亲自灭了六界。”

空间轮转,生死不由己,情殇至此,罪魁祸首却是自己…盼君百年,一身墨衣玄袍似流云璀璨。

“瑶儿,莫哭。”

1v1,逆天神医+六界最强+强基因宝宝

最新章节

第178章 178:宗门秘境(2020-01-15 19:51:34)

同类热门
  • 我的魔君我的魔君羽且|幻情这世间最不能惹的女子是谁? 青引。 她曾是神族的公主,欺负她妹妹的人,她打回来;惹她朋友的人,她把人家的命格改;伤了她大哥的人,她拼命也要还回来。 如此彪悍,在高冷的魔君眼里,她却一直都是可爱又温婉。他可是伤了她大哥的那个人啊,就是她曾拼命都要弄死的人。 这究竟是咋回事? “她的法力很高吗?” “不高,很菜。” 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从来都不是自身的法力。 采访: 问:魔君,你媳妇比你厉害,你有什么感受? 答:她厉害?没觉得呀。她一直都很乖,这会儿正在写悔过书呢。 追问:犯了什么错? 答:昨天是我生辰,她竟忘了。 建议:你可以提醒。 答:我也忘了,刚刚她提起,我才想到。
  • 难吟两相错难吟两相错蓝花樱|幻情火红火红的花朵大批大批的开着,每一株花都非常奇特,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交错,这是接引之花,亦是魂断之处,长长黄泉路,这是唯一的风景与色彩,血色的温柔......衣袂翩飞,长风恣意席卷,绿叶白涛,汹涌翻滚,双双对视的璧人,横卧,相拥。突如其来的爱怜,顺势袭来,燥热全身,阿毓直勾勾的凝视着花樱,呆呆的,落叶细碎的斑驳轻轻的打在她的面庞,微风过后,发梢轻摇,她竟在偷笑,来不及多想,阿毓含着她温润的唇,叶子上的梅子酒滴滴滚下,沿着干涸的躯干,寸寸侵蚀,愈是疼痛,愈加缠绵,一次次,一遍遍,蔓延全身,直至他柔和的面庞清晰而来......
  • 星河记忆星河记忆二月海|幻情茫茫宇宙,世间轮回千转,沧海已变成桑田,唯有天地与星河还留存在远古的记忆。那双炙热的眼眸是否已化成天空中闪烁的星,顽执地追随着那片土地,那个人。
  • 妖知醉妖知醉神灵皇皇|幻情司灼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回勾搭天帝儿子,尽管她自己是冥王。 后来,一场宴会,她相中了天帝幼子南华,从此走向不归路。 —————— “南华小哥哥,不如你考虑考虑跟着我?” “南华~跟我走吧?” “华华,走嘛走嘛~” 就这样,冥王大人凭借自己不要脸拿下天帝最爱的儿子。 —————— 不得不说,天帝的脸色真好看。
  • 恋仙殇恋仙殇独孤落落|幻情彪悍的女主,穿越到古代会是怎么样的呢?曾经的商业天才,现在的古代魔教教主……我感叹:“唉~可怜的多重好人生啊!”我惊叹:“不是古代吗!?怎么还可以用手机!”这一世,我对他说'上一世你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那么,这一世,我说我们正邪不两立,下一世吧‘
  • 刹那山河刹那山河赵大米R|幻情天下之大,如果不是那一次遇到你,也许没有人可以懂我,没有人可以在历史的洪流中,与我一起逆流而上。这一生弄权术,灭心魔,杀异心,却灭不了对你的温柔。
  • 血潇潇,湮然梦血潇潇,湮然梦锦瑟初玖|幻情你知道吗,地球上并不只有人类一个高等物群。在离地球很近很近的一个位面上,在人们不知道的地方,有一个空间,那里有血族和魔族。地球上的人类发现了那个空间。大举进击。可就是这个时候,血、魔两族也悄悄潜伏在了地球之上……于是,血猎家族和猎魔家族只好成立工会,抵挡血、魔二族的骚扰……而就是因为这样,他和她,相遇了……一切的一切有了开始的源头。
  • 丧尸基地丧尸基地张娩|幻情突临末世X系列病毒的爆发、和亲人失联的苏梦,绝色容貌带给她的不是幸运,而是无尽的痛苦。恋爱两年的男友林梦熙因为用拥有异能,而日嫌弃身为普通人的自己。同时,也和苏梦的闺蜜,拥有异能的齐乐走到了一起。在末世五年后,丧尸攻城五大基地之三成为丧尸统领的丧尸基地,人类霸主的地位已经很渺小。
  • 帝姬风华:第一小仙女帝姬风华:第一小仙女汐风晚月|幻情【宠文一对一】 有些人只是一眼,便注定了永生。 山海浮世中有一则传言,每隔千年在山海浮世的某处,会有一轮青月浮现,月光所及之处会开遍莹月花。 莹月花是十三天的仙草,那是天神对世人的恩泽。 月中有琼楼玉宇,一人在树下抚琴,所见之人手捧莹月花跪地膜拜,便会得到神的恩赐。 隐约有仙音传来,那是高贵的神明在思念故人。 这则传言已流传了百万年……
  • 长安夜凭阑长安夜凭阑何处似君前|幻情你心里,有没有曾住下一个人他会如羽毛一般飘落至你眼前在你的世界尚且干净在你的眼中尚无杂质的时候只因一眼便成万年宁与这浮世为敌也不愿见他眉头紧锁曾一起赏过一场盛世烟花的绚烂曾一起度过清风朗月的缠绵可他终究只是一片羽毛当一阵风吹过你已留不住他他会飞到天涯海角飞到你再也寻不到他走了烟花冷了风也止了你是否还记得你和他之间亦无遗憾待到荼蘼花开原来他已将笑颜藏入花间也罢若时常能将他念念于心间此生也算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