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邪王独宠:娘子,不要跑作者:月牙上爻爻
人气(3)评论(0)字数(2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男女主身心干净]一个意外穿越成隋朝的大美人李蓉蓉,老天你在耍我吧!秦叔宝在哪儿,我要跟你私奔!千万别让昏庸好色的杨广给撞着,不然就要开启我多舛的悲惨命运。尼玛,谁告诉我这神俊非凡、气宇轩昂、运筹帷幄的美男子是杨广!该死的电视剧坑害我的三观。这更得跑了,此地不宜久留。宝宝,你等等我……

最新章节

第218章 寄生灵(2019-09-11 18:48:08)

同类热门
  • 妖孽追来:逗比娘子别想逃妖孽追来:逗比娘子别想逃火荧儿|古言推荐新书《快穿:百变男神,轻点撩》他,南云国三王爷,一身红衣似血,俊美如妖孽。她,21世纪的普通穿越女。初遇时,异世的黑暗森林里迫于无奈的救下了这个妖孽男子,而他,却强吻了她,天亮后,她一脚踹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悄然离去。再遇时,她被骗卖入青楼,而他却只用区区一两银子威逼老鸨买下了她。一个是不向皇权低头的21世纪穿越女,一个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妖孽王爷,还有一个原主的暖男未婚夫,外加一个说是前世欠下情债的魔修,众美男是各有千秋,且看最终是花落谁家?
  • 倾倒众生:在前世爱你倾倒众生:在前世爱你男友力Max|古言一入污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节操什么的,姐早丢了!
  • 倾尽天下繁华倾尽天下繁华轻曦|古言他愿倾尽天下,只为换她嫣然一笑。她可追寻天涯,只为与他相守。第一次,“对不起!”是谁负了谁?当他恢复记忆,却发现她早已走远。第二次,“对不起!”古现两端,他可能穿越一切,与她重逢?
  • 赋云绾赋云绾森神|古言重生前,云白不惜造反也要得到君绾,最终却只落得个长命百岁却孤独终老。而现在,君绾使进阴谋诡计也要如愿和云白在一起。兜兜转转,以前不曾知道的事也一一揭晓,以前不曾表达的情也一一宣告。滚滚红尘中,所幸我还能遇见你。————绝对的宠文,小虐怡情,大甜暖心!
  • 贵妃策:庶女上位贵妃策:庶女上位子非叶|古言她是颜家卑微的庶女,一朝得以入宫。 虽说帝王无情,可她却深深沦陷。 梦醒的那一刻,她是后宫复仇者。 宫里的人永远不会简单,看似与世无争,实则充满心计。 她封为皇贵妃,宠冠后宫,集万宠于一身。 她离后位仅有一步之遥,只要她愿意,凤袍加身轻而易举。 可她不愿。皇后意味着是他的结发之妻,她不愿做他的结发之妻。 心凉了,就如同茶凉了,是捂不热的。 背后里的黑暗有谁懂?唯一的知心人离去,留下来的只是无尽的痛苦。 “我颜修夜从来就是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 “最是无情帝皇家,从前,只是不信,如今,我懂了。” “再也没有人如你般唤我了……”
  • 风云堂风云堂堂小主|古言牵绊、记挂、唯一......纵使人生有再多的苦难又有何妨,只要心没有死、人还活着,所有的事情都会随着时间而飘走。拂生缘,两难全,爱恨情已断。胜若思、苦难在,谁是谁的有缘人。
  • 妃倾天下:绝色长公主妃倾天下:绝色长公主竹玉笙|古言他拿剑直指她的咽喉,让她滚出自己的视线,满心委屈,她只留下两排清泪,指染千人血,她葬身熊熊烈火,五年后浴火重生,她红衣似火再嫁他人,嫁的人却是异国太子,他挥军大闹她的婚礼,出兵攻打只为“献上贺礼”,再次剑指咽喉,却是她剑指着他,同样的一句“滚出我的视线”,剑刺胸膛,“可不可以为我,不要嫁。”
  • 潇湘馆潇湘馆果冻花|古言在楚丘大地,有一个叫做千谷的地方,那里幽谷无数,外人难以进来,但千谷族却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唯一的幸存者秦千璇被一个白衣少年带到了永陵城,自此之后,改名为秦萱姬,成为潇湘馆真正的主人。
  • 穿越之古墓逃妃穿越之古墓逃妃瓷穆|古言世界顶级医学世家某女因一枚戒指离奇穿越在古墓中的故事。 叛国将军之女,清王已故王妃,逃逃逃,她可逃得掉? 【情景对话篇】 门外的那人一身白衣静静地站着,漆黑的双眸正定定的锁着她的身影,如玉的容颜上写满了疲倦,略显粗重的喘息声出卖了他来时的匆忙。 相望许久之后,他忽然绽开一抹笑,那抹笑,如夏花般灿烂,薄唇轻启,声音一如从前温润,他说,“璃儿,我回来了……” —————————————————————— “章叔提醒得是,”云清附手站直了身体,他嗤笑一声,眼神中流淌着俾睨天下的魄力,“可是那又如何!有我在,谁敢动她?” —————————————————————— “璃儿……”沙哑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嗯?”鼻子被挡住,某璃闷闷的发出一个字。 “我们成亲吧。”笃定的声音不容拒绝的霸道。. 某璃一个踉跄:“啥?” “我说,咱们成亲吧!就以……江山为聘可好?” “……”
  • 断腕浮香,洗尽铅华断腕浮香,洗尽铅华沉澄|古言“我已有心上人,你若听话,我保你一世无忧。”他以中原人礼仪娶她,对她冷眼相对……“我要以契丹礼仪迎她为妻。”他怀中搂着她最好的姐妹,对她冷言相向……她视他为神,敬他如仙,却得不到他的一丝温暖。她拖着一颗残破的心离开他的身边,安居他国。再见之时,昔日侍女沦陷青楼再见之时,他的冷漠化为温柔。为何?让她心有不安?再见之时,她背弃了和另一男子的三日之约。“自你偷走我的玉佩,便注定委我一生。”八年之后,旧人相逢,他含情脉脉,而她,一脸窘迫……“你有了孩儿又如何?我不介意成为他们现成的爹爹。”情殇已浓,他握紧她的双手,许诺一生……他视她如月,爱她如玉,盼不得她回眸一笑。他壮志雄心,入主他国,却被情敌打成残废。再不相见,草原之狼静躺棺中毫无生气。再不相见,中原之雄含恨而终。再不相见,唯独留下一只断腕,伴君长眠!