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若雪: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作者:月若雪
人气(4)评论(0)字数(1.1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樱若学院的一名初一新生,他,也是樱若学院的初一新生,在开学分班时,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分进了同一个班级,军训了,原本都互不相识的他们,都认识了自己未来要相处三年的同班同学,此后,他们之间点点斑斑,却也阻挡不了要分开时的无赖,三年之后,这天正是他们毕业之期,璃若雪心里想着,毕业了,从此我们要分隔两地,不知道下一次相遇,是否已是形同陌路!

同类热门
  • 当冰激凌遇上柠檬当冰激凌遇上柠檬汤源亦颍|现代言情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却怕长发及腰,少年倾心她人待你青丝绾正,笑看君怀她笑颜
  • 胭脂黄昏胭脂黄昏也许太固执|现代言情岁月回到了民国,有些爱是被家族仇恨禁锢了。想善良了承诺,美好了回忆,两难。一次不经意的相遇,换来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最后始终分离。也许,恋人间,是因某种原因以至于不能相爱相守。真的是一种折磨。时间,证明了一切。他们,最终各奔东西。多年后,旧地遇红颜。可彼此身边多了一张异性的脸。谁能忍受时间与寂寞的侵蚀?又或许有难言之隐?而选择等另一个人,一生?如果,那一刻没有遇到你。像纳兰说的那样“人生若只如初见”。遇见了你,就多了相思。有些人,只有在相遇的那天才属于我。过后,冲刷不去的是你的身影,你的轮廓。若能选择,愿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为何要疯狂的爱上,然后绝望......“黄昏、青石板的小道,胭脂、楚楚动人的脸庞。”感谢墨者平台免费封面支持!
  • 痞子大侦探痞子大侦探宋轻眉|现代言情一个外表最不像侦探的伪屌丝;一个总是戴着眼镜装斯文的伪娘;再加上一个平时总是动不动就“老子老子”的伪萝莉,极不靠谱的“东方侦探社”就这样糊里糊涂莫名其妙的诞生了!!!·*************************************************************这是一群不太平凡的人的平凡生活,不太日常的日常生活,总之,就是用来打发时间的轻松文啦~╮(╯▽╰)╭╮~
  • 一生只想靠近你一生只想靠近你储小猫|现代言情5年前,他们爱着,5年后,他们恨着。终究抵不过那熊熊重燃的爱,艰难在一起后,却徒然发现5年前的一桩桩事环环相扣,那次车祸,那场金钱交易……最终含恨,背道而驰。5年后的他们,已不再懵懂,又将谱写出怎样一段痛彻心扉?
  • 活在没有你的城活在没有你的城情签|现代言情你死了,我的故事就结束了,而我死了,你的故事还很长——张爱玲
  • 邻家那只Faithfuldog邻家那只Faithfuldog未成年i|现代言情小学时光短暂,却积蓄下不少友情,中学时候开始进入青春时光,正式的开始渐渐的变成熟,他也正式的开始追求她。
  • 灵魂之声:绝色魅优伶灵魂之声:绝色魅优伶飞红连翩|现代言情她双亲去世,是世界钻石大亨的孙女,却隐姓埋名打拼自己热爱多年的音乐艺术,并答应如果在两年内无法名扬四海,就自动收拾行李,过给她规定好的生活;独自来到陌生城市,却因一件古董发生改变。两百多年前的灵魂寄住在她的身体里,为了让对方得到安息,开始了寻找灵魂之旅,随着灵魂碎片的重拾,陌生寄居者的身份也随之揭开;音乐界残酷的竞争,同行者的暗算,高位者的规则,她该如何一一回击?巴黎时尚界的宠儿,娱乐圈当红的明星,酒庄老板……接踵而至的爱恋,猝不及防一一来到。(欢迎入飞飞Q群:255694201~另外,文案无力,这个算是最能看得入眼的版本了,这个,大家还是看正文吧,文案什么的飞飞再继续修行~55)
  • 调教你爱上我调教你爱上我凌若耶|现代言情这女人真的欠扁!都已经嫁给自己这么多年了,居然还幼稚的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他究竟犯了什么错?对她不够好吗?是没给她饭吃还是没给她衣穿?自己贵为大公司总裁,家财万贯,英俊潇洒魅力不凡,随便勾勾手指也有成千上万的女人前仆后继,可偏偏他的小妻子不但不知足,还敢同他大小声,更是不怕死的动员那些见鬼的同事来反抗自己。很好!既然他这欠管教的老婆先惹火他,就不要怪他做老公的使用家庭暴力,先甩她几鞭,让她尝尝什么叫痛,但是当他举起鞭子,看到她被吓得躲进柜子里时,又忍不住想笑,她真的以为他会揍她吗?这真不知道这辈子爱上了这个迟钝的女人到底是对是错,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方法,会慢慢调教她心甘情愿的爱上自己的。
  • 求爱丑小鸭求爱丑小鸭[楚咏]|现代言情外型出色、永远走在潮流尖端的易齐,总是被一群俊男美女团团包围住,那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不属于她的世界…
  • 绝对深爱绝对深爱普极|现代言情又名:彼夜未央绝对的深爱,绝对的背叛;绝对的复仇,绝对的虐恋。黑道风云,恩怨情仇。这是属于叶瑾晞和贺宇锡的爱情,是他们心中永远也抹不掉的伤痕。这一切都敌不过深爱这场游戏,我们无法救赎别人,因为我们都无法救赎自己。处在地狱的我们在挣扎着,可我们看不见光,我们只能彼此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