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初见倾城再见倾心

作者:虞烟寒
人气(3)评论(0)字数(0.5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15岁那年,他和她相遇。

17岁那年,她下定决心和他考同一所大学。

18岁那年,他向她表白。

22岁那年,她离开他。

26岁那年,他当着亲朋好友,对她说“嫁给我,我有能力给你最好的。”

分开的那几年,他抽烟抽到咳嗽,喝酒喝到吐血,每天的梦里全是她。

多年以后,他与她再次相遇,是否将会重新抓紧她的手?她又是否愿意和他共度余生?

最新章节

第2章 密切来往(2019-12-02 19:45:49)

同类热门
  • 浅浅梧桐恋浅浅梧桐恋芦苇葡萄|现言根据现实事迹改变,将校园里,唯美不可思议的爱恋,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样的爱恋,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却不一定真实遇到......
  • 终归陌路,等待终归陌路,等待落倾瑶|现言曾经的恋人,今日的陌人曾经的爱恋,今日的伤痕曾经的缠绵,今日的泥泞曾经的曾经,有一种爱,挂着泪珠,但很凄美,它叫做放弃......
  • 报告夫人,少爷又疯了报告夫人,少爷又疯了凉十三|现言身世牛逼,这个表哥很牛叉;霸道总裁,唯她不娶,无她不欢;青梅竹马,市长先生,放开你的手好吗;万千宠爱,女人无不抓狂,极品男都在她手中;有夫之妇,我已经名花有主了,众人为她解释,“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你。”蓝光着急道:“放开手,那是我儿子。”众人无语,“我还是干爹呢!”“羽沫炎,我们儿子呢?”蓝光质问。羽沫炎淡淡回道:“指不定又被哪个干爹拐出去玩了。”“老婆,儿子才一个,我担心儿子被他们玩坏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羽沫炎压着蓝光痞痞说道。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汤圆儿|现言王牌内科医生楚洛寒,结婚已有三年。却无人知道,她的丈夫就是江都第一豪门龙家大少——人人闻风丧胆的枭爷。守了三年活寡,眼睁睁看着他和第三者的恩爱照片横扫荧屏,她笑了,“龙枭,咱们离婚。”曾经,他连正眼都不屑看她,但,“呵!离婚?女人,你当我龙枭是什么?”她刷刷签字,扔出婚戒,“唔?一个被我使用过的工具罢了!”很好!女人,你狂,看老子怎么把你抓回来!
  • 傲娇月神你好甜傲娇月神你好甜安若皓白|现言公群群号910547689???? 大概是一个前期虐人中期扎心后期糖多到想求虐的故事。【一对一】【前期现代】【中期后期都是神界】 白凤一族有一少主,说生性淡薄,但喜欢笑,也爱吃糖。她忘了岁月洪荒,有一个白衣少年,衣袂翩翩,笑的时候如同融化冬雪的初阳,眉眼弯弯。 再次醒来,物是人非。 就像花开花落,转瞬即逝。 不知那对有情人是否终成眷属,不知姻缘树上的花是否将开,亦是不知,谁的余生,有谁相伴....... 【我把大纲改了,剧情有点变动,影响不大,信我,具体情况看我怎么改大纲】
  • 以宠犯禁:替身总裁轻点爱以宠犯禁:替身总裁轻点爱向亦乔|现言"他是权利帝国的王,运筹帷幄、翻云覆雨,性情暴虐无道;她是落魄少女,胆小怕事、艰难度日,一天三餐都成问题;一场阴差阳错,欲火焚身的她碰到了禁欲三年的他;他们的初遇,他搂住她的腰,将她压在床上,动作极具侵略性,她比他更疯狂,主动得像个小妖精,狠狠缠住他;“小猫儿,轻点儿咬。”“唔……”她迷糊呓语。“呵。”他轻笑,将她乱摸的手扣到头顶。Now,他掌握了控制权,游戏开始。和妖孽总裁颠鸾倒凤之后,她却淡淡地说:“打扰了,认错人了。”他心里恨得要命;她也总是触着他的逆鳞;他还是宠她爱她,把她放到心尖尖上;他遍体鳞伤时也只是说:“只要你喜欢,我所有的逆鳞都能拔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于是孤单被吞没了于是孤单被吞没了云翻涌成夏|现言蹦极那天我紧紧抱着宁非,我们在半空中呐喊盘旋,像两只逃出囚笼的鸟儿,风刺激的在耳边呼啸而过,巨大的俯冲力和高速下降的恐惧感让我身体麻了一下,但是抱着他的时候心就渐渐平静下来,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认可我们。我高声呐喊:“宁非,我爱你!”宁非也紧紧抱住我,虽然闭着眼,但是我能感觉到出她渐渐靠近的嘴唇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也爱你。”于是两个男人的心开始越靠越近,我在宁非的怀里,一下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
  • 千金小姐回眸一笑千金小姐回眸一笑飞雪玫瑰|现言一句约定,一场车祸,他失去了记忆,她守他一生。当她累放弃了,他恢复了。
  • 原来你还在原点等我原来你还在原点等我Tinax|现言原本以为我的一生会平平淡淡的过去,直到遇见你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有这种运气
  • TFboys之美丽的邂逅TFboys之美丽的邂逅夜澪落|现言她一直想要见到他,那个自己心中的偶像,自己喜欢的人。没想到,这个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她见到了他,并且和他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们本只是单纯的四叶草,他们也只是单纯的红火明星TFBOYS。可如今,她们是耀眼的“MissGirls”,他们也早已不再单纯。原本学生马尾方格衬衫蓝色校服裙的她们,如今也是波浪长发一袭长裙清抹淡妆。谁又能知道,她和他,关系非同一般。他和她,又有着怎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