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魔尊王妃倾天下作者:白祉羽
人气(6)评论(0)字数(3.8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21世纪见习警察路小辞意外穿越到了青玄大陆某娇弱小姐身上,为了活下去的路小辞接受了原身的诅咒,努力修炼弑仇家。

什么!魔尊既然这么十恶不赦!好的!这个任务她路小辞接下了!毕竟她可是有凌戾这个妖孽在啊~只是这妖孽一天天不正常了……

凌戾:其实魔尊没你想的这么坏。

路小辞:他哪里不坏?

戾:他风流倜傥法力高强善良护短。

辞:他追杀上仙者。

戾:那是因为他们打你主……咳咳他们仗势欺人

辞:他还和九天上的神女纠缠不清

戾:诬陷!我只对你专情!

辞: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戾:……

某位刚说自己善良的魔尊决定等下就去把九天给搅了。

————————————————

当腹黑大狐狸魔尊遇上无赖脱线警花,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最新章节

第27章 担心的事情(2020-05-23 08:24:30)

同类热门
  • 清君侧之王臣清君侧之王臣南陈旧识|古言苏家世代为王臣,亘古不曾变 殷珩,你已经负过我一次 我也负你 咱俩不相欠,不相见了可还行?
  • 帝后临天下帝后临天下范小晴|古言以后才是女尊,从小姐经过宫中的各种各样生活,变成君临天下的皇后与君王。
  • 妖精娘子妖精娘子萧拾|古言羽雀是凤凰一族的公主,她天生的使命是保护五彩石,而五彩石是上古神女遗留下来唯一一颗蕴含强大力量的神石。在众人围攻强抢五彩石时,她把五彩石交给了刚化身为人形的萧小兔,且看单纯呆萌的萧小兔在守护五彩石的同时,如何收获一份甜美的爱情。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表示文案无能啊,简单的说,就是兔子精来到大明王朝后,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最后被嫁给男主得到幸福的温馨小故事。男主强大腹黑,脾气特别坏。欢迎入坑,保证不弃。
  • 君问归期,莫有欺君问归期,莫有欺洛川海晴|古言或许人的出现是为了另外一个人,等待的邂逅,是无法预料的归途。四个青涩懵懂的大学毕业生,还未步入充满色彩的社会,却误入时空的轮回。面对一个陌生的朝代,不知归期,不知世道,是否守得住初心,活出自己一片天地! [回首] 她说:“过些时日便回来!” 他说:“我等,等你归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一定等你。” 她说:“我可能回不去了!” 他笑了,“原来,你要我等的是,遥遥无归期!” 段无洛:如果时间真的可以倒回,我想我还是会选择爱你,只不过,这一次,我会用我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来爱你。
  • 紫凤舞紫凤舞洛倾颜|古言绝美出尘神仙师兄俊美温和太子哥哥狡诈腹黑天下首富坚贞守职得力护法邪魅狂妄安玄皇帝锋芒内敛隐忍太子体弱多病多才王爷妖娆无情第一杀手各色美男,争相角逐,权谋诡计,只为神算一语。(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乱世萧潆传乱世萧潆传璇一|古言乱世风云,派系之争,生于乱世的萧潆却被迫卷入这场朝堂与江湖的斗争。 诶,既然争都争了,那干脆来场大的。 从小弟子到一楼之主,再到参与政变。 我手段温和点,你们说我靠男人。 我手段狠一点,你们又说我没人性。 萧潆表示这趟浑水不好淌。 本以为自己身世够复杂,可窥星阁主和那个尹小门主怎么好像比自己还复杂。 自己的感情够不顺了,怎么周围的比自己还惨。 萧潆:我想归隐,不再理会江湖上这些破事,过一过平静的生活。 段尘:不,你不想。 萧潆:...... 非爽文,但也不算虐
  • 命运之轮:穿越第十三刻度命运之轮:穿越第十三刻度曲悠|古言她是24世纪一位总裁,本该去别的公司跟别人签合同,却在半路连车带人掉入水中,醒来后穿越到一个不被人所知道的落魄小姐身上。但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由魔法,斗气和精神力主宰的世界,她,会怎么办?片段一:怡悠你个毛绒控,快走啦。一个傲娇的少女看着面前这个抱着一只小猫不肯乱动的少女。“不走,我再抱会儿。”少女冷淡的回答。片段二:“霓殇快点,怡悠晕倒了!”一个正在修炼魔法的少女被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拉走了。“怎么又晕倒?”霓殇皱着眉,“难道...”少女看着少年诡异的笑道,“你去陪她好了...”片段三:“墨罹寻,如果哪一天我消失了,你找我吗?”“不找,因为我会看好你!”
  • 相府千金:小透明的生活日常相府千金:小透明的生活日常六六的小六子|古言穿越到古代,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你说我是女主,不不不,咱就是个小透明。咱只想好好的守着我这一亩三分地,欺负我?哼哼…女子报仇,就在今晚……
  • 重生之千金妖娆重生之千金妖娆彼岸恶魔之泪|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宅女腐女一枚‘尼玛!睡觉也能穿越!’穿越也就算了还穿到以个不受宠的才人身上。老天爷!你脑袋进水银了!说完指了指床榻上的某美男某美男拿出一张圣旨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浅儿,约吗?'
  • 那一场指腹为婚那一场指腹为婚云和|古言她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家道中落后,他找到她,满脸坚定的说要娶她。 满心欢喜的穿上喜袍,坐上花轿,却被抬到了周府的偏门。 她,成了周府的白姨娘。 他,周家唯一的继承人,借口为了周家的名声,让母亲同意自己娶她,却不料,母亲只让她做他的妾。不想她继续在外吃苦,他勉强同意,对所有人掩藏了心底的情愫。 在周府里兜兜转转,当她再也承受不住婆婆和主母的刁难,想要离开时,他却向她说出了所有事情的始末。 她会怎样抉择? 是继续着这样无尽的纠缠和折磨,还是挥一挥手,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