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枫落庸华

作者:枫筱收
人气(2)评论(0)字数(2.9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庸华。”“我在。”“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水里,你救谁?”“当然是你。”“为什么?”“我妈同事我又不认识,我救她干嘛?当然要救我媳妇了。”我遇见的他的这一生,看着他穿过风沙,穿过留恋,穿过诱惑,穿过从前,穿过回忆。在阑珊的灯火下,在密集的人群里,准确无误的握住我的手,轻轻地道一声,“我在。”

最新章节

第21章 庸华与窗帘,于我(2019-10-05 10:14:21)

同类热门
  • 情有独钟,竹马将军绕床来情有独钟,竹马将军绕床来还你前世笑|幻情自小便定下姻亲出征之前,他许下诺言班师回朝,他身边却多了另一个笑颜如花的女人成亲之后,他对她不冷不热“唐少卿,我要跟你和离!”“和离?做梦。”和离不成,她郁闷不已,成天看着白莲花拉着自家丈夫秀恩爱她愤怒,进而准备爬墙却没有想到被人拖回房好好调教看着面前似笑非笑的夫君,她咽了咽口水,“有话好好说,拒绝家暴”他勾唇浅笑,微微颔首次日,她委屈的看着眼前人“说好的不家暴呢?”他笑的云淡风轻,狐狸眼微眯着更显狭长“我没说过不体罚”
  • 世物世物大水淼|幻情世界有两面,一面是人类的伊甸园,一面存在着人所未知的恐怖,忽然之间,两个世界重合了,世间万物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落魄贵族的平凡后代,该如何在这种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
  • 一朝相逢同陌路一朝相逢同陌路莫谰言|幻情遇见他,仿若一场梦,等梦醒时,又会回到美好的现实之中。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事情俨然已成为了定局,我们注定只能背对着行走。三年,不过弹指一瞬之间,崭新的我再见你时,已经不是儿时的玩伴,我们的话语中总是藏着一根根能给人带来致命伤害的银针,我们的接触...只能是战斗。命运终究让我们站在了对立面。但是...回首往事,我却...不再信命!如若再来一次,却终使我二人重蹈覆辙,此番又有何意义!我们所等待的...不是命运束缚着我们的人生,而是自己去谱写属于自己的人生!
  • 妖师无应答妖师无应答阿江|幻情【重置】五岁那年,她继承到了人生第一只妖怪,生活无比美满;十五岁时,一只躁烈的犬妖莫名其妙地搅乱了她的天天向上的人生——作为妖师后裔,她先前觉得同时养两只脾气古怪的妖怪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如今发现——果然是这样的_(:з)∠)_。可以把发情期的妖怪放生吗嗯?不行的话可以人道主义毁灭吗嗯?一只攻击力逆天的妖怪和一只防御力逆天的妖怪无时无刻都要送她上天。在上天之前,先让她在这短暂的人生中谈个恋爱,找到谁是男主行吗?【关爱空巢阿江】
  • 废材逆天:财迷小狂妃废材逆天:财迷小狂妃杨家二小姐|幻情当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萌龙宝宝长大成人,化身狼要扑倒自己之时,应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当自己确认过眼神的女人桃花朵朵开的时候怎么办? 龙王大人表示很简单,见一朵掐一朵,见一朵掐一朵。当然,最简单的办法便是自己扑倒!
  • 谁来陪我走过奈何桥i谁来陪我走过奈何桥i死神镰刀带血|幻情“不要害怕死亡,死亡只是新生活的开始”站在黑暗的边缘,她一身黑衣,血红柔顺的发丝飘荡在空中,脸上毫无血色,犹如死人般,血红的嘴唇边划过弧线,美丽却又恐怖,她一—一—一—死神去之首瓦赛特,牵引无数亡魂,每一根血红发丝便是一条人命,她的发是鲜血染红的。见证无数人类手牵手度过奈河桥,见证无数人许下诺言“来世,必会相见,我会永生永世爱你”爱?是什么?她疑惑,她苦笑,身为死神的她何偿不想爱呢:?可惜她是死亡的代表,无情无爱无恨。在这大千世界中只如一道唯美幻影。谁来陪我过奈何桥,陪我许下永生永世不变诺言……
  • 火舞龙腾:废物大小姐火舞龙腾:废物大小姐洛羽溟|幻情一朝醒来,迎接她的是一场华丽丽的穿越。没爹没娘,只有一个极疼自己的爷爷和一个孤零零的小弟。这也就算了,可是……这位大爷,你好歹是当今圣上的皇弟啊,这么缠着我真的好吗?他眉毛一挑:“怎么?本王喜欢!”
  • 纵只影:转身倾世琉璃白纵只影:转身倾世琉璃白hope林兮|幻情她,21世纪的女特工。重生在一代王朝,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她乃冉国若冰阁阁主?为何所有人都说若冰阁在国在,若冰阁亡国亡?为何隐姓埋名去雾霓峰拜他为师?明明他是一国皇子,为何离开皇宫永不参与皇位之争?突然发现他不为人知的秘密,她该何去何从……
  • 亦是颜开亦是颜开偌伊逝水|幻情从小被抛弃,长大被利用? 亲生的?还是夺命的? 一朝得到爹亲娘爱的家庭,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秘密吗? 管它呢,我自开心展颜开。
  • 捡个灵器回家当夫君捡个灵器回家当夫君莫娜很倾城|幻情一朝重生,身体里竟有两个灵魂? 一路追杀,自己到底背负了多少血海深仇? 偶得灵器,此人原来是郎君? 风云搅动,层层谜团,谜底揭开之日,你我是否还能如当年壮气豪言? 他是以冷血著称的修罗杀手,是诚信扬名的商业奇才。万般阻碍,都敌不过你一句 “你可知,喜欢你我亦是蓄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