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冰凰劫作者:宁长卿
人气(3)评论(0)字数(8.3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语焉不详的记载,是冰凤凰百万年来都难以临世的源头。当冰雪初现,自会与火焰相斗,最后能够抚慰冰雪的,不是火神的降临,而仅仅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凤凰神眷,神龙天赋。火焰梧桐,冰雪降临。九天云海,龙凤共舞,谱一曲六界佳话。

本书标签

宁长卿 冰凰劫

最新章节

第66章 联手而战(2020-01-14 22:13:48)

同类热门
  • 萌妃追夫,冷君大大求收养萌妃追夫,冷君大大求收养陌上玖安|幻情论顶级特工为爱轻生是多么愚蠢,白茋柔到了异世才明白。当某花痴女遇到帅哥时,矜持算什么?说好的废材呢?为什么是六系同修,为什么能契约上古神兽?冷君大大冷脸道:“因为你不要脸,天赋高到不要脸,功力深厚到不要脸。”,某女一把搂住某男的脖子,道:“这多亏了大王,要不娶了小女子吧,听说双修效果更好哦!”某男汗颜,矜持呢?被狗吃了?谁说特工一定要冷冰冰的,难道萌萌哒不可以吗?
  • 清秋未迟月向晚清秋未迟月向晚既见公子|幻情命运翻云覆雨的手啊,从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怜人。当你眼见着赖以存活的温暖被一丝丝搅碎,当你被仇恨蒙住双眼,被拖进污泥与血水的深渊,是否还能看见,遥远的,爱人眼底的光亮?当你完完全全被痛苦淹没,只要还活着,就是重生。爱恨匆匆的尽头,命运轮盘已缓缓转动。
  • 重生之吸血王妃重生之吸血王妃紫眸妖瞳|幻情邢天音,吸血鬼,被族长封印错穿到古代变成落魄小姐;欧阳烈,北溯国残废王爷。两人第一次相遇便互看不爽,成亲时闹剧百出。她为爱丧命,丧失记忆涅槃重生,他成为一国之帝,昔年后,两人相遇再次擦出爱的火花,且发生了一段段啼笑皆非的皇宫闹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逆天吉祥宝,绝色倾王爷逆天吉祥宝,绝色倾王爷LX山有兮|幻情他们是让三界闻风丧胆的吉祥五宝,超能空间在手天下我有,小到一株草药打到一个国库,没有他们不能偷只有他们不想偷。她前世是让人惊悚而立的绝色女杀神,最后却死在了最爱之人手里。一朝穿越,护国四小姐,说好的丑陋容颜,废柴一个呢?为什么我看到的是绝世容颜,逆天武功。白莲花上门挑衅?没空,神兽忙着求契约,混沌神器求认主,天级丹药?我家兽兽的零食,天级武器?我家的碗好像就是,天级功法?当体操耍来玩。给我下毒?不好意思,我是医毒双绝。敌人上门?身边的美男一口一个唾沫都能淹死你!嗯?暗主又来了!“不是说暗主冷血无情,不能人道吗?那身边这个会卖萌会撒娇,天天做运动的人是谁?”“娘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回房休息吧。”
  • 弑神狱妃弑神狱妃司南翎伊|幻情“南宇炽,我的生命伴随者绝不允许是弱者,如果你想得到我,必先得到这天下。”“南宇炽,等你得到这天下再来找我吧。”为她一句想要得到她,必先得到天下,他弑兄囚父,不念兄弟之情,挥兵三国,直指天下,只为能与她相守一世…只是当他捧着天下来到她的面前——“南宇炽,你得到了天下,却忘了问我喜不喜欢这天下。”她魅颜冷然,红袖一挥,绝情离去——他说,天下本来就是为你而夺,如果你不喜欢这天下,我便毁了它。他说,如果可以能让你一世锁在我身边,我会毫不犹豫折下你的翅膀。他说,多想你在乎的那人是我,我也可以为你做到弑神绝命倾负尽苍生。江山画卷虽秀丽,可让他刻骨铭心的唯她一人。当繁华成烬,故事无她,他该拥谁入怀并肩天下?她又在何处为她的良人麻衣绣花一世温情不假?
  • 浮生若梦之慕翟浮生若梦之慕翟公子赋L|幻情一曲玄音杀掉所有人可谁知她也是想救人死而复生为的是谁
  • 绝世千颜绝世千颜杭沫沫|幻情一朝穿越,到达异世,成废物,可谁会知道她才是天才,不折不扣的天才,收尽妖兽,做尽丹药,作为女主的亲妈,看千颜尽收美男,如何让世界疯狂,
  • 醉生梦未死醉生梦未死流砂灯儿|幻情外面的世界,或是弱肉强食,或是阴谋诡计,或是尔虞我诈;又或是相濡以沫,或是肝胆相照。这场阴谋的开始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有些人注定要在没有利用价值以后在阴谋的生死簿里被划掉,而我,就是这诺大的阴谋里一颗小小的棋子,却在不经意间决定了这场棋局的成败。
  • 守护魔守护魔闲庭沐云|幻情魔界大魔王墨霄一次受伤被医仙青璃所救,可是两人一正一邪的爱情天地不容,青璃最终为了保护重伤还未痊愈的墨霄死在了师兄青宿的面前,他等她重生,拼死守护“丫头,你是我的命了。”
  • 绝色神偷腹黑九小姐绝色神偷腹黑九小姐兮九儿|幻情遭同伴背叛,掉下悬崖,没死,她堂堂21世纪绝世神偷,居然,穿-越-了!!!好吧,穿就穿吧。可为毛穿成一个丑到爆的废物?!老天爷,你耍我玩呢!!!没事没事,还好姐有无影手,在异世照样混的风生水起!虐白莲花、绿茶婊,休渣男,寻娘亲。咦?废物?你见过全系灵师的废物吗?你见过身怀神鼎空间的废物吗?欺负姐没灵兽?哼,姐没有灵兽,姐只有神兽!可是,说好的威武霸气呢?这个萌萌哒傲娇小正太是谁?还有,这个不要脸缠着她的妖孽又是谁?“娘子,我当然是你夫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