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神凤剑尊作者:君子倩
人气(32)评论(0)字数(9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数十万年前魔族入侵,人族强者李玄天横空出世,最终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封印魔皇,使得大陆免去了一场浩劫。

数十万年后,魔族卷土重来,同时,一个小姑娘的命运也即将被改写…………

………

欢迎加入《神凤剑尊》书友群,群聊号码:852084280,粉丝值达到1000方可入群。

最新章节

新书已上架(2019-09-28 20:41:06)

同类热门
  • 蛇精病进化史蛇精病进化史奇吉塔|幻情这是一个有点小聪明、会点小算计、性情并不讨喜的一个女孩子的故事。最初的她自私凉薄,全然不相信也无法理解爱情,她身上有许多缺点,甚至没有一些道德观,有点蛇精病,因此她有时候会做些为人诟病的事,这样一个人绝对不是可以做小孩子榜样的存在。她或许会得到幸福,或许会因为她的性格而更悲惨。且看她的病情在各个世界如何一步步加重。
  • 重生之重修仙途重生之重修仙途老鼠要雄起|幻情别人是人死如灯灰而自己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死了又穿越,穿越又重生。苏小曼觉得自己一定是天道的亲闺女,还得到了空间传承,炼丹药,制符,炼器,学阵法契约灵兽,和家人一起修炼,还遇到与自己厮守一生的人,最终飞升成仙。
  • 惊天魔王,暗恋明宠惊天魔王,暗恋明宠勿忘兮|幻情一朝穿越,从小便被培养成为特种兵王的夏轻烟感到十分无奈。三年前:刚刚穿越到未知明朝代的夏轻烟第一次遇见他,不仅摸了他的身,还扇了他一巴掌,夏轻烟表示她二十几年的人生第一次触碰活的男人身,非常无奈。对于被非礼的那位却对夏轻烟感到十分兴趣,却寻了三年。三年后,再次相遇的她与他,明争暗斗,却谁都不愿真伤了对方。直到真正见面,他与她才真正开始,鸡飞狗跳的生活。
  • 凰舞九霄:魅世狂妃逆天下凰舞九霄:魅世狂妃逆天下夜恂|幻情她是21世纪最普通的学生,一朝穿越,她却是举国皆知的废物,修炼习武通通差评,如同吸血虫一般的苟且。当冰冷的身体回温,洗去迷茫的眼眸再次睁开,挥动神剑的那一刻,她亦是睥睨天下的女帝。他是世间最尊贵的王者,日月星辰因他而转,盛世繁华皆因他君临天下,却为她敛去一身锋芒,无数个日夜的等待,依旧无法麻痹他的思念。冰冷的忘川河中,流淌着她全部的恋慕。
  • 不死女帝:君凌九天不死女帝:君凌九天巾帼须眉|幻情八百万年前绫清竹建立了青竹仙门,统御了九天十地,废除了男尊女卑,顺手还救了一只白兔,栽下了株柳树,点化了一条锦鲤……一梦千古,八百万年后,绫清竹醒了,青竹仙门成了末流门派,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重新延续起来,白兔打进了仙域,柳树成了神,锦鲤化做了真龙……
  • 劫门缘劫门缘莫凰殇|幻情第一世,她封印了他,他恨她,永世不会放过她。第二世,她被他诅咒,成为煞星,被利用轮回重生。第三世,她忘了一切,遇见他,爱上他,谁知,他弃她,杀她,最后的最后,他们都离开了彼此,只是还爱着对方。。
  • 柯南之琴酒穿越柯南之琴酒穿越月色静好|幻情唐欣源一觉醒来发现琴酒在她旁边,唐欣源的第一反映就是在做梦,那是不是代表她可以问一下他和哀酱的关系了?可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地一击,这是真的!!!but,唐欣源老激动老激动了,哈哈哈,那她可不可以炫耀一下,答案当然是不行~T_T咳咳,言归正传,琴酒因为不知明原因穿越到唐欣源家里,无意间知道了潘多拉的秘密,从此开始了回到柯南世界的艰难旅程!
  • 圣薇骑士:校草大人,开战了!圣薇骑士:校草大人,开战了!梦颜香|幻情‘天帝的使者降临人间,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撒旦的化身,一明一暗的对抗将在这里展开,人类的危机是否能够能够化解???’“啧啧,天帝使者??撒旦化身??还人类危机??幼不幼稚啊?”对于的这网络上玄之又玄的说法季南湘表示嗤之以鼻。然而当命运的轮盘指向她的时候,她不得不相信这一切!踏上这一段满是荆棘的旅程,我们用生命来谱写这一段命运之殇!!
  • 泪凝血泪凝血蝶梦殇|幻情纵然有山盟海誓,明月清风,耐有谁人作证。我愿化作一只停留在你肩膀的蝴蝶,不求多么华贵,只要你一直陪着我。奈何,心,已破碎,没有心的蝴蝶,怎样飞翔,茫茫沧海,复仇之路,我能遇到谁人,与我共度苍穹。那可以陪我走到最后的少年,我等你。
  • 清冷太子无良太子妃清冷太子无良太子妃苏沫曦|幻情他,是天界的太子;她,是人间的公主;本该是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次偶然而相遇,从此,天上人间,誓死相随。某男:“无知的少女。”某女炸毛了“什么叫无知,至少我知道你穿衣服先穿裤衩,起床先换裤衩,晚间睡觉还穿裤衩。”某男依然面色如常,淡定自若,甚至还眼眸含笑:“你了解这么深,莫非有偷窥别人的癖好?还有人明明有个文雅的名字叫亵裤,不要那么露骨,至少得入乡随俗。”某女反唇相讥:“我不喜欢入乡随俗,而且哪里露骨了?它不就叫裤衩么,纠结那么多干嘛,矫情,就算你说他是亵裤,他也依然是裤衩,真是,裤衩就是裤衩,永远不能变成肚兜。因为裤衩是两个通风口,肚兜是两根细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