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膜拜我的黑道女友

作者:紫沫颜馨
人气(22)评论(0)字数(0.9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以另一种身份回国。曾经抛弃她的人,她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损失的是有多少。曾经欺骗她的人,她要让她们尝尝自食其果的滋味。曾经辱骂她的人她要比她们更毒舌。殊不知,一直有一个男人在背后为她收拾一切都烂摊子。她经过一次失败的爱情,以为以后不会再爱了,可是某腹黑爷,重新让她坠入爱情的深渊。某女:“我不要结婚,我不要结婚,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所以,廷皓,为了我们的幸福,不要结婚好不好?”某爷:“可是不结婚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某女汗颜

最新章节

第9章 未来女婿(2019-10-08 19:25:19)

同类热门
  • 走过离合与你承欢走过离合与你承欢肉驼|现代言情她以为他还在生气,却又在好心的说:“要不让她亲你一口”仍旧满脸阴郁,不开口,但攥着杯子的手明显加深了力道。她变本加厉:“亲两口?”“......”“喂,你也太过分了吧,得寸进尺你再欲求不满也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了吧”女人一脸的不乐意,怎么样他也是她的男人,刚刚自己已经很大度了好吗,竟然...,真是想想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便生气的转身:“你精力那么旺盛最好找一群女人!否则欲/火/焚/身了,别(马蚤)死自己”转身之际,便被一股劲拉去,某男再也忍不住了,把她压在床上狠狠的吻下去,直到她娇/声连连地沉浸在他的爱抚“这辈子我想亲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 画堂春之第一王妃画堂春之第一王妃端木梓琦|现代言情平凡的少女意外穿越,来到陌生古代,冷清如她,是否能安然度过古代的生活?皇室的八王爷与她一面之缘却要纳她为妃,丞相之子与她萍水相逢却救她于危机。经过种种困难,她能否找到属于她的另一半?一生一代一双人,是否还是离她遥远?请看穿越女如何在古代中生存,凉薄之人最后是否能够获得真爱。
  • 你是无法企及的光你是无法企及的光cindy空|现代言情对于夏朵来说,顾晨阳就是她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光,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愿意走上去用尽一生的力量去拥抱他,拥抱爱,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做不完她顾晨阳的一场梦。
  • 如果可以不这么悲伤如果可以不这么悲伤汐晓空|现代言情暗恋,在艾小小的生活里出现了好久。有的只是姚洛给她的温暖,孰料,他们的相遇就只是在错的时间里遇到错的人,直到遇到那个叫做季凡尘的家伙,她才知道她除了拥有得不到姚洛的那份悲伤里,她还有着一个美好纯净的男孩对她的爱,一步一步的带离她走出暗恋的痛楚,可是命运又和她开了场玩笑…
  • 老婆,领证去老婆,领证去独孤卫|现代言情为了一场有钱人的游戏,她和别人打赌,看谁先追上他,和他销魂一吻,赌注只有一块钱。结果,她赢了。梁子结下了。多年后,她不再是有钱人家的独生女,他也不在是成绩最好的穷苦学生;她家道中落,需要与政界联姻才能挽回父亲的生意,于是,还债的日子到了,债主大人还是熟人,来,商量一下,能不能轻一点‘报复’?某只腹黑狼邪魅一笑,你猜能不能?
  • 婚色生香之二嫁豪门婚色生香之二嫁豪门尘埃笑笑|现代言情她从不差钱,却过得寂寞伤感,老公不爱,公婆不喜,隔三差五还有小三上门闹事。靠,这日子她算过够了,心一横,老娘洒脱去,揣着票子性感火辣的走进牛郎店,“把你们店的NO.1给我叫来,今晚我要带你们这的NO.1出场。”贵店经理神色为难,“小姐真是抱歉,今晚我们的NO.1……”“小姐,我就是这里的NO.1。”突然,一身材高大、面相俊如撒旦的男人出现,“能被你带出场我会感到很荣幸,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走吧。”经理傻眼,心中恶寒,老板,你什么时候抢起牛郎的饭碗了?运气太背,在房间正欲与牛郎先生翻云覆雨背水一战时,一向对她爱理不理的老公破门而入杀了进来……(收藏,票票,留言,来者不拒,么么哒。)
  • 非卿勿扰非卿勿扰微筱妙|现代言情遇到你,我愿意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可在我回头的时候,再也看不到你。——苏沫。我一直都在你的身后。——白胜。
  • 歪打正着歪打正着鸿倩|现代言情[花雨授权]这个小妮子,真是视财如命,哦不,是爱钱甚于命。竟让他冒充国际明星来充场面,谁让他长得像某人嘛。她只想加强舞台效果,不能算侵权吧?歪打正着,效果确实不错呢!什么?!记者要采访?不行呀,要穿帮。
  • 绯闻女人绯闻女人恪纯|现代言情女人,是最善于隐藏秘密的。几乎每一个女人,内心深处都藏有一个永远都不能对任何人诉说的秘密。我叫舒画……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和很多女人一样守着鸡肋的婚姻过平凡的生活……一次意外的怀孕……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不要对我的人生妄加评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 出轨总裁:狼宠出轨总裁:狼宠若爱无痕|现代言情深夜回家,却发现了自己丈夫与别人的女人的苟且之事,恼怒之余,她当自己沉沦了。突然醒来,她却流下了悔恨的泪,她只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在别人眼中,这种事可是轻而易举的时候,可是到她身上,为什么就如此之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