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双世宠妃之城城要火了

作者:浮然清浅
人气(301)评论(0)字数(2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墨连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发现这里的人都穿着一些奇怪的服装,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是什么东西?怎么还会发光?这里的建筑也太奇怪了吧!他们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本王……

最新章节

第201章 我一直都在(2020-10-18 08:46:31)

同类热门
  • 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浮生晓星尘|现言【本文系统流,专注扒马外加开挂,多重身份,女扮男装全能女主VS宠妻狂魔腹黑男主,双宠双洁一对一,欢迎入坑!】 前世,君清然被神秘研究所带走,进行秘密实验,睚眦必报的她,以自己为代价,轰了整个研究所。 一朝重生,意外开启星系最强王者系统,从此,她一步步走上神坛,颠倒众生。 面对众人挑衅,人狠路子野的她表示,不服气?打到你服气为止! 司宸,人称宸爷,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凉薄无情,却对一个少年动了心,至此,一生柔情,只为她一人。 宸爷:我家小孩长的虽好,但脾气不好,你们最好别去招惹。 众人:好的,那我们去撩她! 宸爷:呵,你们怕是活腻歪了! 某小孩:关门,放大灰狼! (此文架空,纯属虚构,涉及专业知识,不可考究,感谢大家支持!)
  • 随手扬了的沙随手扬了的沙伊川桑|现言人这一生就是孤独的来,孤独的走,纵使过程无比绚丽多彩 那些消失了的岁月, ? 仿佛隔着一块积了灰尘的玻璃, ? 看的到,抓不着。 ? ? ? 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 ? 如果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 请带我走回早已消失的岁月……
  • 误嫁总裁:甜暖小妻宠不停误嫁总裁:甜暖小妻宠不停妙多|现言本以为不过是一场联姻,谁知却误惹一位神秘总裁,从此过上了被甜宠的生活……安夏表示,总裁太难缠,她还是任由其捏扁搓圆吧!“江逸辰,你不是不行吗?”腹黑老公神秘一笑:“试试?”“老公,我错了。”惨痛的领悟让安夏不得不屈服,“所以你能不能放过我?”“不能。”他笑得优雅霸道。说好的雷厉风行,高冷薄情呢?“江总裁,你的高冷掉地上了!”对你,我永远不会高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名门夜宴:少爷太无赖名门夜宴:少爷太无赖肉馍馍|现言浓情蜜意的男友,谈笑风生的闺蜜,物欲横流的富二代人生终究不能持续一生!她被设计陷害,又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出卖,更是家道中落宣布破产!而那个给她带来救赎的,夜场少爷竟然是幕后黑手!她既敢爱也敢恨,却不料他将她囚禁禁锢在身边,让她成为只属于他的宠物!当拨开层层迷雾,当两人共赴生死,她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而毫无心机的小白莲……
  • 诱宠小蛮妻:老公,别撩诱宠小蛮妻:老公,别撩摩羯小猪|现言“一个月,只限牵手拥抱亲嘴绝不啪!”一份契约丢在某女面前。一个月后,一份化验单丢在某男面前,“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怀孕!”“那天晚上,好像有人借酒撕我衣服……”某女傻眼,这家伙有钱有颜有型就算了,还这么“有种”?“你,你为什么不反抗?”“嗯,我现在要反抗了。”然而,某女没想到,所谓反抗,就是“你撕我一晚,我撕你一生”……
  • 如果能被世界温柔以待如果能被世界温柔以待夏日莹莹|现言10年的感情,也抵不过你父母一句话,10年也抵不过我当初犯的错,我躺在手术台上痛的不是身体,是日渐冰冷的心,感觉到在我身体里的小生命一点点的流逝,我做了3年的噩梦,无时不刻在提醒我:“陈风,是你毁了我,”。
  • 总裁骗婚,宝贝太难搞总裁骗婚,宝贝太难搞小沙子的故事|现言梁冰从试衣间出来,站在镜子面前,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穿婚纱但还是被自己此时的模样惊艳住了,说不出什么感觉,转身对身旁等候多时的人说到:“左先生,您看这婚纱可以吗?我觉得还是让您未婚妻亲自来试的好,毕竟这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时刻,我觉得,,,”“额,不用了,梁小姐我母亲他们今天也来了麻烦你到大厅去给她们看一下,我希望她们能给点意见”左承彦一本正经的说道,梁冰不禁楞了一下,什么?还要去给亲友团看么,本来带新娘试婚纱就已经超出她承受范围了,还要去,,,我的妈呀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嘴里还是很毕恭毕敬的说到“好的!”她走后,陆绍远从旁边的休息室缓缓走出来,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 繁星点点遇见你繁星点点遇见你韩拾柒吖|现言那年再遇见,我不曾后悔即使现在为你遍体鳞伤
  • 初夏雨荷初夏雨荷柳八月|现言21世纪的许一,考古界的泥石流。36岁未婚,是别人眼中的怪阿姨。面色冷凝,不苟言笑,古板无趣。 意外穿越到了六十年代的小孤女身上,爹妈想要个男娃,在老蚌生珠的情况下生下了她。 爹想她顶立门户,就把她当男娃养, 肖远山:“你这破孩子,怎么越来越娘们儿唧唧的。” 许一:“呵呵!你猜?” 肖远山:“你小子这身板跟弱鸡一样,以后肯定娶不到媳妇。” 许一:“我能” 然后许一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 独坐孤影独坐孤影CapMA|现言小骆是一个独自在城市打拼的女人,她从最初对爱情的憧憬、渴望,一直到身边过客消磨光爱的能力。最后,她将自己的感情,寄托给了一个神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