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田园小夫妻

作者:思梵
人气(48)评论(0)字数(5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惨遭谋杀,穿越成田园小萝莉,只想安稳度日,逍遥自在,却不知,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已住进了某人心尖,成为了圈养小娇妻,日日撩心,只待长大。

前世悲惨,重生回20岁,他步步为营,只为复仇,却被捡来的小人儿打乱了心扉,新的情节发生了。

当墨一一用新世纪的产品和营销手段富甲一方之时,突然发现自己的丈夫是隐形富豪。

“墨子枫,别人都说我是看中了你的钱,小妾自己都送上门儿了,怎么解释?”墨一一生气道。

“上辈子的生意一直没有断过,现在还在做,至于小妾的问题……看来你是太闲了,又开始胡思乱想,来,我们生个孩子玩,你就不无聊了。”墨子枫一本正经的抱走了某女,反抗无效。

再次相逢,亦是熟人,因果循环终会到来……

最新章节

第165章 家的温暖(2019-12-04 02:06:51)

同类热门
  • 运道记运道记小房鸭|古言长安城首富郝家五小姐 名为郝运 那自然是好运的
  • 风吹南雁归风吹南雁归晴妧|古言在季琼大陆,有一个“魔王”。 六界都惧怕这个“魔王”。 于是乎—— 穿越到这里的玖黎一个不小心就被“大魔王”给盯上了。 被“大魔王”掳走之后—— 玖黎一哭二闹三上吊,“呜呜呜,魔王大人您大人有大量,把我放了吧。” “魔王”阴暗地笑了,“放你走?下辈子吧。” 玖黎不知道自己穿个破书还能穿成这样,她好歹是书中第一大反派啊!她可是有着拆散男女主角的重要使命的!怎么一上来就变成这样了呢?!她不服啊! 不过这个“魔王”怎么不按套路走呢? 说好的阴暗狠毒,心狠手辣呢? 看着眼前的男子,玖黎想,这难道不是一朵纯洁可爱天真善良的小花花吗?
  • 我在徘徊,等你我在徘徊,等你卿言墨殇|古言第一次写小说,写不好勿喷。我还有学业,可能不能日更,我尽量周更,谢谢大家支持。
  • 王后,快来让朕亲亲王后,快来让朕亲亲静依姐|古言传说,魔主一生一世只能有一妻,而她,调皮爱惹祸,而他,处处对他包容。“嫁给你,是本小姐一生的错。”东临蓝儿双手插腰,愤怒盯着眼前的妖孽男子。“蓝儿,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轩辕漠委屈埋怨看着她,东临蓝儿火气上升,一脚踢过去,“滚。"(内容虚构,详情请看章节。)名字有误,不要介意,作者以后会改。
  • 莫有清溪闲如许莫有清溪闲如许光脚夏裙|古言因为好奇她点开了一个链接,呈现出的那封古信似一个魔咒,由此将她连接上了一段来自异世的倾世之恋。或许某一天的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你就掉入了冥冥中的自有安排……
  • 宠冠六宫:本宫要退货宠冠六宫:本宫要退货炫天舞|古言赵莲穿越系列的第一部。赵莲:喂喂,某系统的客服吗?我要退货,我明明订购的是终生无忧穿越皇后套餐,为什么我却穿成了侍女啊?客服:接通中,您排在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请稍后。赵莲:我靠,你们(……(……*……%&*()&……*&(*&%&*((……*赵莲:既然系统靠不住,又穿不回去,那就只好我手动变成皇后娘娘了。用我无敌的美貌……喂!为毛皇帝还这么丑啊!不行,我要退货啊。客服:接通中,您排在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请稍后。
  • 芳华往事书芳华往事书晒网渔夫|古言她芳华了一路,糊涂了一路,爱她的,恨她的,似乎几页书就能写完,但那些遗憾却终于无法弥补,倘有下一世……
  • 鬼医凰妃鬼医凰妃风筝|古言一朝穿越,身为现代天才医生的她,成了怀着身孕,却被虐待而死的花痴王妃。万贯家财,换来的是薄情寡义,一尸两命。她本想放弃一切,脱离是非之地,却遭人陷害,被渣夫踢的孩子早产落地,母子二人差点被大火烧死。侥幸活命,她带着儿子重生归来,誓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他绝代风华,权势成迷,却愿意为她保驾护航,护她平安。不曾想,真相惊人,痴心错付,她翻身化为鬼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无牵扯的两人因命运纠缠一起,搅起了一场席卷大陆的惊涛骇浪……--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遇龙:三世情缘遇龙:三世情缘曦雨若晴|古言根据一个游戏改编。她因一场意外救了渡完雷劫之后的他,自此一颗芳心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爱她却不能给予她任何的回应,只能在心中暗许承诺,她与他有情却是无缘。三世的无缘让他目送她嫁于她所不爱之人,他痛他怒,“小流萤,三世之后就再也无人可以阻挡我们了,你要等我,等我以万里红妆,迎娶你的那一天。”却奈何三世的等待终抵不过命运的捉弄,见她魂魄散于他的面前,他怒,不惜入魔,也要毁了这天界为她陪葬。“你把她从我的世界带走了。连同我的魂魄一起摧毁了。你加诸于她身上的伤痛,我会百倍、千倍还于你。朗朗天界,欺我三世!我命所失,加倍讨还!”散了三世,聚了一梦,清风拂面,泪落夕云,也只能唏嘘,流年浮生,聚也匆,散也匆。
  • 步步皆殇步步皆殇碧霄2466|古言《清穿+盗墓+宫斗+悲虐+轮回+夺嫡+复仇》 片段: 瓢泼的大雨中。 激烈的风雨迷湿了他和她的眼睛。 慢慢地,他浑身颤栗不止,双手抱头,表情扭曲而崩溃,凄厉地狂喊:“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 冷翳的眸子射出杀人般的恨意。 漆黑的雨空下。 他冷冷地笑,冷冷地哭,脚下颠颠晃晃,像一个癫狂的疯子。一字一句地指控: “就因为我是皇太子,这个的每个人都巴不得我早点死是不是?!” “什么兄弟之情,什么手足之义?你去问问,老四,老八他们,他们哪个不在背地里玩阴的,哪个不想我早点死!” “还有皇阿玛,我这个皇太子之位本来就是他给的,他想要收回,我无话可说!但是为什么要给我扣上弑父的罪名,我没有,我没有!”仰天大吼一声,他双手微抬,凄切地摇头,一双血红的眸子狰狞可怖。 蓝齐儿站在那里,一颗心仿佛被万千刀刃在瓜扯着,痛不欲生。 胤礽埋下头,在滂沱的风雨中浑身战栗,扑通一声,了无生气的跪在地上,他肩身挺得笔直,面如死灰,任由那无情的风雨洗刷自己身上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