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人气(15)评论(0)字数(19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不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不会炼丹制符也不会算卦占卜。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头呆呆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追寻至此,扬言他与此山颇为有缘,从今往后便不走了:“小爷苏云起,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你说,和这里是不是相当有缘?”道士自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不是好兆头,要有缘也是孽缘。”

最新章节

第145章 无故(2019-10-09 21:58:05)

同类热门
  • 风之时空:有你就好风之时空:有你就好汐罂|古言她,现代职场高手,庞大的地下组织的创始人,亦是一位腹黑女,奇葩地穿越,她梦想在这片异时空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再创辉煌;遇到冷漠却同样腹黑的他,她说是两辈子的不幸,他说;“是吗,你很对我胃口啊。”。。。
  • 邪盗狂妃:乱世枭宠邪盗狂妃:乱世枭宠花花饺子怪|古言1v1爽文女扮男装男女主身心干净 百里筱筱一朝穿越,现代鬼面盗贼变身江湖邪盗,盗宝贝,斗贪官恶霸,傲视江湖! “王爷,王妃清了百花楼全部的丝绸。”影风哭丧着脸汇报着王妃的“行踪” “嗯,知道了” 看着自家王爷一脸宠溺的模样,影风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唉,王爷,没救了。 “嗯,影风” “在!” “再去南疆进一批丝绸,送到王府里来。别让王妃累着了!” 影风:............
  • 朕的亲亲小皇后朕的亲亲小皇后黎萨|古言哎,这自打本宫入宫以来啊,就独得皇上恩宠,你看着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偏偏宠我一人,可是怎么办呢,本宫不想他有后宫佳丽三千,本宫要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只对,本宫一人好。本宫虽然是敌国细作,又有个另一个敌国太子妃的名头,而且骄悍,跋扈,不讲理,但是,谁让他宋律心中只有我一个人来着。若是他不从,他敢不从……
  • 乱入宸垣乱入宸垣幽游烟丝|古言所谓懵圈,讲的就是她现在的状况。二十一世纪奔着大好前程去的创业女强人,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大清朝后宫里什么都不是的粗使宫女。或许,对于历史白痴的她而言,就这样默默混着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状态。但是按照一般清穿女主的命运陀螺,怎么会放任她按照自己的念头过活呢?当命运的漩涡把她一点点的卷入那些大事的中心,对历史一无所知的她,如何自处,如何自保,如何自立,如何自强?还是说,终将成为皇权的牺牲品,就如同她所知不多的那些野史秘闻一样呢……
  • 林夕天下林夕天下公子潇兮|古言一场大火,改变了她的人,同时也改变了他的心。一场大火,让她此次走上不归路。一场大火,终究物是人非。“我要的是这天下,你也能给我吗?!”“我,才是武林第一人!”她风云朝堂,为何又笑傲江湖。她,究竟命归何处。
  • 穿越之农家富女穿越之农家富女梧桐木雨|古言慕言前世活的糟糕,到死什么都没有,老天既然给了重生的机会,慕言决定好好的活下去,会医术,会挣钱,照顾爹爹,嗯…多了个小包子?那就一起养!顺便揪出娃他爹~一起过上地主家的日子~~
  • 悠然见南田悠然见南田公子树野|古言一朝穿越,唐双儿成了员外庶女。 正打算摩拳擦掌斗嫡姐,结果被一棒敲下,拐到大山里头。 唐双儿愁呀,这大山深悠,没转多久,身后就跟了自己的痴傻相公,山里姐妹,然后又一拐,就到了京城皇宫,被太子跟了尾巴来…… 能怎着吗? 唐双儿把自己那妙手一挥,将大山里的草药一味味都发挥作用来。 山里这么多趣事,那就凑合过吧。 (ps:男主心智八岁,后期能治)
  • 妖魂吟:彼岸花妖魂吟:彼岸花粟子|古言彼岸花花语有两种:1.曼珠沙华:无尽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2.曼陀罗华: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天堂的来信。你是哪种?她是一个缥缈的小妖花,他是冷傲无情的君主,她爱他爱的化为灰烬,可是他却在她为他而伤的彻底时,归来寻她。莫路桥去,何得以相会?她为他奋力求生,却渐渐的忘了他,等到他寻来时,已经莫不识他了。她有着一切的另一种能力,她默默的修炼着,她成为凤凰时,他却恨她。本小编,只是故事大纲定位虐_(°ω°」?∠)
  • 一梦枕天荒一梦枕天荒桑榆既晚|古言孤傲冷静,她是心思深沉的女杀手; 毒舌内敛,他是看似单纯的俏王爷。 一场意外,将二人联系起来,她潜伏他身旁,只为报夫仇。她为他除奸臣,扶正位;他为她解危难,护周全。他们在乱世中追寻彼此,而最后的尘埃落定,却是南柯一梦,大梦醒,浮生只剩地老天荒。看似无情却有情,她是吴意。愿得一人共白首,他是李过。他们,守候彼此,莫言不忘。
  • 清寒入骨清寒入骨一楼钟|古言他忍辱负重多年,在上位之际,不顾天下人反对,娶了最心爱的女子,可她却在新婚之夜私藏匕首,以死相逼“,别过来!”她将匕首放到脖子上,由于刀子锋利得紧,脖子上很快出现了一条红蛇。 “阿清,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若是不肯同房,我不碰你便是。”见她如此,他心疼得紧,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穆徵寒,你好可怕,你太可怕了。”她已是感觉不到脖子上的疼痛。 “阿清”他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