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腹黑娇妻

作者:浮世落华
人气(80)评论(0)字数(22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已发布,请新老书友支持。

白晓重生回到一九八五年自己十八岁高考放榜时,奶奶和小叔害怕她脱离他们的掌控,不惜藏起了录取通知书,这一次谁也休想阻碍她上大学的梦想,朴实的哥哥,出嫁的姐姐护她上一世,这辈子她来守护他们

陈世美的渣爹,继母继妹都靠边站吧,咱不认识你们。

…………

已有百万完结文,坑品保证,欢迎新老书友的收藏推荐支持。

最新章节

第69章 家传绝学(2019-10-10 19:53:26)

同类热门
  • 萌宠娇妻:心理医生快走开萌宠娇妻:心理医生快走开一米三|现言父母为从小患有自闭症的她请了无数私人医生,却都不见效果。现在终于有了一位有耐心的医生,病情也逐渐好转。眼见着这关系一天比一天暧昧,可是感情却总是没有坦诚。行,既然你不想说破,她也就不点破。看谁能压谁一头。——治愈向,绝对无虐.
  • 重生:名门千金归来重生:名门千金归来杜宁儿|现言我镜子里的她好陌生的脸颊那个我是真哪个是假?我用别人的爱,定义存在怕生命空白。却忘了该不该,让梦掩盖当年那女孩?
  • 专属校草养成计划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校草颜如玉|现言刚入学校的许念,开学的前一天就入院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全校公认的帅哥用篮球砸了脑袋。 这开学的第一天就这么丧,满心期待的心情瞬间就被浇灭了……
  • 星河漫漫皆为你星河漫漫皆为你姌颜|现言(1V1双洁,纯甜文,反套路。男女主双强。) 乔斯瑾,帝都人称乔爷。名下产业遍布全球各地,富可敌国。因财产数目庞大,从而不计入富豪排行榜。年仅22岁,将乔氏集团越做越大。没想到,清心寡欲了多年的乔爷也会追女人,还是个小明星。这可让帝都一众人傻了眼。 传闻那个小明星家世不好,性格不好。他们也只当那个小明星攀上枝头变凤凰了。谁知,随着苏沐伊的身份一一爆出来。他们再次傻了眼。 身份被爆篇 “家世不好??!”呵呵,如果这叫家世不好,他们也不用活了。不知道现在抱大腿来不来得及。他们应该没有得罪这位大佬吧。 “!!!”夫人居然这么牛逼,道上都闻风丧胆啊 “呵呵,当时谁说夫人是小绵羊来的。” “实力强悍,智商超群。只有夫人这样的才配的上爷啊”
  •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林小风|现言那一刻,我似乎真的明白了也许你就是我钟爱一生的那个人,不求为你遮风挡雨,只求能够做你的避风港
  • 闷骚追妻之追妻路漫漫闷骚追妻之追妻路漫漫文晰猫猫|现言她,从默默无闻到国民女神 他,亿万家产继承人,却为了她进入娱乐圈 追妻路漫漫,他或者是她又能擦碰出什么火花呢? 尽情期待《闷骚追妻之追妻路漫漫》
  • 隐形大佬高调追妻隐形大佬高调追妻言小凉|现言有的男人宠起女人来,还真就没她爹妈什么事了! 1、 萧默:湉湉,你有病吗?我有药! 方湉:“我的是心病…” 萧默:“那你需要一个心上人!” 2、 萧默:湉湉你要买点什么吗? 方湉:还没想好要买什么…… 萧默:这样吧,你把我买回家,然后你想买什么我就买什么! 方湉:你那么贵! 萧默:你买的话,我倒贴! 3、 萧医生殷勤地冲过来:湉湉累了吧,我给你按个摩吧! 方湉一看,手指一伸顶在萧默胸口:“你敢不敢来一次正正规规的按摩?!” 萧默双手握着方湉的手指,为难道:“要不,这一次我们再试试?” 方湉:“我信你个鬼!你这个大色鬼!” 4、 问:“你是方湉什么人啊?” 萧医生:“心上人!” …… 萧医生逢人便说,生米硬是给他说成了熟饭。 她明明不知何时已在他心里落地生根, 他却仍是固执凉薄地以为,把地翻一翻,他们之间也就翻篇了, 却不想,现在种子死去,却是要连着他的血肉…… 从误会、嫌弃、冷眼到心碎、心疼、相恋、独宠 萧默医生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默”道不识君,却是,为谁辛苦为谁“湉”? 原书名《莫道不甜》,甜宠文,亲亲们放心入坑!
  • 叶少的神秘娇妻叶少的神秘娇妻桃花刺身|现言她居然意外点亮了传说中性格冷漠无比的男人“宠妻”属性? “我把商场买空了。” “下次让别人买,逛街多累来陪我。” “订婚戒指太丑,我送人了。” “会做慈善了真乖”
  • 那些逝去的轻狂岁月那些逝去的轻狂岁月纸上书生|现言“对不起。”男子不屑地动了动嘴唇,“不必了,没有意义。”“我……”
  • 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希衍|现言离开五年回到故里,他的身边已有妻女,杨思思抱着五岁的畸形儿,只能对着他的背影默默自语:“死神举起镰刀那一刻,宁愿你恨我也不要你孤影可怜的活,可是,牧景成,死神不要我。”她曾是他的致命宠儿,如今是他前妻,他有那么漂亮健全的女儿,她只能藏起属于他的畸形儿,五年前离开的原因烂在了肚里,相遇误会重重。高级会所被人卡油,他献身相救,捏着她的下巴笑的凄凉:“你怎么都喂不熟。”她咽下泪水笑的明艳:“还不如狗是吧?”他问:“多少钱?”“十万。”“不贵,我攥在手心长大的,值这个价。”刷刷两笔在支票上多填了两个零。却没想,一场畸形关系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