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废妃也疯狂作者:缄默
人气(5)评论(0)字数(5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你个死不掉的怪物,你看什么看?”“就你,一个废妃,四平八稳的,有啥?”“你,你,你,滚!”“啧,脾气还不好,我可是体会过狐狸精那种妩媚;尝过鱼精的圆润;就连牡丹精的那种雍容华贵都臣服于我,还有玫瑰精的那种气度不凡的韵味;你看你,嘴巴奇臭,还没胸没臀;我这个千年的老怪物反正是不稀罕看,你呀还是——”一个气宇轩昂,玉树临风的男人,妖孽般的眼神鄙视着‘疯妃’的疯狂咆哮,心底却充满无比悲哀的情绪,自己到底是无聊极了吗?

最新章节

第179章 决战(2)(2019-10-05 07:48:33)

同类热门
  • 杀手狂妃:王爷吃定你杀手狂妃:王爷吃定你木木笙|古代言情“天涯海角,本王一定会追到你。”京都第一美男对落雨说这种话,让落雨禁不住飘飘然。第一美男要追她啊,还什么杀手神偷的,嫁这种权势王爷才是正道啊。可是她真的想太多了!“这次你跑不了了吧。”某王爷狰笑。“呜,王爷,打人别打脸,打脸伤自尊啊。”
  • 醉红颜之王妃倾城醉红颜之王妃倾城绯堇|古代言情一次偶然相遇,一场皇家赐婚,一份青梅竹马的思恋。他们在这纠缠的境遇里,是谁误了谁?是谁负了谁?又是谁欠了谁?当一切尘埃落定,究竟谁与谁能携手天下,共守白头,家国天下,乱英儿女的爱恨情仇,尽在醉红颜之王妃倾城。
  • Boss拯救计划Boss拯救计划千年雪殇|古代言情诸墨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不过是看小说吐槽了几句剧情而已,就穿越到了那部小说里,而且还穿越到了反派大Boss的身边。诸墨对自己说:“不打紧不打紧,反派就要从小抓,阻止Boss黑化从我做起!”Boss交流群:311703709,欢迎入坑~
  • 异能皇后要出宫异能皇后要出宫白妍|古代言情她是现代女强人,家世显赫,才色兼备。一朝穿越,竟是千金之躯。前有公主老娘、后有丞相老爹,她挥金如土、穿金戴银、山珍海味任她挥霍。前有皇宫大门为她敞开,她偏要挖墙脚进皇宫。好吧,被人当贼,押去途中,又迷迷糊糊地被一帅气美男拐走。她是该感谢呢还是怎么着?和帅气美男逃命到荒郊野外,她意外发现自己身上竟有异能。从此,宫主、空间法师、读心术、摄魂术……这些词就一直围绕着她。意外中美男圈套,发现美男是皇上后已经晚了——她五花大绑被迫和皇上成亲。成亲?好啊,先把你那一群妃子和一窝儿子全干掉!不答应?直接走人。逃跑不成被押回。后宫从此不得安宁……
  • 陛下别惹我:皇后不承恩陛下别惹我:皇后不承恩花无心|古代言情皇帝说:“爱不能,恨不得,即便朕已经卑微如尘埃,你始终看不到朕,朕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的,现在,朕不会放过你,囚禁也好,禁锢也罢,你都别想逃……”她说:“我不爱你,就算你是皇帝也一样,这样,你还要我吗?”他为帝,有着倾国之容,颠世之权,却愿意为她放下身段,屡次低下高贵的头颅,即便他已经卑微如尘埃,她却始终对他不屑一顾……
  • 锁心劫:烟火莲灯锁心劫:烟火莲灯smallyear|古代言情那以后,我便再没唤过他一声阿玖,自此从我的记忆里,也再没有了阿玖……
  • 魅女记:良家奸商魅女记:良家奸商蓦然百雨|古代言情元芊秦严重觉得自己有病。自己好死不死的,惹什么清风会。惹清风会就算了,怎么还惹了这个大神。本来是打算来坑一坑这个富得流油的门派,却被人家坑得哭爹喊娘连人都被坑去了。“你去哪啊?”“那个,多谢款待,我要走了。”“呵呵,钱还没还完呢。”“我,我就是去赚钱,等我闯荡一番攒够了钱再还你吧!”“好,一起。”“.......”
  • 穿越之清影随行穿越之清影随行北冥辉|古代言情一朝穿越,莫名其妙的走到了清朝,人家穿越做小姐,做公主,做宫女,而我,明明一个女儿身,却非要给个阿哥王爷当。真的很累,可是很幸福,因为身边总是有一个“傻傻”的小子在陪着我。而我也深深的爱上了那个平行空间的他。我们不宫斗,我们只是在宫里好好的生活,经历着感受着穿越的每一天。
  • 盛世独宠,侯门毒妻盛世独宠,侯门毒妻月疏影|古代言情一脸桃花的妖孽美男,竟是宠她上天的前世夫!她,前世为助情人登位机关算尽,却换来三千鱼鳞刀加身,凌迟极刑。他,侯府世子,爱她至深,却亲眼看她被人践踏,悲痛中一把大火毁灭一切。天意重生,他带着前世的眷恋,脱胎换骨,杀伐决断,誓要将她绑在身边,宠爱至深。重活一次,她一心仇恨使然,杀尽天下曾负她之人,却唯独忘了前生陪她共赴黄泉的他!“大事不好了!世子夫人烧了丞相府!”某世子眼尾一挑:”惹了卿卿不痛快,烧了府邸算什么!去查查丞相夫人现居住何处?给夫人带路,让她继续烧!“侍卫一脸见鬼的表情呆若木鸡:世子,那是你的“岳母”大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样红楼:黛玉别嫁异样红楼:黛玉别嫁君幻凤|古代言情她是极道之主,她是竹魂精灵,今生,她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黛玉。既然她是黛玉,那么她的黛玉她做主,不需别人来主宰。美玉虽好,却不是她需要。将军虽宠,不是她追求。他虽然狠绝,却是她并肩同行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