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发现龙帝快捕捉

作者:柒小小小
人气(9)评论(0)字数(2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世人传言,凤府的凤大小姐相貌丑陋,任性跋扈,凤二小姐美若天仙,温柔似水…凤璎闻言,呸了一口,呵呵!解了体内的毒,容貌重塑,她纤手一挥,顿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最新章节

第262章 双系灵师5(2019-12-03 21:48:42)

同类热门
  • 异世崛起:毒妃太傲娇异世崛起:毒妃太傲娇子潇橙|古言作为21世纪人见人怕,鬼见鬼嚎的天才毒医及杀手之王,沐瑾鸢怎么也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被一颗小小的石头砸死!特么死相太惨,不忍直视啊!然而,殊不知因为一颗小小的石头,她魂穿异世,沦为沐家废柴!即便是异世,她照样可以风华具现,再度崛起!除去污渍,丑陋之颜立变倾城之姿;疏通经脉,绝世天才,手到擒来!对待朋友,她热情慷慨,为其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对待敌人,她冷血无情,可以使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曾经我所受到的痛苦,我会一件一件讨回来,你们怎样对我,我定会千倍万倍的奉还!欺我者,必诛之!”
  • 摄政王妃别作了摄政王妃别作了籽说|古言一睁眼就穿成古人,顾云裳只想混吃等死,但是条件不允许,娘不在爹不爱只能自力更生努力宅斗。 情节: “顾五小姐这么善良啊,你居然还这么诋毁她,顾云裳你就是一头养不熟白眼狼” 顾云裳“对,善良,剃了头就能当尼姑,在这红尘浪费了要不五小姐你考虑下” 顾云倾表情僵硬。 情节: 晏宇国每个人都有一个疑惑“摄政王您皇室贵胄干嘛偏偏对这嚣张跋扈的顾云裳独宠” 穆湛扯了扯嘴角“王妃乖巧懂事循规蹈矩多宠些也是无妨的” 众人看着门口“穆堪与狗不得入内”一阵无语。
  • 郡主如此多娇郡主如此多娇是闹闹啊|古言女主版: 黎诺:“我生来天现异象,百鸟朝凤,我的血脉里面不仅流淌着皇族的血液,还是古老的凤族血脉!我的师父是隐世高人,师娘花谷医圣,师兄剑术超群,师姐更是大美人,别说在这盛唐国我能横着走,就算在这片九州大陆,也没人拦下我黎诺!” 男主版: 叶修尧:“哥我在现代有钱有权,怎么让我就穿越到废材的身上?穿越就穿越啊!怎么把我送到了这个古代锻造军火工厂的北苑山庄?这山庄还是自己老爹创办的?还要继承父业?合着哥穿越过来是来打铁造兵器的?” 当一个人生开挂的小郡主遇到人生好艰难的小世子的时候…… 黎诺:“呸呸呸,弱鸡,你是个连我都打不过的弱鸡!还想要娶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叶修尧:“你不就是个全靠家里背景牛批的小丫头嘛!嚣张个什么劲!娶你?劳资现在只想取你狗命!” 然而,有些事情已经命中注定,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文笔小白通俗易懂,感情戏慢热,主言情副成长。
  • 红颜乱:我的丑颜穿越太子爷红颜乱:我的丑颜穿越太子爷霖紫|古言一朝穿越,直接嫁给当朝丑颜太子……做米虫。没事没事,反正他正人君子,没事没事,反正他也穿越的,老乡嘛,没……纳尼?要娶其他女人?太子你过来,我保证不咬你。“你为什么要娶其他人?难道你们男的都要三妻四妾吗”她莫名怒了。“因为……我需要孩纸……”某男淡定回答。“老娘也可以……生的……”某女……娇羞……用我倾城容颜换你一世怎样?用我性命换你一句原谅又怎样?
  • 一品嫡女谋天下一品嫡女谋天下咸菜|古言她是一府嫡女,原本应该衣食无忧锦衣玉食,受众人敬仰,可是她却改变了自己,让自己与天下相连。
  • 此生不负良人此生不负良人本尊无沉|古言林染本是个毫无感情的盗墓贼,在她的生活里除了继承祖业弹幕之外毫无用处,却不料再一次进墓意外穿越成了祁家不受宠的三姑娘。。。
  • 凉夜如音书凉夜如音书宫隐晨|古言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夜央凉曾以为,书翊言只是她的一个监视对象罢了,可谁知,作为暗卫的她,竟暗生情愫。
  • 一世千华一世千华画子|古言她生活在冷院里,无求无欲;她们却始终不肯放过,步步相逼;他看似无心,却唯独对她有情;待再娶时,他以江山为聘,四海为礼,可惜时不再来……
  • 朕的亲亲小皇后朕的亲亲小皇后黎萨|古言哎,这自打本宫入宫以来啊,就独得皇上恩宠,你看着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偏偏宠我一人,可是怎么办呢,本宫不想他有后宫佳丽三千,本宫要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只对,本宫一人好。本宫虽然是敌国细作,又有个另一个敌国太子妃的名头,而且骄悍,跋扈,不讲理,但是,谁让他宋律心中只有我一个人来着。若是他不从,他敢不从……
  • 我本轻狂:妖孽一出红尘乱我本轻狂:妖孽一出红尘乱洛月清泠|古言隐世家族栾家向来不涉及江湖争斗,然而这一届嫡系独女却是加入了魔教,跻身江湖高手前列,妖孽一出,无人争锋,光华尽显,惑乱红尘。某栾挑眉一笑:“说你爱我。”妖孽一呼百应,十三年前的青梅竹马冷傲不羁:“你先说。”昔日背叛的血眸少年低沉落寞:“没有资格再爱你。”多年同僚左护法猛翻白眼:“这种事还用说?”笑傲风月的武盟长老温文尔雅:“娘亲让我娶你回家。”某栾不禁低头叹息,她这是造了什么孽?想当年,她也是一颗痴情的种子,后来下了场雨……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