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金牛遇见白羊座作者:宁朵心
人气(10)评论(0)字数(36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件看似简单的谋杀案,背后却隐藏了无数的秘密,凶手是谁?嫌疑人的意外跳楼,无数次线索都被生生的掐断,剥丝抽茧究竟能不能查清真相?

看高冷男神如何在撩妻的路上越走越远,终于将猎物捕获到手的同时破解无数谜案的过程。

最新章节

第59章 全城寻找(2019-09-11 20:34:42)

同类热门
  • 暮色总裁之囚你陪伴暮色总裁之囚你陪伴胡霍相依|现言他是冷酷无情,叱咤风云的总裁,神秘莫测、如神话一般存在的他,多年来却从没有过一个女人。直到她的出现,打乱了他原本的生活节奏,让他变得优柔寡断,情字至上。而另一个人的出现,给她无尽的温暖和感动,使她的心为之动摇。而一次蓄谋已久的陷害,彻底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几近疯狂的总裁,又会如何上演一次次残忍的报复……而真相大白的那天,她早已被他折磨得身心俱疲、心如死灰……经历了一系列的爱恨纠葛,他们最终又将如何抉择……
  • 黑道公主的王子殿下黑道公主的王子殿下紫幽倾雪|现言三个黑道公主:蓝冰芯(高冷)、泪以樱(成熟)、夏子言(活泼)四个黑道王子:欧夜辰(高冷)、蓝野颢(成熟)、左齐、(暖男)冰胜皓(花花公子)他(她)们是六大家族的心肝宝贝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让我们尽情期待他们的爱恋吧!
  • EXO之我永远只爱你们EXO之我永远只爱你们此生唯爱他们|现言我错过了你人生的前二十六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错过了。――黎陌雪
  • 重生最强逆天女王重生最强逆天女王云茴|现言【1V1宠文,爽文,架空,热血升级流】 婚礼当天,女神医沈轻寒意外遭遇枪击枉死,重生成同名同姓小可怜少女,第一天就斗倒了渣爹继母。 岂料母亲留下的玉佩里竟然藏着上古医术传承,从此,沈轻寒凭借一手起死回生医术崛起H国,成为H国最年轻神秘中医圣手,被各大势力争相追逐! 同时,她发现自己的枉死并不是意外,而是一场人为的精心策划,幕后指使者,竟然是她那个外表人畜无害深情款款的未婚夫! 而被她捡回家的美貌高冷小狼狗,竟然是H国下一任国王继承人!
  • 国民男神是竹马国民男神是竹马紫苏落葵|现言作为心有所属的佛系少女,忽然有了个国民男神的未婚夫。 那么,最应该做的自然是: 远离复杂的他,努力终结这段姻缘..... 可不是说讨厌她这个心机婊吗? 他这百般不放手,花样撩拨,到底是为哪般? (大葵每天更新,用心讲故事~!~讨论群号:877683602,敲门砖:江牧凡) ———————————————— 他:呵呵,你这样有心计,我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去谋害别人。 她:呵,你啥时候有这么高大了? 他:高,你抬眼就能看得见;大,这里不方便,卧室见一见? 她:...........贱!
  • 至少现在的生活是我喜欢至少现在的生活是我喜欢谁的不二君呐|现言生活来源的点滴,是你想要留住的点滴吧,心路旅程总有坎坷,一抬脚也就过去了。
  • 念念不忘,毕有回笙念念不忘,毕有回笙奈何忘不了|现言“这个女孩怎么样?比我可温柔多了。”“那这个呢?童颜巨乳哦。”“这个总可以了吧!性感大气,身怀亿万家产的女强人,还很顾家哦。”“哦~!我懂了,你是不是有特殊喜好,萝莉?熟女?还是空姐制服?”“混蛋啊,你到底要怎么样的!”何念念一声怒喝。毕笙默然起身,漫步到她面前,轻轻捧起她的脸,涩声道:“有个人,我始终忘不了啊。谁都不能让我忘了她!”“天不行,地不行,时间不行,你,也不行!”
  • 青梅!你属于我青梅!你属于我墨小玫|现言她三岁,他四岁,两个人从小认识,又是世家,从小就被订下婚约。他嫌弃这个小女孩,说:“你这么脏,又这么胖,该减肥了吧!”她五岁,他七岁,晚上写完作业了,他偷偷把她的作业偷走了,害的她第二天被老师罚。在很长一段时间,夜子澈很喜欢欺负她的小青梅。后来,她16岁,他17岁,安以诺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夜子澈也是帅气傲娇的王子,夜子澈发现............
  • 强势回归:重生千金不好惹强势回归:重生千金不好惹姩凉|现言前世,她过晚的发现继母与继妹的阴谋,却因年少轻狂手段不高,自己被轮奸抛入大海,还害死了亲人。今世,她带着异能强势回归,势必要亲手了结一切!黑女配?要么变白,要么、死!绿茶婊?有多远滚多远!白莲花?我踩死你!伊豆,树精?还是自己的宠物?艾玛什么鬼?服装业巨头,不敢惹?妈的惹了我的人分分钟秒了你!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男人是么鬼?“老婆,你怎么不理我~”“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我认识你就够了~”
  • 玫瑰刺:幽暗玫瑰玫瑰刺:幽暗玫瑰木木琳子|现言“你是不是认识她!”即墨斯被她这样的态度弄得气愤不已,狠狠瞪着她,“快说!”清栀抿了抿干涩的唇,没有说话。即墨斯一手掐上她的脖子,狠狠瞪着她,声音从病房溢出,“你是她什么人!”林陌风听到声音心头一沉,一脚踹开病房门,看到眼前的一幕全身变得冰冷,正要一脚向即墨斯踹去,清栀淡淡开口,“风,离,开!”轻轻咳了两声,看着即墨斯,轻轻一笑,“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